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白只跟發哥行山差點休克 韋羅莎身世複雜尋親成功

本地
2019.05.17
1033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208,這個數字如果放在體重方面,絕對很有分量,白只正是這個磅數的主人,早前加入發哥周潤發的行山團,努力運動下終於減磅,不過只是減了四磅,目前仍然有208磅,智叔廖啟智安慰他希望在明天,現在雖然只是微減,不過一年後應該可以見到成效。

白只、韋羅莎師兄妹再有合作機會。
白只、韋羅莎師兄妹再有合作機會。

白只因為拍周潤發的《驕陽歲月》加入行山團,他表示首次在運動場集訓,跑兩跑幾乎休克,好擔心自己成為猝死第一人,經過一段時間的操練才能跟到大隊,不過每次行山都包尾,「發哥很好人,每次我被大隊拋離,發哥都會返轉頭照顧我,有一次鮑姐(鮑起靜)和方平叔加入,我以為自己不用包尾,結果兩位長輩可能做慣運動,竟然行得快過我,最後又是我包尾。」他透露每次行完山或運動後,發哥都會有很多隱世美食店介紹,每次都令人難以抗拒,為了補償運動後的辛苦,他猛吃,於是減肥未成功,繼續維持肥仔形象。

白只最近忙於綵排100毛與W創作社合作的舞台劇《大辭職日》,白只和韋羅莎是演藝學院的師兄妹,當年一個是爆炸頭,一個是鬼妹仔,在校內已經好出位,白只透露師妹當年是少有的「外國人」,一入學已經成為校園「名人」,韋羅莎哈哈大笑說:「我記得陸永走來同我講『can you speak Chinese?』當時覺得這個同學好奇怪,因為爸爸雖然是美籍西班牙人,但我由細到大讀傳統學校,講廣東話,同學從來不把我當外國人。」

韋羅莎與白只綵排好有口福,因為白只非常為食。
韋羅莎與白只綵排好有口福,因為白只非常為食。

這次合作兩人不約而同認為,最不習慣是一早要排戲,平時演舞台劇通常下午或晚上排戲,但今次「腦細」林日曦可能想令演員盡快入戲,每次都安排早上排戲,讓他們有機會體驗打工仔的真實人生,白只說:「我一畢業就入行做戲,從來沒有試過寫字樓工作,很難想像每天都要坐在同一張凳,做同樣的工作,所以慶幸可以入行,做演員這份工有機會嘗試不同的角色。」

韋羅莎大表贊同,因為做慣演員不用定時定候上班,她幾乎忘記了香港繁忙時間的交通情況,「一早起身出門口,就要同人爭上車,有時在月台因為人多要等兩、三班車,都覺得好有壓迫感,做演員雖然不容易,因為演員比較敏感,一樣要看人眉頭眼額,不過相比做寫字樓,演員的工作豐富好多。」韋麗莎丈夫是演藝學院同學張銘耀,同樣是本地劇壇的活躍分子。她有「女版黃秋生」之稱,因為身世同黃秋生一樣複雜,爸爸曾在美國結過兩次婚,有三個女兒,之後到台灣經商認識韋羅莎媽媽,媽媽帶着與前夫生的女兒出嫁,婚後生下韋羅莎,韋羅莎與同母異父姊姊一齊成長,父親○九年去世對她造成很大打擊,最近韋羅莎尋親成功,與三個同父異母姊姊在紐約共聚,令她感受到親情的溫暖。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p190503b04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