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鍾志光專訪】哲學碩士演活小人物 鍾志光被封「萬能鍾」

本地
2019.12.05
561
撰文:Kelly Check攝影:張保祿
鍾志光曾擔任體育老師,八八年加入商台報道漢城奧運體育消息,是著名的體育評述員兼主持。
鍾志光曾擔任體育老師,八八年加入商台報道漢城奧運體育消息,是著名的體育評述員兼主持。

鍾志光《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飾演初戀Café的老闆佳叔,性格孤寒,又是威龍秘密網的幕後金主,只要有餐廳戲分,就會見到他出現。鍾志光是著名體育評述員,入行前曾經是體育老師,他更是香港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碩士及香港中文大學哲學文學碩士,由於多年來主持過不同的體育節目,被封為「萬能鍾」,不過相信大家最難忘都是他擔任足球評述,中氣十足兼有不少爆笑金句,「呢場波一定有得睇入波,一百二十分鐘冇波入唔緊要,射十二碼嗰陣,一定有得睇入波。」「呢啲波你都唔係向着龍門射,點倒掛呀?老友,你估你真係識自動導航咩!」

鍾志光自稱是沉迷足球的波牛,重回中學附近的牛津道球場,勾起他不少青蔥歲月的回憶。
鍾志光自稱是沉迷足球的波牛,重回中學附近的牛津道球場,勾起他不少青蔥歲月的回憶。
鍾志光當年在學校禮堂代表畢業生致辭
鍾志光當年在學校禮堂代表畢業生致辭

鍾志光中學就讀於天主教培聖中學,上世紀七十年代是香港足球壇的黃金歲月,年輕時的他已經是一名波牛,「學校旁是牛津道球場,男校很多波牛,午飯時間及放學都會爭取時間踢波,不計附近的女校,其餘六間學校都有男生,當年這個球場非常熱鬧的,試過在同一個場有四場比賽,即是八支球隊一起進行,我們稱為踢雜場,每個龍門有四個守門員,如果見有其他隊的球員進攻,另外三個龍門自然會讓開,後也不會mark錯球,有人開角球,其他三隊防守也會站後一些,還要球員是沒有穿上球衣的,有些穿校服,有些穿件背心,但大家又很有秩序,很和諧,不會踢錯別人的球,七十年代香港足球發展很興旺,精工、南華及流浪都受到大家熱捧,大家對足球都有一份狂熱。」

中學畢業後,鍾志光考入了葛量洪師範學院,修讀體育課程,因此對不同體育項目都有認知,不少網友留意到,他曾經講波至清晨五時,翌日又講龍舟賽事,難怪他被封為「萬能鍾」,「我主要教中文及體育,師範學院的體育訓練,是培訓我們當老師,跟運動員訓練是不同的,每項熱門運動都涉獵到,籃球、足球、排球、田徑及游泳等,不過只是一些皮毛,當年未流行的運動,如單車運動課程內是沒有的,我本身有玩足球、籃球及乒乓球,所以在這些項目參與評述亦較多,人家叫我萬能鍾,我真是不敢當,其實每項運動也有自己的專業,我也做了很多年賽車運動主持,我對車的機械及結構,其實不太認識,幸好有不同的專業拍檔,我就負責現場描述及形勢分析,大家分工合作。」

鍾志光與林尚義(阿叔)及蔡育瑜一起主持《球迷世界》多年,他坦言這個組合令他非常懷念,遺憾阿叔已不在人世。
鍾志光與林尚義(阿叔)及蔡育瑜一起主持《球迷世界》多年,他坦言這個組合令他非常懷念,遺憾阿叔已不在人世。

本身是體育老師的鍾志光,在無心插柳下成為體育主持,一做便三十多年,「其實我教了不足一年書便沒教,當時申請了另一份工做康樂管理,我發覺工作太清閒,不適合自己,我認識商台負責體育組朱榮漢,適逢即將八八年漢城奧運會,他就介紹了我去商台報體育消息,商台總監葉潔馨叫我去試音,從此便踏入了這一行,由於我在商台有講波,九○年世界盃,罕有地無綫及亞視聯播,無綫監製莫若翔就聯絡我,於是就加入了無綫做體育節目,之後跟林尚義(阿叔)及蔡育瑜一起主持《球迷世界》,大家每星期都一起工作,持續了十多年,當年我們被視為老中青的結合,我主力提供資料,阿叔就講典故,大哥瑜就講戰術,大家不用多講,坐下來已經有默契,在我整個體育評述生涯中,不可能再找回這兩位拍檔,因為阿叔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很遺憾當年未有手機,我竟然沒有三個人的合照。」

