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鄭恕峰專訪】十首K歌登台賺生活費 鄭恕峰做惡人花盡心思

本地
2020.01.13
369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b191227a139
鄭恕峰曾經有段時間體重達兩百磅,於是決心找一項運動來減肥,當時剛好香港流行爬山單車,於是開始接觸這項運動,結果一踩就踩了差不多近四十年。

「御用惡人」鄭恕峰雖然已六十六歲,但體力一點都不比年輕人遜色,特別是講究氣力的爬山單車,玩了足足四十年,到現在仍不時在郊外操練,保持水準。他說正如做戲一樣,要不停學習,不停吸收才有進步。鄭恕峰的入行經過其實有點特別,當年他幫林嶺東的哥哥做運輸,而林嶺東則在無綫做PA,正在拍攝鄭少秋的《書劍恩仇錄》,碰巧有一天,有演員甩底,他打電話給哥哥,問可否借鄭恕峰去拍劇,「他哥哥答應了,我去到無綫,入了化妝間,有位梳化服的同事一看見我,就剃光了我的頭,後來發現我的角色是要連戲的,結果一拍就拍了七、八日,我就是這樣無端端入了行。」

img_0601
鄭恕峰在澳門出世兼長大,十六歲才過來香港,半工讀生活,日頭返工,夜晚讀夜校,住足一年成功拿到香港身份證。

之後其他PA也開始找他做戲,為了改進演技,決定報讀無綫第五期訓練班,可惜錄取因父親生病而放棄,之後改考麗的訓練班,讀了一年,畢業後第一套拍的電視劇是《天蠶變》,在長洲拍了七日七夜,因為天氣熱,又要拍打戲,感覺很辛苦,所以當時拍完之後,有想過是否適合在這行發展,「我去問后叔(陳有后)意見,他說我不是一個一線的好演員,但我是一個非常之好的性格演員,之後說公司決定跟我簽長約,一個月人工九百元,包一百個騷。」

img_0609
在亞視版的《包青天》中飾演馬漢,鄭恕峰說當時要馬不停蹄,沒有時間休息。「有時拍得累,站在公堂時,我們會用刀頂着包大人的枱案來站着睡覺。」

在麗的及亞視一共工作了三十多年,數最難忘的日子,就是九五年拍了一百多集的《包青天》。「第一輯是沒有我份的,但因為收視好,公司決定再拍,但部分班底換了人,除了金超群和公孫先生外,何家勁做的展昭也換了呂良偉,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全部也換了人,我就做馬漢,當時一班人合作非常開心,呂良偉很好,經常請我們食飯,賽馬日又會說有貼士,叫我們一齊下注,然後收工就會說贏錢,派錢給我們,金超群則多數會請食宵夜,他是一個很好的演員,我在他身上也學到了很多古裝的演繹方式。」不過一提起這套劇,鄭恕峰說也有點傷感,「因為四個當中,有兩個(曾守明及楊家洛)已經走了,只餘下我和黃子揚,那兩個其實比我還年輕,不過有病也沒辦法,所以我很注重自己的健康。」

img_0612
跟梁小龍在麗的年代一齊拍《陳真》及《大俠霍元甲》,最近在內地拍劇再次相遇這位舊拍檔。

直至王征入主亞視年代,有一日鄭恕峰突然收到大信封被辭退,他說當時很徬徨,因為住的那層樓還未供完,幸好天無絕人之路。「有一次我陪劉錫賢去內地登台,他唱完後,有個代理問我:『鄭生,你懂不懂唱歌?』我說不懂,在訓練班我唱歌跳舞是最差的,之後他在卡拉OK叫我選一首識唱的,我隨意選了一首,他說我唱得還可以,叫我回家練幾首歌,我很現實,問有沒有錢?他說唱一場有八千元,為了供樓,於是我用十日時間,在卡拉OK練了十首歌,之後就用這十首歌周圍去唱,托賴當時也算不錯,基本上每星期也可以回內地唱歌。」

img_0605
與陳展鵬及黃樹棠在亞視曾合作《愛在有情天》

因為太太要求,鄭恕峰打算留在香港拍劇,透過朋友將資料送去無綫,可惜一直沒有回音,直至有一次碰見司棋姐,她叫鄭恕峰將資料給她,由她親自交給珍姐(曾勵珍)。「之後司棋姐真的約了珍姐出來食飯,交資料給她外,又跟她說這個演員做得好,有機會可以用。過了不久無綫就打電話給我,叫我先做特約,我說沒問題,三十多年後再做特約入無綫拍劇,忘記是拍什麼劇集,但記得對手是陳法拉,出來效果不錯,之後有很多PA找我,但戲分都不是太多,只是一兩日戲,終於等到一日,看完話劇後碰到珍姐,跟她寒暄了幾句,不久藝員科就打電話來,說要簽我,之後大家互相商量條件,最終正式簽了兩年藝員約。」

img_0606
結婚後同太太有共識,大家都不想要兒女,兩公婆閒時會一齊去旅行。

之後無綫就通知鄭恕峰入劇組拍《愛‧回家》,鄭恕峰笑言當時第一次拿劇本時還發生了一件小趣事。「我第一次上七樓拿劇本,有個男人走過來,我不好意思的問他《愛‧回家》的劇本在哪兒?他說我就是《愛‧回家》監製,你是演什麼角色的?我答是演羅漢果,之後就帶我去拿劇本,當時合作的藝人有麥包麥長青,馬海倫等,拍了足足一年,我很喜歡羅漢果這角色,後期劇組問我有沒有題材寫關於我的人物角色,我就提議寫我跟馬海倫有誤會,大家錯摸有感情位,結果他們真的寫了兩、三集,出來效果都幾好笑。」

img_0615
在TVB的《Sunday好戲王》中,曾得到「另類好戲王」的「黑幫王」獎。

除羅漢果之外,鄭恕峰大部分演的角色都與壞人有關,例如黑社會大佬、殺人打手、甚至乎是強姦犯,每一個惡人角色都會花盡心思,「二十歲時,我在尖沙咀的夜店做過保安,見過很多江湖大佬,他們有些真的很有型,無論拿香煙,動作都有自己的性格,因為見得多,到拍黑社會大佬時,就將這些特徵放入自己的角色中。我不介意經常做壞人角色,因為我每次演繹都有不同,好似最近拍的《使徒行者3》,相信沒有人敢學我的造型,剃光頭再黐隻金牙,因為看劇本時,我的花名叫『金牙佬』,於是就叫化妝幫我準備一隻金牙,去到現場我也有給點意見,問可否增加一些動作或對白,以加強其爆炸性,難得導演亦接受。雖然只有一場戲,但Kent哥(鄭則士)都說我這樣的造型,這樣的對白,整場戲都是看我。」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b191227a16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