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江專訪1】被邵氏領班欺壓 爆seed劈炮唔撈

本地
2019.08.01
1708
撰文:王志強攝影:伍敏慧

b190722a031a

劉江好玩得,安排他在波波池拍照,他像小朋友一樣活潑地拋波玩耍,又像在池中游水一樣,他任何時間都可以像有導演叫「action」後入戲,他稱之為「上身」,譬如幾年前要做通波仔手術,他拍火災戲依然沒保留,事後回想才覺驚險。

「做演員就是這樣,一on camera就唔會錫住自己。」七十三歲的劉江特別受網民喜愛,他的表情很「抵死」,在《拳王》一個截圖,網民配上「X,講呢啲」,成了本土經典emoji,常用得很。

劉江這個「講呢啲」網上截圖貼紙很受歡迎,畫面來自劇集《拳王》。
劉江這個「講呢啲」網上截圖貼紙很受歡迎,畫面來自劇集《拳王》。

請劉老師在小朋友度身高的尺前擺甫士,他又鬼馬的站高縮矮,旁人不禁大讚:「冇你咁好戲。」劉江年輕時不是一開始就順利做演員,他曾在邵氏做聲音效果配音員,被領班欺壓,一怒之下劈炮,他也曾是憤怒青年。他加入國泰電影、佳視、麗的,「一心打低無綫,公司卻執笠。」最後落腳TVB,才入屋成為觀眾心目中的好戲之人,一條條「畫鬼腳」般的人生路,就是戲和命運。

劉江自小家貧,一家七口住在調景嶺,他是生性的長子。
劉江自小家貧,一家七口住在調景嶺,他是家中長子。

窮小子赴台學京劇

劉老師屈指一算,他六六年二十歲由台灣學完京劇回港,已辛苦了五十三年,是時候享受一下人生。

時間回到五十年代,劉江是一個住在調景嶺的窮小子,因為家貧,而且他是長子,有四個弟妹,為了減輕父母負擔,他決定報讀台灣的復興京劇學校,有免費書讀和住宿生活,十二歲獨自坐船三日兩夜到台灣做京劇學徒。

「每天一早起牀,就要練習倒立,起不到牀,就有藤條打到起身,好辛苦,就開始哭,開始知道回不到家。」聲音的訓練是這樣的,凌晨四時上山叫,叫到山下村中傳來劏豬的聲音,才下山洗臉練功。

放假日子,同學有父母帶美食來探望,只有他孤苦伶仃,不開心就跑到鐵路旁,趁火車經過時大叫出來,劉江十多歲就是這樣長大的。直到當兵的限期到來,他不想留在台灣,才回港找工作。

劉江在台灣學完京劇後,隨學校的劇團到南美洲表演。
劉江在台灣學完京劇後,隨學校的劇團到南美洲表演。

做配音員被欺凌

「我的師父偷渡來香港,透過朋友介紹拍武打電影,我就跟着他當起武師。」後來他想轉做演員,於是報考邵氏的南國電影訓練班。「讀了幾個星期,我發覺搵笨,把我們當作廉價勞工,叫我們做茄喱啡站在後面,即是蹉跎歲月。班主任說配電影效果的部門缺人,我舉手去做,誰知是另一種廉價勞工。因為我們出身於訓練班,領班和一些前輩不想我們有工作表現,怕被取代和被公司炒魷,我入去三個月,只是坐着,一份工作也不讓我做。唯一讓我做的是替那些阿叔中午買飯,有一日,其中一個阿叔罵我:『我說要炒底,為什麼沒炒底?』說罷就將整盒飯倒進垃圾桶,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

劉江拍過電影和加入過佳視和麗的,在無綫早期演過包青天。
劉江拍過電影和加入過佳視和麗的,在無綫早期演過包青天。

不久之後,另一間電影公司國泰的訓練班招生,他又去報名,順利獲取錄,但要由清水灣邵氏趕到牛池灣附近的國泰上課,他硬着頭皮向領班說要提早放工。「他罵我:『使乜同我講?你大晒啦,你鍾意走就走!』我一怒之下,駁嘴回敬:『我在這裏五元一日,有工開有錢攞,冇工開冇錢攞,使唔使咁趕絕我?』我問候他娘親,就走了,真係谷鬼氣,從此沒有再返邵氏。」

b190722a092

場地:CAY Partyroom親子派對場地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b190722a03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