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石修專訪】夫妻相處半世紀謹守兩字 71歲石修長青之謎

本地
2020.09.18
100.6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從影超過六十年的石修仍然熱愛演戲,他覺得保持工作可以令自己與社會同步。
從影超過六十年的石修仍然熱愛演戲,他覺得保持工作可以令自己與社會同步。

石修七歲入行做童星,從影六十多年拍過無數作品,現年七十一歲的他仍然是型男一名,近日在無綫劇集《反黑路人甲》力追與他相差三十八年的高海寧,在尚未播出的《香港愛情故事》更與年輕四十二年的劉溫韾飾演夫妻,向來保養得宜的他,經常都會被人問到是如何養生?試過有外籍人士知道他的真實年齡更是一臉錯愕,不敢置信,他坦言自己饞嘴又食量大,直至近六十歲才感到新陳代謝慢了,會積聚脂肪,太太及兒子對食物營養非常講究,經常督促他要注意飲食,避免吃醃製及即食食物,不過仍然充滿童心的他,就得戚地說:「即食麵的調味粉很高膽固醇,不過我會趁他們不為意,偷偷將湯喝下,很開心!」

石修在《反黑路人甲》中飾演馮盈盈的富爸爸,與高海寧有感情線。
石修在《反黑路人甲》中飾演馮盈盈的富爸爸,與高海寧有感情線。

石修在《反黑路人甲》與高海寧有感情線,其實與他同期出道的演員,大多已升格飾演耆英角色;不過,腰板挺直、談笑風生的他,看起來只像五十多歲,「選擇對手不是我可控制,監製揀選我,自有他的原因,我跟高Ling(高海寧)的故事,在現實生活也是有發生的,好像在建立感情,但也是交易,就帶出了金錢與物質的意味,社會也有這些現象,我不覺難處理,很自然去演,高Ling也是一個好演員,做得非常好。另一套《香港愛情故事》跟劉溫韾更是飾演夫婦,年齡差距更大,我一路拍都感覺自然,雖然有年紀差距,當中也有真愛,社會上很多人都覺得年紀差距大,一定有所求,不是真愛,劇中我自己及身邊的朋友,最初也是這樣認為,不過監製竟然覺得我不夠成熟,要我留鬍鬚,而且要花白的,頭髮也染了灰白,我會看劇本的角色及要求,我很多戲的對手也跟我年齡有很大差距,也不能說男演員比女演員的演藝壽命長,我覺得男演員也沒有優待的。」

石修與米雪在《絕代雙驕》中合作,此劇是石修首次拍古裝,他表示對自己的古裝扮相非常沒信心,覺得自己怎扮也不夠風流倜儻,而且還有點像番邦。
石修與米雪在《絕代雙驕》中合作,此劇是石修首次拍古裝,他表示對自己的古裝扮相非常沒信心,覺得自己怎扮也不夠風流倜儻,而且還有點像番邦。

石修與張國強在《反黑路人甲》中分別飾演富商及副警務處長,兩人靠摸杯底交換情報,有不少對手戲,早前張國強更在社交網站上載二人劇照,打趣說是八二年版與九七年版的慕容復碰頭,石修在《天龍八部》飾演的慕容復英氣颯爽,被評為超越原著的氣質與神韻,石修透露在此劇前,其實不喜歡拍古裝劇,「我以前不敢拍古裝武俠片,直至拍完《天龍八部》才放下戒心,我覺得自己不是古裝樣,怎扮也不像風流倜儻的公子,反而似番邦,我覺得自己的輪廓不是典型的東方面孔,後來觀眾接受及反應好,我自己也接受了,所以在八十年代拍了很多古裝武俠片。演戲也要講幸運及彩數,如果接到一個劇本好,角色也描寫得好,加上好對手及好班底,好像《天龍八部》就是我拍過其中一套,有齊這些好元素的劇,這個劇一出,觀眾已好支持,慕容復其實是一個悲劇角色,表面上他是反派,其實他是希望復國的人,礙於跟主流有分別,他是被孤立的,角色在描寫上很特別,令角色突出,觀眾受落,自然比較容易提升知名度,當時劇一出,香港及海外觀眾都好注意,是給我的bonus,這個角色令我有機會去其他地方拍戲,我因此去台灣發展,我都奇怪觀眾竟然不討厭反派,當時台灣人稱我為『可愛的壞蛋』,即使最近去其他地方,也有很多人記得這個角色。」

石修與太太相守半世紀,而兒子陳宇琛跟太太林佑蔚亦相敬如賓。
石修與太太相守半世紀,而兒子陳宇琛跟太太林佑蔚亦相敬如賓。

石修近年在劇中的角色時而風流,時而霸氣,不過他表示現實生活中,對家人及朋友從不行使霸權;他在十九歲便認識只有十四歲的太太,二人相處超過半世紀,依然恩愛如昔,「我跟太太相識至今已五十多年,大家都以同一個態度及方式生活,雙方都守住『珍惜』二字,珍惜關係,互相尊重,當然大家也有分歧,不可能完美,但遇到分歧就互相包容,問題發生了,大家處理得好,可以大事化小,下一次遇到就會成熟懂得處理,如果用激動方法就會反效果,慶幸我們都會以前者方式來處理,加上大家對生活方式及要求也很接近;我在單親家庭長大,對一個小孩在童年時代的成長,一定有很多不足,我也有很多回憶,父母有感情變化,作出分開的決定,我當時年紀太小,不懂得觀察及分析,只是有一天回家少了一個人,原來他們分開了,直至我長大才知道他們原來已離婚,我覺得在童年時缺乏了某些東西,對我心智發展是慢一點,我比同年齡的人思想較不成熟,靠出來社會慢慢學及跌跌碰碰才知多一些,我當作是反面教材,兩個人的決定,小朋友不知道,我不想重複,當然希望有個完整家庭,但不是我刻意提自己不要離婚,而是我跟太太根本從未有過一刻這麼壞的情況。」