在《親親我好媽》飾演家長教師會主持,現實中的他曾擔任老師,主要教中文及體育。
在《親親我好媽》飾演家長教師會主持,現實中的他曾擔任老師,主要教中文及體育。

除了講波,鍾志光在無綫亦拍了不少劇集,「無綫體育組有分職員及藝員約,我簽的是藝員約,九六年監製鄺業生開拍《醉打金枝》,劇中有一場蹴鞠比賽,他設計了一個太監評述員角色,找我演出,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拍劇,後來問體育組監製,他說沒有問題,我估計劇組同事自此知道,原來可以book鍾志光拍劇,我亦多了一些小角色演出機會,我的性格沒什麼要求,人家給我什麼工作,我只要有時間便做,我也不會問有多少戲分?多少個騷?或許是自小有接受體育訓練,紀律性比較強。我很開心可以在一間公司做不同的工種,既可當主持及評述,又可以拍劇,在人生當中很多事都不會經歷,不過拍劇就可以,我試過在劇中被人淋紅油,真實生活估計不會遇到,我覺得很有趣,豐富了生命。」

鍾志光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飾演初戀Café的老闆佳叔,只要有餐廳戲分,就會見到他出現。
鍾志光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飾演初戀Café的老闆佳叔,只要有餐廳戲分,就會見到他出現。

鍾志光在《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飾演初戀Café的老闆佳叔,亦令觀眾重新再認識他,「愛回家佳叔的角色,首五十集當中,只有一、兩集有我份演出,隨着劇集愈來愈受歡迎,人物又增加,發展的線亦增加,肯定沒預計過觀眾會喜歡佳叔這個角色。我自小喜歡看粵語長片,周驄叔及修哥(胡楓)的戲,我可以如數家珍,我見到修哥,會問他《撈世界要醒目》有個球場場景,我問他是不是亞皆老街球場拍?問到他啞口無言,以為我考他,其實我真是非常投入看他們的電影;雪妮姐曾演過我母親,我平日稱呼她為娘親,有次我去電影資料館,看到很多六十年代的雜誌,有她的照片及報道,我用手機拍下來轉發給她,她說已經是過去,她不用保留,叫我不用拍,這些前輩當年紅極一時,現在可以甘於平淡地生活,他們覺得是一個時代的終結,可以看透人生,我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經歷事業的高峰,至今仍處理得很好自己的人生,平易近人。」

鍾志光在《三個女人一個「因」》內的角色,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利物蒲死忠,角色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鍾志光在《三個女人一個「因」》內的角色,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利物蒲死忠,角色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鍾志光在《三個女人一個「因」》內的角色,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利物浦死忠,他形容自己在現實生活中是一名「利迷迷」,「利物浦是我喜歡的球隊之一,我可以自稱為『利迷迷』,意思是利物浦球迷的粉絲,這班球迷非常忠於利物浦,一開波就唱《You’ll Never Walk Alone》,最難得是在球隊的低潮期,多年沒有取得錦標,球迷依然支持,令人動容。多謝潘嘉德找我演出《三個女人一個「因」》,多謝編劇用心寫這個利記的角色,可以飾演這個角色,是我的幸運,整個演出過程非常開心,亦是我拍劇以來較多戲分的一次,我覺得做演員要隨遇而安,因為很被動的,今次戲分多,可能下一套劇又會沒對白,你認為自己可以演一些角色,不過監製又有自己的想法,不用去強求,好像球隊教練不想輸波,他一定用心目中最好的人落場,所以都要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

鍾志光並非一個普通講波佬,多年來好學不倦的他,是香港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碩士及香港中文大學哲學文學碩士。
鍾志光並非一個普通講波佬,多年來好學不倦的他,是香港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碩士及香港中文大學哲學文學碩士。

鍾志光性格樂觀,而且好學不倦,他是香港公開大學人文學科榮譽學士、香港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碩士及香港中文大學哲學文學碩士,「我這種算是半個娛樂圈的人,工作時間沒有固定,有時連續幾天拍攝,有時又幾天不用開工,我就選擇再讀書,當年要考入大學不容易,去讀師範已不是走學術的路,其實是一種職業訓練,大約在千禧年,見回很多師範同學,他們因職業所需要進修,同學說公開大學不用上課,有些科目都適合我,當你一讀開,就想繼續讀,我在商台出身,對電台是有種情意結,電視是靠很多人合成,電台在創作上都是自己一手一腳,舊同事錢佩卿找我負責一個環節講文化的,我沒有收酬勞。」
鍾志光兩個兒子已長大,一個在海關工作,一個即將大學畢業,生活沒太大壓力,遇到喜歡的工作,所以也不用計較錢。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244666fe-734b-4a10-9b73-b7fdc06c16c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