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黃樹棠專訪】性格火爆怒打高層斷前程 黃樹棠大腸癌康復研究養生

本地
2020.03.05
5.1k
撰文:徐雲攝影:洪志富

七十六歲資深演員黃樹棠,三年前確診大腸癌二期,以為人生路快走完,幸好手術及時並順利康復,他形容「賺回十年命」,要努力重組健康人生,珍惜每一天好好活下去,「年輕時不認命,一心想博到盡要發達,站在飛鵝山頂拍外景,指着山下啟德機場一帶,豪氣地說我要買呢度、買嗰度,人到中年才發現命裏有時終須有,事業、家庭、健康上天早就已經安排好,莫強求!」

黃樹棠在將軍澳住了十多年,區內有好多相熟街坊。
黃樹棠在將軍澳住了十多年,區內有好多相熟街坊。

棠哥年少時豪氣地指東指西,想買呢度同嗰度,當年美孚新邨一期落成,他買了一個單位,後來在四期再買多一個,「年少時聽長輩講得多,知道識賺錢都要識剩錢,那個年代唔興儲錢興儲金,每個星期收到錢就去金舖買金,一兩一粒儲滿一個櫃,不過賺到、儲到,但守唔到,因為年輕時想發達就要博,博不到自然蝕晒,所以話命裏有時終須有,要認命!」

棠哥和妹妹黃文慧十二、三歲時,因為無心向學投考仙鶴港聯的演員訓練班,幾年後公司開拍《女黑俠威震地獄門》,由劉家良、唐佳做武術指導,「劉師傅度了一場戲,反派在樓梯頂被機關槍射中,一個鏡頭直落碌到樓梯底,劉師傅指着我問『𡃁仔棠,你得唔得?』我當然話冇問題,年輕時有得做就是有機會,一叫就做樣樣都得。」棠哥勇字當頭碌落樓梯,劉師傅叫好收貨,幾天後找他傾偈,「師傅叫我跟他做動作演員,我說公司捧我做明星,每個月有四百元人工,劉師傅叫我不要發明星夢,跟他搵食一日可以賺一千元,嘩!咁吸引當然二話不說就答應。」棠哥指邵氏當時有九個廠,跟着劉師傅九個廠輪流做,日賺千元絕非虛言。

黃樹棠早年加盟無綫曾獲力捧
黃樹棠早年加盟無綫曾獲力捧

七九年徐克做導演拍《蝶變》,他參與演出在台灣拍戲期間,無綫開出一個月二萬五千元的條件邀加盟,「第一套劇是《英雄無淚》,拍了幾集,因為徐克幫麗的拍《俠盜風流》,無綫臨時變陣找鄭少秋、汪明荃拍《楚留香》,傾全台之力對陣,我演中原一點紅。」開拍後有場戲,導演要他從汪明荃頭頂飛過,「當時阿姐是無綫鎮台之寶,她問導演『邊個由我頭上飛過』,聽導演說由我負責,阿姐認為沒有問題可以拍,她不是擺阿姐款,因為古裝頭飾好高,功夫不夠從頭頂飛過好危險性,她信得過我所以肯拍,拍完我特地多謝阿姐俾面,當時阿姐是指標,她肯定了我的功夫,其他人自然不敢小看我。」

棠哥在無綫高薪厚職一帆風順,既做演員又兼任武術指導,他伸出左掌說:「我一生機會無數,有很多貴人賞識相助,左手捉到了很多機會,可是右手不聽話,砸掉了很多良機。」棠哥說完舉起右手的拳頭,自幼性格牛精硬頸,習武後火爆脾氣依然,獲無綫力捧一劇接一劇,三年約滿前高層約他傾續約,談了幾次都談不攏,新約人工加五千元至每月三萬,當時他在外面拍一部電影有六十萬片酬,自問幕前演出、幕後武指盡心盡力,每月只加五千太少,「最後一次見面,大家不歡而散,我走到門口正準備離開,聽到對方說:『黃樹棠,我知你幕前又得,幕後又得,不過我睇你好得幾耐!』當堂無名火起,轉頭一拳打落佢塊面。」這一拳將高層的眼鏡打爆,被幾個保安架着離開無綫,雖然沒有追究法律責任,卻斷送了自己的演藝生涯。

黃樹棠後悔年青時太衝動,錯失不少良機。
黃樹棠後悔年青時太衝動,錯失不少良機。

棠哥三年前確診了大腸癌,「手術切了十四吋腸,我的身體差了很多,如果拖住病體就是累人累己,當時鼓起勇氣重新做人,每天走三萬步鍛鍊好身體,從家出發走到將軍澳電視城,又或者上山走去舊邵氏片場,冬天去暖水游泳池,做水中太極,研究養生之道,好好生活。」棠哥五十歲時認命不再望發達,曾與兒子在將軍澳租村屋,幾次申請公屋都不成功,後來搬到九龍城租樓住,有一天經過樂富,看到很多人排隊,打聽之下原來排隊遞交公屋申請表,「我跟大隊填好表格照排隊,幾日後收到通知約我見面,見面第一句說我不符合資格,不過政府剛推出『家有長者優先選樓計劃』,我和阿仔一齊住,符合資格可以買居屋。」

當時棠哥有十五萬積蓄,馬上問買居屋的價錢?職員表示約十二、三萬,上午見面,下午就有三層樓可選,他即刻打電話叫阿仔一齊揀樓,第一間在油塘,兩父子看後都不喜歡,第二間是彩明苑中層,沒有裝修,連地板都要重新再鋪,「十五萬夠買樓不夠裝修,再看樓下第三間,之前有人住過,剛搬走,裝修齊全,搬進去就可以住,我和阿仔都好滿意,買下來一住十多年到現在,我經常和年輕人說,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萬一錯過與其可惜、後悔,不如再努力做好準備,因為隨時又會有下一個機會來到。」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s200224a08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