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魯振順專訪】年少壓力大自尋短見 魯振順期待黃昏戀

本地
2020.01.02
943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今年六十一歲的魯振順,打扮新潮,沒跟時代脫節。
今年六十一歲的魯振順,打扮新潮,沒跟時代脫節。

六十一歲的魯振順,最令人印象深刻是娘娘腔、扮演太監和扮演羅文唱歌。入行四十六年,他遇過無數高低起跌,被追數險破產、被江湖人士逼拍戲,甚至抵受不住壓力,曾經割脈自殺,「以前事業和愛情都不順,覺得鬱鬱不得志,就選擇做傻事。」他勉勵年輕人,有心結緊記找人傾訴﹗

重遊兒時的住所舊地,令他回憶起不少往事。
重遊兒時的住所舊地,令他回憶起不少往事。

魯振順對演藝行業有興趣,要由他小時候參加兒童合唱團說起。七三年,無綫拍了一個劇集《樂韻雛聲》,講述兒童合唱團生活,其中一個故事是他,當時加入兒童合唱團的人非富則貴或有渠道才能獲選,「我出身貧窮,但偏偏喜歡唱歌,以前住在旺角,喜歡到樓下家電舖睇電視,漸漸培養出拍戲唱歌興趣;逢周六我會到一間小學偷看兒童合唱團上堂,有一天葉惠康教授發現了我,叫我唱兩句,原來我的聲線偏高音,等於現在的海豚音,很難得,才讓我加入了,那時的我十三歲。」

兒時的他,住在旺角的天台屋,事隔多年,已變化不少。
兒時的他,住在旺角的天台屋,事隔多年,已變化不少。

劇集《樂韻雛聲》後,他發覺拍戲很有趣,中五考會考時,知道無綫招考第八期藝員訓練班,有幾千人報考又成功取錄,「訓練班後沒有收入,公司有三個月實習期,即是做茄喱啡,最搞笑拍《上海灘》,第一個鏡頭開槍是我,鏡頭一轉中槍死的又是我,原來好過癮,自己可以打死自己。」本身唱歌出身的他,仍喜歡唱歌,「讀訓練班時,我發現華星娛樂公司舉辦天才歌星訓練班,諗住同時報考,相得益彰,我又被選中,但只能無綫、華星二擇其一,我飲水思源,加上無綫有底薪,所以簽了四年,我要生活嘛。」

小時候參加兒童合唱團的合照
小時候參加兒童合唱團的合照

四年後,他重遇做電影製作的表姊,「說真的,做這行都是貪慕虛榮,有機會就想博,於是跟她去拍電影,嘗試做電影明星感覺,誰知汲取了很大教訓,「精神和金錢都交了很重的學費,代價不簡單,那時在無綫拍劇,有好角色屬於我,往往開拍時又換了演員,原本很有希望,突然又好失落。要說魯振順際遇,說差又不是,但又並非好好,總之是餓你不死,又不夠飽,吊鹽水般吊命。當時年輕唔識諗,變成做傻事,影響我人生最大是割脈自殺,死過翻生,那時我在醫院的牀上,在夢境行過一條很黑的路,有拱門好光,看見佛菩薩影子,點了我個頭一下,我隻手開始不痛,慢慢清醒,我在醫院時是昏迷,之後見人就哭,我亦在夢境見到一個穿盔甲小鐵甲人,扯我的手腳,將我分開,扯到好痛,我會有這些痛苦。」

當年拍電影《天皇巨星》,他被指自認是天皇巨星。
當年拍電影《天皇巨星》,他被指自認是天皇巨星。

他說觸發自殺有很多因素,當時在無綫最後一年不愉快外,他主演的電影《天皇巨星》出街後反應不好,更被罵為什麼他的角色是天皇巨星,其實是劇本寫,與他無關,但那種恥笑和奚落,後生仔沒心理準備承受這些衝擊,「我好唔開心,覺得鬱鬱不得志,鬱屈住怨氣又不能告訴別人,加上當時感情出現問題,與拍拖七年的女友打算結婚時,卻換來對方說我不適合她,玩了我七年喎?到頭來是個夢。」

