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胡渭康專訪】30歲才知被執番來養 胡渭康人生劇本集苦情元素

本地
2021.05.01
8.2k
撰文:徐雲攝影:鍾漢平

胡渭康當年為尋找自我出走英國,在當地讀了一些書,做了一些美容生意,仍然沒有找到自己的人生,反而因為放下身段,去名店做售貨員,短短半年,憑業績升職加人工,見盡上流社會的人生百態,令他有機會從台上走到民間,「從小就在娛樂圈打滾,不論是演員還是明星,這個身份都會成為無形的包袱,不知不覺間將自己套牢,會在意被人講、被人望、被人指指點點,英國七年的經歷,讓我逐漸找回曾經失去的自己。」他坦言過早享受到的名利,同時造成了人生的缺失,像遺落了的碎片,有時令人遺憾,有些人終其一生,也不能拼湊到曾經失去的碎片,但他幸運地在英國逐一找回,再慢慢填補拼湊,才能擁有現在變得完整的人生。

胡渭康每星期有三日高強度訓練,他認為運動是保持青春的良方。
胡渭康每星期有三日高強度訓練,他認為運動是保持青春的良方。

胡渭康的人生劇本,本來集齊了苦情戲的元素,卻被他活出一套豐盛的劇情片,身份證上的出生年月日,全部都不是真的,他經常被人追問,維基百科上寫的生日,是一九六七年,日子卻是四月十一日及五月二十五日,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生日?這個問題牽出他的「悲慘」身世,在他三十歲左右,媽媽懷着悲傷又沉重的心情,告訴他:「其實你不是我親生的,你是我和你爸爸執番嚟,你家姊先係我哋親生的……」

+1

這番身世揭密,卻沒有出現晴天霹靂的場面,胡渭康說:「我告訴媽媽,其實我一早已經估到,媽媽想告訴我親生父母的事,我說不想知道,不用告訴我。」原來早在十多歲時,有次陪媽媽去醫院,無意中看到媽媽的血型是O型,後來捐血知道自己是AB型,已經猜到並非父母親生,因為父母對他如珠如寶,他像沒事發生一樣將秘密藏起來;直至媽媽親口證實後,身世之謎被揭破,沒有哭哭啼啼,更沒有萬里尋親,但卻成為他出走英國的導火線。

直到現在,他撫心自問仍然肯定,自己真心不想知道誰是親生父母?因為從小到大,爸爸、媽媽都將最好的給他,「他們對我無微不至,我們只是普通人的家庭,爸爸做的士司機,知道我喜歡唱歌,請專人上門教我唱歌,每逢假日帶我和家姊去飲茶,爸爸、媽媽只叫我們愛吃的點心,回到家自己再煮飯吃,長大後就明白他們為了慳錢,情願自己餓肚子,是不是親生根本不重要,我又何必自尋煩惱。」


十五歲參加新秀歌唱比賽入行,早在入行前,兩、三歲已經在街上,被邵氏星探發掘,拍了幾部電影,後來要上學讀書,沒有繼續做童星,參加歌唱比賽再度入行,一邊在培正中學讀書,一邊做少年偶像,累到上課經常趴在桌上睡覺,難得老師體諒沒有干涉,但他難忍單純的校園生活,心早就飛到娛樂圈,他說:「我記得鼓起勇氣,和媽媽說不想再讀書,以為一定被反對,想不到媽媽早就猜到我會放棄學業,只要我喜歡做的事,他們就算不喜歡也會支持。」

曾經任性地決定去英國,爸爸、媽媽不捨得,也忍着沒有阻止,他在英國住了七年,香港的父母先後患腦退化症,姊姊一家又移民美國,他決定回到香港陪在父母身邊,送走爸爸不久,媽媽也離開了,陪他們走完人生最後一程,感覺再無牽掛。

還有,他的身份證上,出生資料是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一號,這個資料是錯的,整理父母留下的舊物時,在一本陳舊的記事簿上,父母寫下他的出生資料是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號,當初被父母「執番嚟」,為什麼不填正確的資料?背後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他說:「我不知道,其實並不重要,真與假只是一組數字,分別只是六十歲時,我要遲一年,才能享受長者兩蚊乘車優惠。」
髮型﹕Waga Wong@hair corner

許志安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bd5de258-d027-4f23-a804-aaa6cf3050b4-2021042909045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