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張武孝專訪】聲帶勞損造就招牌豆沙喉 張武孝做社團大佬入型入格

本地
2019.12.19
381
撰文:Kelly Check攝影:張保祿
大AL十多歲便開始唱歌,由灣仔酒吧、尖沙咀夜總會至中環的酒店都可以找到他的蹤影。
大AL十多歲便開始唱歌,由灣仔酒吧、尖沙咀夜總會至中環的酒店都可以找到他的蹤影。

年輕一代認識張武孝(大AL),或許是在無綫劇集《兄弟》中飾演王浩信養父兼前社團龍頭Big Big哥,又或者是在邱禮濤電影《選老頂》的社團叔父;大AL其實是Band友出身,是玉石樂隊主音歌手,原來其充滿個人風格的嗓子,並非與生俱來,而是後天勞損所致,更因為進行了聲帶結繭手術,令他一度退出娛樂圈二十年。

大AL組成玉石樂隊年代,以唱英文歌為主,後來作獨立發展,才唱了不少諷刺時弊的粵語歌。
大AL組成玉石樂隊年代,以唱英文歌為主,後來作獨立發展,才唱了不少諷刺時弊的粵語歌。

張武孝大AL曾自組樂隊Bus Stop在比賽中勝出,之後成為玉石樂隊主音,在七十年代憑別具一格的豆沙喉唱腔走紅樂壇,其作品反映了當年的現實社會,如《的士生涯》及《新區自嘆》等,不過他初出道時並非豆沙喉的,「我出道時流行Motown風格音樂,黑人的騷靈音樂,黑人歌手的聲線很Husky、沙啞及磁性,很有性格的,我未學過唱歌,在那年代能夠模仿到唱片的感覺便很好,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令聲線變沙啞,之後轉為職業歌手,每晚也要唱三小時,有段時間夜總會有茶舞,每天很長時間都在唱,開始有職業病,聲帶開始腫,變成豆沙喉,有時唱至收工已失聲,但當時年輕,第二天又回復過來,日積月累,大家以為我把聲是這樣,其實是勞損了,豆沙喉成了我的個人風格,我心目中唱歌好不好?有沒有人欣賞都不是太重要,反而要有個人風格,以前的歌手一開腔,便聽得出是誰在唱。」

《網中人》是無綫七十年代的經典劇集,大AL在劇中飾范雨。
《網中人》是無綫七十年代的經典劇集,大AL在劇中飾范雨。

大AL近年有拍攝無綫劇集,其實早於七十年代,他已經是無綫合約藝員,拍過《奮鬥》、《網中人》及《楚留香》等經典劇集,「簽了無綫拍劇,雖然在幕前演出,我覺得自己也是跟一般打工仔無異,直至有一次坐十多小時飛機,去澳洲登台,一落機見到華人,都會蜂擁而來,外國的華人很熱情,見到我又會尖叫,那種感覺是非常強烈,我才知道自己走紅,當時大約是七九年,亦是我事業最好的時候,當時外國華人很流行租無綫錄影帶,幾乎是他們的主要娛樂;以我一個留長髮的Band仔,以前怎可能在電視跳舞,我覺得很老土,不過你入到大機構,他們就有辦法令你似模似樣,我相信自己做戲也非常一般,否則已經成功了,我是有少許知名度,人家才找我做戲,現在的年輕人話我演社團大佬入型入格,幾十歲人都看過不少電影,加上在社會浸了幾十年,都見不少這類人,有角色到自己手上,便盡力做好。」

大AL昔日與盧大偉一起主持《零舍心急》,其熱褲造型非常前衞。
大AL昔日與盧大偉一起主持《零舍心急》,其熱褲造型非常前衞。

年輕便踏入娛樂圈,大AL覺得自己當時對世界是一無所知,因為一度失聲,令他決定離開,轉行做生意,「我爸爸曾經講過『衰仔,如果有一天你啞了,要養活自己也成問題,除了唱歌,你什麼都不懂,更別說養父母。』我書未讀完,便出來唱歌,什麼社會經驗,工作經驗也不知道,其實很戇居的,娛樂圈很多上年紀的,其實都從未接觸過社會,人與人之間的結構經驗也不懂,八○年我一度失聲,聲帶結繭,要做手術,之後聲音也有轉變,加上跟圈中女友分手,感情受創傷,自己事業不順,感覺所有人對自己態度也不一樣,很不開心,加上見到這些人,又想起段感情,當時有朋友想搞製作公司,就找我一起合作,我想起爸爸以前的說話,覺得人生其實也可掀開新一頁,就放棄演藝事業,去學做生意,之後又做餐飲娛樂,去了泰國四年、天津八年,東莞又四年,離開了娛樂圈二十年。」

大AL四十六歲才結婚,婚後與太太黃燕芳誕下一對子女,如今長女Turbie已廿二歲,幼子Hayson亦已二十歲.
大AL四十六歲才結婚,婚後與太太黃燕芳誕下一對子女,如今長女Turbie已廿二歲,幼子Hayson亦已二十歲.

