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紅專訪2】抗拒姊弟戀 幫男友被過橋抽板

本地
2019.05.10
2713
撰文:王志強攝影:梁俊棋

k190329chi-089a

今年五十九的惠英紅仍單身,多演像《鐵探》總警司般氣場強勁的女人,現實中會否嚇走追求者?「現實中我也是這樣,兄弟姊妹都好驚我,食飯去街很少約我,他們覺得我威嚴、吹毛求疵、喜歡訓示人,我情願聽真實說話,也不喜歡聽美麗謊言,不要浪費我時間,他們都怕了我。」

老友林建明替她的感情事着緊,曾介紹男人給她。「只介紹過一個,七十多歲,她手上的朋友都六、七十歲,或已做了人家阿爸,她手上沒有貨。」

接不接受姊弟戀?「不接受,我很怕,我已不斷照顧人,別人覺得我走得快、搶住晒,女人已比同齡男人成熟,如果再有個弟弟男友,為何無端端要湊仔?我寧願有個阿叔來湊我。」

惠英紅公開的戀情不多,曾與演奸角出名的黃子揚拍拖。
惠英紅公開的戀情不多,曾與演奸角出名的黃子揚拍拖。

她自問感情上是絕緣體,身邊沒有追求者。在她過往的拍拖經驗中,她說自己做得不好,在工作上幫過男友,反令他不滿。「對方說:『什麼都是你安排晒。』我明明看見他不行,我幫了他,是否有成績?但他說沒有尊嚴,我認為是過橋抽板,替他節省時間,免得他跌跌撞撞,原來有些人不喜歡。」

有些女性說享受單身生活,惠英紅卻很誠實:「沒所謂,感情對我不重要,有是bonus,工作才最重要,代表存在價值、實質生活保障,我不想日日望着塊鏡,回看自己以前幾『兜踎』,感情不會令我有安全感,但可以令我感覺正常,人有我有,一個正常女人結婚生仔,我沒有,就當我是個不正常的女人算吧。」

獎項大豐收,惠英紅在香港、台灣等不同地方影展都拿過獎座。
獎項大豐收,惠英紅在香港、台灣等不同地方影展都拿過獎座。

 「補領」視后?

 惠英紅相隔十年再拍無綫劇,對上一部是《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她在○九年憑《巾幗梟雄》拿過最佳女配角,但未做過視后。離開無綫期間,她在影壇獎項大豐收,很多人認為《鐵探》是她回來「補領」視后之作,她不諱言想拿視后,獎座櫃仍未滿。「希望攞埋個視后,我仲有位放。」不過她又哈哈大笑問:「不是只給親生仔女嗎?」

她演《鐵探》總警司時,每場對白都幾頁紙那麼長,她覺得難度非常高。「一係就訓示人,一係就針對人,一係就尖酸刻薄,很多用字是警隊部門名稱,大量英文簡稱,ACP、APC,記都記到頭暈,五、六張紙是等閒事。」

八二年首奪影后的電影《長輩》,當時惠英紅二十二歲。
八二年首奪影后的電影《長輩》,當時惠英紅二十二歲。

惠英紅是八二年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廿二歲憑《長輩》奪獎,但經歷過低潮後,相隔廿八年,才在一○年憑電影《心魔》第二次當影后,此片令她連奪八個最佳女主角;一七年她憑《幸運是我》第三度封影后,一八年憑《血觀音》拿金馬影后,另外憑《殭屍》和《翠絲》得最佳女配角。

問她哪一次拿獎最難忘,她不假思索便說:「當然是一○年,試過什麼嘴臉都見過,哭也哭過很多次,那年再一次拿獎,那種感觸不懂得用言語形容。第一次拿影后時太年輕,還有太窮,拿獎時覺得那個獎座不值錢,很浪費,上到台當作做完場戲就算。人生最難捱就是復出那兩年,一○年再拿獎,看見很多人情冷暖。」

二○一○年憑《心魔》第二次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在台上激動落淚。
二○一○年憑《心魔》第二次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在台上激動落淚。

她很感激Golden Scene電影公司的Winnie曾麗芬,《心魔》參展和宣傳時, Winnie替小紅姐借了幾喼衣服,「其實我不是為她拍戲,和她也不算很熟,她只是想幫我,為我安排很多事情,為我打氣,我再出來拍戲,她是其中一個幫忙最大的人。」

即使已拿了那麼多個獎,她說今年金像獎候選最佳女配角,心情仍緊張。「一朝跌過下來,怕再次失去,每一次有機會,我都會很積極,做到百分之二百。」

不過她並無意開班授徒教演戲,間中跟學生分享經驗則無妨。

k190329chi-051a

服裝:MaxMara / 化妝:諺瞳‧小白 / 髮型:James Lee@HAiR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k190329chi-089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