石修七歲開始做童星,跟很多當時得令的大明星合作,在粵語片《火窟幽蘭》中與吳楚凡及張瑛合作,他至今仍難忘兩位前輩對他疼愛有加。
石修七歲開始做童星,跟很多當時得令的大明星合作,在粵語片《火窟幽蘭》中與吳楚凡及張瑛合作,他至今仍難忘兩位前輩對他疼愛有加。
石修在七三年公演的舞台劇《七十二家房客》飾演發仔一角,此劇是他首次參演舞台劇,由於大受歡迎,結果破紀錄演出超過一百三十場,任劍輝及白雪仙也有到場觀看支持。
石修在七三年公演的舞台劇《七十二家房客》飾演發仔一角,此劇是他首次參演舞台劇,由於大受歡迎,結果破紀錄演出超過一百三十場,任劍輝及白雪仙也有到場觀看支持。
(左起)劉松仁、鄭少秋及石修在無綫劇集《大報復》中合作,三人現在雖已年過七十,依然被視為不老男神的佼佼者,石修回憶拍攝此劇時,秋官捱至肝病也來開工,他非常佩服對方為顧全大局的堅持。
(左起)劉松仁、鄭少秋及石修在無綫劇集《大報復》中合作,三人現在雖已年過七十,依然被視為不老男神的佼佼者,石修回憶拍攝此劇時,秋官捱至肝病也來開工,他非常佩服對方為顧全大局的堅持。

石修由粵語片童星做起,年齡已不是秘密,不過在外籍人眼中大多是不敢相信他的真實年齡,他經常被人問到養生之道,「是我太太功勞,我是喜歡吃的人,很瘋狂的,胃口也很好,我有個概念,我已經付出了很大體力及勞力,如不補充就不足夠,拍戲捱更抵夜,要靠食物來補充,年輕消化能力好,沒問題,不過年紀大,去到五、六十歲後,積聚了脂肪,太太不時提醒我,我認為有需要,她覺得我過量,就是分歧,最後我也聽她的話,太太對我很有耐性,加上我兒子也很關心我,經常提我要吃這些,不要吃那些,外出食飯他會幫我點菜,他們對營養有研究,有鹽、油、糖、煎炸及辛辣的食物都很美味,但就太刺激,對身體不好,我就盡量減少,我自己外出食飯就放蹤一下,在家一定清淡,食即食麵的調味粉也很高膽固醇,但很好味,有時我趁太太不為意,又偷偷喝幾口湯,盡量注意,但不可能全部也戒清。」

石修、馮寶寶、汪明荃及林子祥在無綫劇集《不是冤家不聚頭》中飾演兩對年輕夫婦,他們在劇中為了一個別人的嬰兒,成為歡喜冤家。
石修、馮寶寶、汪明荃及林子祥在無綫劇集《不是冤家不聚頭》中飾演兩對年輕夫婦,他們在劇中為了一個別人的嬰兒,成為歡喜冤家。
無綫劇集《心有千千結》是石修與李琳琳主演的劇集,除了劇集受歡迎,石修與鍾玲玲合唱的同名主題曲亦大熱,當年仍是小鮮肉的他,已非常前衞,一身牛仔衫褲打扮,開着電單車飛馳。
無綫劇集《心有千千結》是石修與李琳琳主演的劇集,除了劇集受歡迎,石修與鍾玲玲合唱的同名主題曲亦大熱,當年仍是小鮮肉的他,已非常前衞,一身牛仔衫褲打扮,開着電單車飛馳。

做了幾十年戲,石修覺得演戲令他與世界同步,他覺得退休一詞已不合時宜,「做戲是我的興趣,令我有很大動力,我在演戲找到自己的空間,又有少少成績,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做戲令我有存在感,跟一組人一起同步工作,亦可跟社會同步,現在一起拍戲的台前幕後都很年輕,很多都三十多歲而已,已經很出色,我在他們身上感覺到新思維,對手如高Ling及劉溫馨都很年輕,我感覺到新一代的世界及現在文化是怎樣?除了讓我可以工作,還不斷吸收,所以我至今都熱愛工作,很幸運我不斷也有新角色去飾演;我童年時的社會現象,覺得五十歲已是老人家,要退休,後來就轉變至六十歲才被視為老人家,我覺退休這個名字在現今已經過時,一個人累積了大半生經驗,離開工作就是退下火線,但不應該離開社會,要一直跟社會同步及貢獻社會,我覺得現在不應有一個退休年齡,當然也要視乎什麼工種,我自己仍有能力及有團火,我沒有想過退休,不過有些角色我做不來就不要做,例如還叫我去演抱打不平大俠就不行了,我不會接,硬去演也沒說服力,去選一些適合自己的角色去演,我近期演的《鐵探》、《兄弟》及《反黑路人甲》,我覺得都是適合自己才接的。」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6acbc530-f2ac-4724-b502-bac9d335f554-2020091706532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