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健康專訪】一推一拉講求互信 許家傑傳授林淑敏拉丁舞藝

本地
2020.09.09
461
撰文:Kelly Check攝影:鍾漢平
許家傑與林淑敏跳起拉丁舞來,抬頭挺胸,自信陶醉。
許家傑與林淑敏跳起拉丁舞來,抬頭挺胸,自信陶醉。

許家傑林淑敏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所飾演的送水輝及大小姐,深受觀眾喜愛,數年來的合作令二人建立默契,私底下亦成為好友。許家傑自小熱愛運動,除了踩單車、健身及打籃球外,更曾是業餘拉丁舞運動員,相反林淑敏就自言運動細胞不足,不過十年前患上乳癌後,令她明白健康的重要,慢慢開始以跑步重塑健康,他們與一眾《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的台前幕後更成立了一個行山團「去你唔去之行山小隊」,不時相約一起行山,林淑敏大讚拍檔許家傑有運動天分,更找來對方傳授拉丁舞功,雙方展示紮實的基本步外,還有不少難度動作,光看他們跳舞,已經是視覺的享受。

許家傑及林淑敏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最受歡迎的情侶拍檔,一路合作更令二人成為好友。
許家傑及林淑敏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最受歡迎的情侶拍檔,一路合作更令二人成為好友。

拍攝當日,許家傑穿上私伙舞衣,其緊身舞衣Deep V開至腰際,而林淑敏則穿上透視高衩舞裙,十分華麗;二人跳舞期間抬頭挺胸,自信陶醉,別以為是隨便跳跳,不消一會二人已一身大汗,運動量極大;曾經是業餘拉丁舞運動員的許家傑,不時提點拍檔要挺直腰身,收緊核心,放鬆肩膀,完全展現拉丁舞的亦剛亦柔。

跳拉丁舞時,舞者需要挺直腰身,收緊核心及放鬆肩膀,久經訓練的運動員都養成良好體態。
跳拉丁舞時,舞者需要挺直腰身,收緊核心及放鬆肩膀,久經訓練的運動員都養成良好體態。

許家傑坦言未接觸拉丁舞之前,對這項運動有不少誤解及偏見,不過初次見到拉丁舞香港代表示範,就令他傻眼,「由細到大都喜歡跳舞,有學過現代舞及Hip Hop,都不太喜歡,我心想一定有一種舞蹈我是喜歡的,二十歲開始學拉丁舞,一開始覺得好老土,兩個人在『蓬拆拆』,我的啟蒙老師是黎劍青及林秋霞,他們曾是香港代表隊運動員,第一次看他們跳舞,並非如想像中的慢舞『蓬拆拆』,是很快很勁的,很想好像他們一樣,就正式學拉丁舞,一學便是十年,期間有很多比賽,甚至乎奧運香港的開幕禮,我亦有份去參加,直至東亞運動會在香港舉行,當時我剛選完香港先生,我就擔任體育拉丁舞蹈的比賽主持,對我來說是意義重大。」

許家傑十歲開始打籃球,他表示當時家人不批准他出夜街,唯獨允許他跟哥哥落街打籃球,從此籃球便成為他最喜歡的其中一項運動。
許家傑十歲開始打籃球,他表示當時家人不批准他出夜街,唯獨允許他跟哥哥落街打籃球,從此籃球便成為他最喜歡的其中一項運動。

許家傑表示自小已好動,其母曾說他在半歲時已離奇爬上雪櫃頂,「媽媽說當時在曬衣服,我不知怎樣爬上雪櫃頂,我完全沒有記憶,當時仍未懂行路,這件事媽媽也覺得很神奇,小時候已喜歡打籃球,一打就十多廿年,入行後開始健身,一直很喜歡運動;我覺得跳拉丁舞令我學懂跟人相處,拉丁跟街舞跟爵士舞有很大分別,其他舞可以一班人或自己一個人跳,但拉丁舞一定要有舞伴,如果你想出去比賽,就更加需要一個固定舞伴,大家每星期至少要有三至五次排練,才可以做一個業餘之中又專業少少的舞蹈員,當中過程很不容易,雙方會有磨擦,拉丁舞永遠是一個推、一個拉,每次我去推,如果對方感到不舒服及不自在,跳起來就不好看,必須要互相信任,合作無間,平日雙方可以用言語表達及分析,比賽時就靠身體語言去告訴對方,這是拉丁舞最特別之處,為了跳得好,大家不會去考慮什麼男女授受不親,我跟很多女舞伴及女藝員跳舞,只會考慮如何做好應有的動作,目標非常清晰。」