年輕時因抵受不到壓力自殺,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
年輕時因抵受不到壓力自殺,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

當時他正為亞視拍劇,其中一位演員經常遲到,一遲就六小時,「那六個月情緒已很差,等運到、等發達、等食飯、等睡覺,乜都要等?等死吖?終於拍完了,全部朋友一起吃飯飲酒,突然凌晨十二時傳呼機響起,助導叫我翌日六時補戲,我說不用補了,死咗喇!之後發生的事我都不清楚,只知道打爛酒吧玻璃,變了另一個人,拿着刀形的玻璃碎片做了這個動作(割脈),是人生最大考驗和關卡。」清醒後的他很擔心,因手腕郁動不靈活,天氣冷更會抽筋,「究竟我還有機會在這行走下去嗎?真的不知道,好像劇集那些對白所講,人在做天在看,我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可能是俾機會我學做人,經歷人生。」

他飾演的《東方不敗》曾被金庸讚演得傳神
他飾演的《東方不敗》曾被金庸讚演得傳神

之後,他申請赴台灣拍劇,又遇上人生一大考驗,被江湖人士逼他拍劇,「一朝早未睡醒,有人去我的家逼我開工,我去廚房拿了把刀指向自己,命就一條,之後他們見我太激動才撤退,一切有苦自己知。為何現在又肯說?我都六十一歲了,有什麼好怕?我將經歷告訴大家,是希望年輕人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要有正面思想,我就是年輕時太多負面思想,心魔就爆發出來,自殺是不當的,幫不了自己,還增添很多麻煩,其實好愚蠢,最好找朋友或智者傾訴。」

他在藝進同學會的舞台劇《才子亂點俏佳人》中飾演張君瑞,發哥則演僕人。
他在藝進同學會的舞台劇《才子亂點俏佳人》中飾演張君瑞,發哥則演僕人。

又有一次年少無知,他差點要申請破產,「有段時間流行海外拍片花,跟我接洽的女士,她沒有電影公司,用我的名字做商業登記,之後開工拍電影時,對方又說沒時間轉名,當時我欠街數二百幾萬,雖然是與我無關,但循法律途徑,當然是搵我,那時我正在拍《武則天》,出廠一個心情,入廠一個心情,是這樣過日子,好彩對方都算有良心肯認數。當時我很慘,跟父母住旺角,試過追債追到去屋企,我睡在廳,天氣熱只穿底褲,六點幾門鐘響,我偷望一下,見到執達吏和警察,我媽媽立即護住我走後門,爸爸在前面擋住,連鞋都沒穿,只穿條底褲,摟住一張牀單,站在後樓梯哭;所以我奉勸大家小心簽名,我都好感恩這件事在年輕時出現,年紀大就無力量站起來。」

年輕時的魯振順,喜歡唱歌表演。
年輕時的魯振順,喜歡唱歌表演。

在台灣四年,當時已是港星赴台灣發展尾聲,發覺再做下去只會下滑,倒不如返香港,幸得珍姐(曾勵珍)讓他重返無綫。在影視圈四十多年,他演過不同角色,金庸曾經讚過他演其筆下的東方不敗很傳神,他說:「很感謝他的鼓勵,默默耕耘路途,得到他的欣賞,去到我這些年紀,朋友一個個走,我都很怕只剩下我一個。」他沒想過退休,因熱愛演戲,唯一願望是期望有段黃昏之戀,組織家庭,「我不想死了都無人知,希望在明天!」他說現在老了,毛病開始浮現,肝有問題,皮膚敏感,拍古裝黐頭套會甩髮,食無定時又有腸胃問題。

這是《清末四大奇案》中的《楊月樓奇冤》的造型
這是《清末四大奇案》中的《楊月樓奇冤》的造型
魯振順近日在劇集《多功能老婆》中,飾演黃錦燊的助理筍Sir
魯振順近日在劇集《多功能老婆》中,飾演黃錦燊的助理筍Sir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p191220a16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