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中信專訪2】用買車比喻對慾望的追求 方中信不追求一剎那的興奮

本地
2019.06.04
2200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p190508a046

 

方中信的藝名是當年拍《朝花夕拾》男主角名字,由監製胡珊替他改,原名符力的他也沒有意見,他說自己其實幾隨和,入行之後,在某一些方面,他又很有原則,要求公平。「我希望人家講咗咁樣就咁樣,不要變來變去,譬如拍之前講好拍十二個鐘頭,好想大家遵守合約精神,十二個小時通常是到了化妝間才開始計算。」

如果人家不能遵守承諾,他表現不滿的方法,總會黑口黑面。「可能我EQ唔得,不懂修飾情緒,個樣更加控制不到。回顧一下當年自己的表達方式,不多不少對工作有影響,被人家覺得難搞。」

他拍第一部電影《朝花夕拾》已做男主角,與夏文汐合作;男主角的名字,也成為了他的藝名。
他拍第一部電影《朝花夕拾》已做男主角,與夏文汐合作;男主角的名字,也成為了他的藝名。

他試過拍戲收不到尾期,公司方面付了錢,可是經手金錢的人卻沒有給他,自己吃了暗虧。「我現在冇咁執着,做人處世也圓融了。事實上拍戲亦上晒軌道,到了差不多時間,製片就會提點導演,如果真是為了搶景,我都會將就一下,如果少少事都不肯幫人,以後不會有人找我拍戲,在合理的情況下,雙贏就最好喇。」

方中信是最早期入國內拍劇的香港演員,主要是台灣的公司找他拍劇,陸續有機會入內地拍戲,之前拍了《羋月傳》演皇帝,劇集收視率很高,也對他的知名度很有幫助。先後拍過好多製作龐大的劇集,他說:「因為每一集製作成本太大,事前製作組一早計劃妥當,控制拍攝時間,多數能按照計劃完成,非常有規律。對我來說,最難是用國語講對白,反正後來配音,導演要求我用廣東話講對白,只要跟嘴形及對白的字數,有難度也處理到。」

拍了內地劇《羋月傳》演皇帝,劇集收視率很高,令方中信的知名度再度提升。
拍了內地劇《羋月傳》演皇帝,劇集收視率很高,令方中信的知名度再度提升。

他用買車來比喻人心的慾望及對感情的追求。「正如落訂單訂架新車回來,架車在製造期間,車廠會寄張相給我看,通知我,現在架車做到邊一個部分,我睇咗好開心,之後通知你架車幾時寄過來,幾時有車收,那種期待的心情真的好興奮。下星期架車到咗,開心到不得了。接着揸住架車揸足一個月,莫名興奮感覺漸漸平淡下來,我很明白那種心態,興奮和開心就只是一剎那,慢慢架車開始放在停車場,一個月都未必開動一下。」

九六到九八年,是他入行以來最低潮的時間,兩年沒戲拍,他也試過徬徨無助的日子,幸好本身不是個奢侈的人,習慣不挑食,到現在依然喜歡吃茶餐廳,手上目前只有三部車,一部跑車,一部綿羊仔,一部買餸車。「幸好那時年輕,才三十歲,對前景仍然充滿希望,不覺得自己已到了絕境的一日,反而那時的挫折,對我現在做人處事有好大影響及啟發。」

方中信喜歡賽車,但他不是奢侈的人,目前只有三部車,一部跑車,一部綿羊仔,一部買餸車。
方中信喜歡賽車,但他不是奢侈的人,目前只有三部車,一部跑車,一部綿羊仔,一部買餸車。

曾在生活上捱過苦,他變得很有危機感,常常會有焦慮感。「可以說我是杞人憂天,試過以前的艱難日子,潛意識就會怕,不想自己再為生活徬徨,我懂得儲蓄,買磚頭,尤其是銀行要有現金,才感到安定及放心。」

方中信很信命,覺得好多事從一開始就已整定。他以自己為例,不喜歡拍照,也不愛背書,結果做了演員,又要背對白;本身又不愛社交,卻偏偏天注定做了娛樂圈這一行。當初是家姊叫他從澳門到香港做模特兒,又被看中拍戲。除了第一部電影《朝花夕拾》擔任男主角外,後期也有很多片約,可是做男主的機會不多,幸好他也不介意。他在影視圈都有很多貴人,方平、爾冬陞都給他很多拍戲機會。

他在這行一直沒有被淘汰,方中信肯定自己說:「在娛樂圈是羣體工作,就好像踢波一樣,有前鋒、中鋒、後衞、門將,人人都做自己的本分。如果機會輪到了,全力以赴,如果輪不到,靜待機會來臨。」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p190508a04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