許家傑閒時亦喜歡跟友人去踩單車,充滿運動細胞。
許家傑閒時亦喜歡跟友人去踩單車,充滿運動細胞。

許家傑加入無綫初期,主要在劇中飾演小角色,由於收入不穩定,有兼職當拉丁舞導師,上午拍劇,下午教舞,「香港做運動員是非常困難,我曾經也想過當全職運動員,但為了生計,只能做兼職運動員,相對來說一定輸蝕,但中間又找到平衡及樂趣,我告訴自己不一定要做最叻,但要享受過程;跳舞的計分方法很特別,通常決賽有六對選手,去比較哪一對跳得好,你得到冠軍未必是最叻,可以是對手弱,你輸了也不代表差,可能你的對手是世界冠軍,不用跟別人比,只要跟自己比,有沒有進步是最重要。」

林淑敏和許家傑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的台前幕後成立了一個行山團「去你唔去之行山小隊」,早前二人就相約袁文傑及滕麗名一起去大欖千島湖。
林淑敏和許家傑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的台前幕後成立了一個行山團「去你唔去之行山小隊」,早前二人就相約袁文傑及滕麗名一起去大欖千島湖。

至於自言沒運動細胞的林淑敏,十年前患上乳癌,抗癌路上歷盡辛酸,以往只顧工作的她,亦深切體會健康的重要,「近幾年比較多運動,最喜歡是跑步,大病一場之後,我知道要靠自己去度過,當時接受治療要打一種Target Therapy,有百分之五的人心臟出現問題,心臟泵血功能會受損,結果我中了,心臟功能最弱時只有百分之四十六,而且會一路下降,因為這個治療要持續一年,我問醫生如何是好?醫生說沒辦法的,唯有等待慢慢好起來,其實當時經常會聽到沒辦法這三個字,確定了這個病後,我沒有再問為什麼會降臨在我身上,這個世界總有秩序,會發生在我身上,也會發生在別人身上,只不過平日事不關己,沒有去留意,我覺得不要看到自己比世界還要大,既然降臨在自己身上,就想辦法去解決,總好過坐着什麼都不做,心臟功能有問題,既然醫生說沒辦法,又沒有藥可以食,就出去做運動,當時不要說跑三公里,在馬路上黃燈轉紅燈,我也沒能力行過對面馬路,氣喘得很厲害,根本沒能力去做,但我仍穿上波鞋出去跑,跑一公里也要用很多時間,但原來真的可以慢慢beat down這件事,由一公里慢慢加至三公里,最後可以每天維持跑到十五公里,我的心臟功能竟然回升至百分之七十六,別人說沒辦法,我也要衝破。」

林淑敏經歷艱辛的抗癌路,除了加強運動,對飲食亦非常講究。
林淑敏經歷艱辛的抗癌路,除了加強運動,對飲食亦非常講究。

林淑敏坦言除了運動,她現在亦非常注重飲食,「我是靠食物將自己身體的底子再打好,經歷化療有很多副作用,有一次整條舌頭非常不舒服,感覺滿口都是苦味,有人說這叫wasabi脷,我也聽別人說蒸個番茄來吃,吃完竟然什麼事也沒有,又試過覺得自己很熱氣,去洗手間感到不暢順,烚兩條西芹吃又好起來,身體狀況弱就多吃點肉及魚,有次胃酸倒流,非常辛苦,由於當時打類固醇,胃口非常好,一天吃五餐也不知飽,吃壞了胃,上網看有人教吃麥糖,我吃了兩、三次已覺得有效,令我有很深刻體會,不要看輕食物的營養,如果病可以從口入,相信營養也可以靠食物吃回來,在外面吃太肥膩,我有時早餐會蒸番薯及蘿蔔來吃,我都會順便蒸一些帶回公司跟李偉健及許家傑一起吃,有時開工時間長,就蒸豬肉及排骨,起碼可以控制到肉的質量,其實不需要吃得豪華,但要吃得好,好不代表很貴,而是選一些優質的食物。」
林淑敏性格樂天,她認為保持愉快的心境,亦是維持身體健康不可缺的,「不可含怒到日落,其實我也可以含怒到日落,但幸好我一覺醒來就可以忘記,我不是刻意去忘記,而是我記性差,阿Q精神去想,這些濕濕碎碎,芝麻綠豆的事,人的爭拗,不記得也好,而且嘗試體諒對方的立場,對方並不一定如自己的想法,一是不要理會,不然就要去明白對方,不要任何事都上心,人就好像一個盒子,可以盛載很多爭拗及不快,但盒子其實很小,為何不將時間放在值得開心的事上。」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4d281688-18d9-4990-b6e3-71bda1bd54e2-202009040547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