Advertisement

【陳展鵬專訪】唱歌做新人一鋪清袋 陳展鵬克服心理障礙再做歌手 驚走音去學新唱法

本地
2021.05.21
915
撰文:冼麗宜攝影:洪志富
whatsapp-image-2021-05-20-at-14-11-06
陳展鵬說當年為了做歌手,花光了十多萬積蓄。「主要是服裝上,那年代買衣服要名牌,做一年宣傳就要買幾次衫,買一次就用兩、三萬,而且不可以重穿。」

自一八年的《天命》後,事隔三年,陳展鵬終於等到再有劇集出街,在《逆天奇案》中飾演O記高級督察森sir,為了角色更留鬚改形象,外界對他今次的演出反應不俗,令他放下心頭大石。在演戲以外,早前他簽約唱片公司推出歌曲《零歲》,相隔二十年後再重拾歌手身份,他直認是需要衝破自己心理障礙,因為當年做歌手為他留下了很大的陰影。

whatsapp-image-2021-05-19-at-14-24-14
展鵬非常感謝樂小姐為他撮合唱片公司,令他可以再重圓這個歌手夢。

陳展鵬當年入讀無綫電視藝員訓練班,畢業後不久就受到唱片公司賞識簽約做歌手,那時為了圓這個歌手夢,更毅然跟無綫解約,結果唱片還未推出,就因唱片公司被收購而結束了這個不到一年的夢。「當時為了唱歌,犧牲很大,將自己儲下來的錢,所有的時間和心血全放下去,得出來的結果卻是負數,記得那時在無綫捱了兩年,已做到一些小角色,例如別人的弟弟,當年做到弟弟已經有很重戲分,因為那時演員多,競爭大,做到一個弟弟角色已經很難得,但當唱片公司想簽我時,他們知道我沒有經理人合約,唱片公司可以順道安排,但當我要簽唱片公司時,無綫又想跟我簽經理人合約,拉鋸了很久,最後我決定跟無綫解約,沒有了底薪,雖然在無綫也不算是很長時間,但對一個剛入行的人,已算有少少成績,我全部都放棄,去了唱片公司,可惜是這個機會不到一年便破滅,唱片公司被收購,我被解約,回想那段時間對自己來說,是陰影,是一個很大的烙印,我不敢去面對,於是放棄,不唱歌,做回演員就好了。這次的經歷令我很深感受,很痛,那種痛是不只沒有了自己的夢想,還有撳機拿錢的時候,看到了自己沒有錢,怎算?之後就很實在地,認認真真,打一份工,」

whatsapp-image-2021-05-20-at-17-33-00
一六年憑着《城寨英雄》奪得視帝,得到觀眾認同。

二○○○年,陳展鵬轉投亞視,到O八年重回娘家無綫後,展鵬都專心在劇集方面發展,就算樂小姐提議他可以再唱歌,他都一口拒絕。「她說公司有資源可以讓我嘗試,但我覺得自己在拍戲上,未有一個肯定和成績,當時在亞視過來無綫,也要面對很多問題,很多人都說我的亞視味很重,我同自己講,要接受,但要慢慢做好,少說話多做事,做好演員的角色,令觀眾慢慢接受自己,直到一六年,得到視帝,雖然說獎項不是什麼,但真的有一些作品,讓觀眾認同,這些很重要的,還有很多角色都已經嘗試過,是不是應該再給一些挑戰和壓力自己?去嘗試另一些事,剛好樂小姐和唱片公司的老闆在接洽,希望有一些喜歡廣東歌和在音樂方面想再發展的藝人唱歌,結果一拍即合。」

whatsapp-image-2021-05-19-at-13-41-24
《零歲》找來一個小朋友和年輕人,跟展鵬一齊做MV主角,以帶出不管去到哪個年紀,也要堅持初心的訊息。

為了重新當歌手,展鵬更特別去學唱歌,學習新一代的唱法,他說:「這兩三年的歌好聽了,但我唱不到現在新創作人的歌,唱法完全不同,我熟能生巧的歌,是十多歲時唱的歌,是哥哥、梅姐、四大天王的歌,他們的唱法和音樂的鋪排跟現在完全不同,簡單來說,現在創作人的歌是很高音,如果我用舊的唱法去唱他們的歌,感覺就是拉牛上樹,很辛苦,所以要重新再學,新一批創作人的歌手,他們是樂理型,所以我要去學樂理,否則就算好好聽,但自己一唱就亂,唱到走音,會很無癮,所以要重新由咬字發音開始學,再學運氣,學他們的方法是怎樣。」

許志安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5/whatsapp-image-2021-05-20-at-14.11.28-20210520100930-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