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韋家雄專訪2】做過換公廁香精及搬貨工人 有志氣不求人

本地
2020.06.02
644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c

韋家雄拍劇以外,有空就寫劇本,正在寫一個金錢、仇殺、因果的故事,他已花了一年多時間創作和修改,只等投資者支持,一圓自編自導自演的夢想,他最近有興趣研究佛學,想將對因果的看法放入戲劇中。

他演戲生活化,因他人生經歷豐富,自小父親離家而去,在貧困環境中成長,做編劇、監製的哥哥韋家輝早已將家庭劇變寫進不少經典電視劇中,例如《新紮師兄》、《義不容情》等,韋家雄未做演員前,做過不少體力勞動工作,他做人的大原則是自力更生。

韋家雄(前)和姊姊及哥哥韋家輝(後),童年吃過不少苦頭。
韋家雄(前)和姊姊及哥哥韋家輝(後),童年吃過不少苦頭。

「我未成年就在茶樓賣點心,又做過到處去公廁更換香精的工作,背着一大袋,有一大陣味,上巴士其他人也不歡迎你;又做過廣告行業拍攝的機器組、燈光組,在TVB做過道具組,搬搬抬抬花盆和傢俬。」

令他想由幕後轉做幕前的原因,是他大汗淋漓搬機器時,看到拍廣告的演員嘻嘻哈哈吃零食等埋位,心裏很羨慕,剛巧發現亞視招考演員,於是跑去一試,結果獲取錄,同屆同學有戴耀明。「那時沒想過自己是實力派,年輕時覺得自己是偶像派。」有網民讚韋家雄年輕時樣子像林峯,這方面見仁見智,他在亞視曾受重用,在《戲王之王》中和江華呂頌賢做三個男主角。「播出時走到超級巿場,看看有沒有人認得我,個多小時都沒有人認得,證實這間電視台沒有人看。」

韋家雄未做演員前,做過廣告行業的拍攝機器組散工。
韋家雄未做演員前,做過廣告行業的拍攝機器組散工。

做過裝貨散工

他離開亞視後,碰到監製戚其義,拉他加入無綫,《真情》裏傻氣的「大力」最受注目,但他在TVB工作量時多時少,曾因經濟大環境欠佳,一句「共渡時艱」被減薪一半,他為了生活,中途轉行去做別的工作。「無工開,什麼都做,裝貨散工也做過,別人認得我也沒辦法,我都要吃飯的。又去過LED燈的工廠做QC(品質控制員),很快又返TVB拍劇。」

找他回去的又是戚其義,那次是安排他演劇集《4 In Love》。「這位人生的伯樂,無法解釋他為什麼要幫我,人生總是這麼奇妙。」由那時開始,韋家雄留在無綫努力,被視為不可忽視的綠葉演員,一五年和黃秋生合作台慶劇《梟雄》獲秋生讚賞,結果拿最佳男配角。

考入亞視訓練班,拍過《戲王之王》但沒有觀眾認識他。
考入亞視訓練班,拍過《戲王之王》但沒有觀眾認識他。

韋家雄事業經歷起跌以至得獎,沒有找兄長韋家輝幫忙,外界都很欣賞他這份不求人的性格。「不可以求人,不止哥哥,我也認識行內其他導演,如果每位導演都有朋友求他幫忙,他怎幫得那麼多?這樣也會影響我自己前途,時常靠人,我不會知道自己行不行,如果我演戲不行,自然會被淘汰,如果我仍有人找,證明我仍能生存、仍有用處,不會被掉進垃圾桶。」

一五年台慶頒獎禮,韋家雄憑《梟雄》奪得最佳男配角。
一五年台慶頒獎禮,韋家雄憑《梟雄》奪得最佳男配角。

韋家雄說,他與韋家輝自小是玩伴,兄弟感情算好,以前未各自有家庭,會多點聚會,現在家事忙,少了見面。他們還有個妹妹韋家華,在電視台做監製,現在身在ViuTV。

在《牛下女高音》是中佬七子之一,有機會唱歌。
在《牛下女高音》是中佬之一,有機會唱歌。

開通爸爸

韋家雄第一段婚姻育有一子,現在兒子已廿多歲,他離婚時,兒子選擇跟他,他做了單親爸爸十多廿年,兒子年紀小的時候,韋家雄最辛苦,兒子要上學,他要拍劇,早上六時收工,立刻趕回家,洗個臉就開車載兒子上學,學校要見家長,他多辛苦都盡量去。

「幸好以前媽咪住在我們隔鄰,能夠互相照顧,我和兒子像朋友,我很少罵他,他願意將自己的事告訴我,他的成長環境令他頗獨立,懂得照顧自己,現在他長大了,我看見他晚上煮飯給我媽媽吃。」

在《降魔的2.0》演「嘟嘟Sir」,是一名警司。
在《降魔的2.0》演「嘟嘟Sir」,是一名警司。

韋家雄再婚,兒子跟他太太頗合得來,會互相WhatsApp聯絡。「他有個固定女朋友,十年來都是同一個女孩子,我頗開心見到他這樣專一。」韋家雄是個開通爸爸,幾年前兒子的女友搬來一起住,他沒所謂。「現在我再婚後搬走了,讓他們享受二人世界,盡興一點吧,哈哈。」聽到韋家雄的笑聲,果然是個大孩子。

b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5/c-2020052808034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