大AL比較晚婚,近五十歲才迎來一對子女,他坦言以前爸爸不顧家,令他跟媽媽吃了不少苦頭,自然亦害怕婚姻,「我不太喜歡爸爸,他完全不顧家,我是媽媽養大的,由於單親家庭長大,童年時在外面有很多不快經歷,我覺得爸爸沒承擔,生了子女出來,不理、不管、不養,我後來有跟爸爸說,我不結婚是因為他,我不想隨便找個人結婚,而令到我的子女重蹈覆轍,成為第二個我。不過世事也無絕對,我在天津做生意的八年,當時香港人還很吃香,很多人介紹女性給我認識,包括女明星,但我自己代表着整個中外合資集團,亦不想搞得太複雜,都一一婉拒,有一天突然大感冒,作為一間公司老總,住大屋,有司機,當時外面下大雪,想煮個即食麵,再吃點藥,原來即食麵已吃光,想吃藥竟然連開水也沒有,躺在牀上覺得很淒涼,心想就算做到李嘉誠,又有誰跟我分享?我開始萌芽想找個伴,當時已經四十五歲。」

大AL近年重返無綫拍劇,在劇集《兄弟》中與王浩信、伍允龍及楊明打成一片。
大AL近年重返無綫拍劇,在劇集《兄弟》中與王浩信、伍允龍及楊明打成一片。

病癒後的大AL,馬上致電模特兒公司老闆好友,開宗明義決心要搵老婆,結果九個月後便迎娶八七年落選港姐黃燕芳,「我希望我的伴侶是香港人,起碼大家沒有文化差異,想找個心靈伴侶,我之前做過製作公司,跟模特兒公司老闆很熟,我講明想找個賢淑的老婆,朋友提起之前跟我做過騷的模特兒Joann,我也不知道她選過港姐,膽粗粗約她出來,當時我還在大陸工作,我們拍拖九個月便結婚,她感覺到我很想有個家,加上她多年前曾睇相,相士批她的姻緣,丈夫比他年長很多,亦是圈中人,跟我不謀而合,她亦認定我是他命中注定的人,我四十六歲才結婚,有計劃想要小孩,最好一子一女,結果在五十歲前完成目標,太太比我年輕十五歲,我也擔心她小女孩,試想子女二十歲時,我已近七十歲,原本太太想婚後不工作,我說不行,沒跟社會脫節,教子女也好一點,還有萬一雙方離婚,沒有經濟能力,隨便屈就改嫁,我的子女也很慘,再加上我年紀大,如果有病或失業,夫婦之間也可互補。」

大AL在賀年節目《家家歡笑迎彩鳳》中,與一眾歌手陳百強、關菊英、薰妮及陳潔靈等扮演八仙。
大AL在賀年節目《家家歡笑迎彩鳳》中,與一眾歌手陳百強、關菊英、薰妮及陳潔靈等扮演八仙。
大AL前年與威利及李隆基舉行演唱會,成為不少銀髮族的集體回憶。
大AL前年與威利及李隆基舉行演唱會,成為不少銀髮族的集體回憶。
大AL今年在台灣完成超過一千公里的單車環島遊,全靠毅力與堅持。
大AL今年在台灣完成超過一千公里的單車環島遊,全靠毅力與堅持。

大AL的長女已廿二歲,幼子亦二十歲,他表示如今最注重身體健康,「我上半生為生活搏鬥,下半生就要為身體搏鬥,我近十多廿年都有做運動,近期很多音樂人老友離開,我面對死亡比較豁達,最緊要好走,不想拖累他人,我抽了幾十年煙,結婚已想戒煙,希望當作是送給太太的一份禮物,結果失敗,女兒出世又戒,兒子出世又戒,三次都失敗,後來黃霑肺癌,勸人戒煙,他跟我亦師亦友,我有很多出名的歌曲,都是黃霑作曲,指定由我主唱的,如《鬼叫你窮頂硬上》、佳視開台的《隋唐風雲》及《發你個財財》等,我是非常尊重他的,他走的時候我很難過,我覺得應該要做點事,表現出對他的尊重及報答,他臨走前,我跟他說以後也不抽煙,○四年至今,我沒抽過煙,拍戲角色需要另計,我覺得最重要是決心,我還多次當上戒煙大使。」大AL自言勤做運動是有私心,由於自己很遲才有子女,希望長命點,可以陪伴他們。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c97ff968-df4c-44d4-8ed5-b833b6f0a78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