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岑杏賢專訪】岑杏賢大讚男友多優點 患甲亢服藥過量致肥腫

本地
2020.07.25
4.1k
撰文:王崇頴攝影:洪志富
岑杏賢去年底於朋友婚禮上認識Kelvin,兩人一拍即合。
岑杏賢去年底於朋友婚禮上認識Kelvin,兩人一拍即合。

一六年,岑杏賢袁偉豪結束三年情,有指男方未能給予安全感,令Jennifer決心斬情絲,單身三年直到遇到Kelvin,再墮愛河,「我覺得找一個伴侶或老公,安全感絕對是首要條件,因為是信任,做任何事會順利,但要看對方是否付出給你,以前我好渴望男友給予我這份感覺,但都會問自己到底可以如何給予?言語、物質或心靈上等等,直至我遇到他之後,發覺原來很多事不需要想得太複雜,如果對方適合你,所有你的要求都會全中,真的不需要刻意,與他相處,我感受到這種舒服的感覺。」

岑杏賢慶幸圈中有一班好姊妹,大家更不定時聚會慶祝。
岑杏賢慶幸圈中有一班好姊妹,大家更不定時聚會慶祝。

男友每個月都送上驚喜,「他真的很細心,是一位追求浪漫的男友,他認為他有能力可以令我開心,為何不去做?其實心意最重要,像每個月的相識日,他都會偷偷訂餐廳約我吃晚飯,因為他認為是很重要的事情,有時候都會跟我說知道我工作很忙,雖然未必可以拍拖,但無論如何他都會找一些拍拖地方,即使只是一頓晚餐,也希望我可以記起大家相識的經過,對我來說真的很甜蜜,難得有男仔願意去說出口,我很開心。」

因患病令她全身都腫脹。
岑杏頤表示因患病令她全身都腫脹。

三年前再次患上甲狀腺亢進症,令她曾想轉行,「大約三年前,我的甲狀腺又發病,荷爾蒙過高,因為是復發,第一次是大學時期,當時功課壓力太大,始終這個病是一個很長手尾又很昂貴的病,每個月要去看醫生,又要抽血,令我覺得是一種富貴病。當我得知自己復發,身體狀態開始差,真的崩潰了,始終做幕前工作,你全身都腫脹,大家不會覺得你生病,只會覺得你沒有好好保持身形,不過這是服藥後的副作用,當時用了很多方法去減,隔日去健身房跟教練操練,由頭到腳都出滿汗,但都沒有效,減不到肥,因為是藥物影響,無論你出幾多汗水,幾勤力都好,腫脹都不會消,只會愈來愈腫,始終甲狀腺與荷爾蒙有關,當刻心情很低落,又不可以對人言,但鬥志我一定有,跟病魔對抗了一年多,我開始覺得長此下去,我應該需要離開幕前,開始另覓出路,希望可以找到適合的路,因為我本身碩士畢業,開始尋找有關心理輔導的工作。」

患病期間為了去水腫,日日堅持做運動。
患病期間為了去水腫,日日堅持做運動。

當時被理工大學及中文大學錄用了,令她覺得自己仍然有價值,「幸好病情慢慢開始好轉,亦開始停了西藥。」她說因為初診醫生開錯藥,令她病情惡化,「當我知道患上甲狀腺亢進症的時候,已經立即求醫,但醫生開重了藥物的分量,令我產生副作用,因為今次是復發,所以對這個病都有少許知識,覺得為何吃了幾粒藥,早上起來就很腫?做運動都無效,直覺上覺得有問題存在,媽咪當時都有提醒一句,會否因為藥物分量過多?當刻我整個人都醒一醒,為何一次要食八粒?但因為醫生吩咐,我照食,後來經陳法蓉介紹了一些甲狀腺專科醫生給我跟進,終於發現原來真的服用過量了,導致出現問題,之後由八粒改吃兩粒,最後吃了一年的藥物,才開始改用一些自然療法,慢慢有所改善,到現在算是已經康復。」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s200609a127-2020072107251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