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魏秋樺專訪】甲狀腺手術後一度失聲 魏秋樺難忘欠債日子

本地
2019.04.19
1.4k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魏秋樺最近接受新挑戰做歌星,六月去俄羅斯登台,九月在香港演出,明年希望實現開個人演唱會的心願,「我從小想做歌星,當年曾經有機會,但錯失了,之前做甲狀腺手術失聲,不能唱歌令我好傷心,用了一段長時間努力練習,現在雖然唱低兩個key,總算可以再唱歌,我想把握最後機會圓歌星夢。」

魏秋樺現在的投資心得是.謹慎至上
魏秋樺現在的投資心得是.謹慎至上

魏秋樺暑假本來有機會開個人演唱會,不過她認為發夢都要顧一下現實環境,一步步慢慢來,讓大家知道她是唱得之人,儲好一批知音者,明年再搞也未遲,「我是佳藝電視台訓練班出道,當年朋友知道我會唱歌,曾經介紹我去美輪酒店(現九龍酒店)駐唱,我負責在半夜唱一個鐘,唱了一個星期,媽咪不准再唱,那個年代女仔不能夜歸,她怕鄰居說我做不正經的工作,打沉了我的歌星夢。」後來她開始拍電視,日夜顛倒甚至夜不歸家,媽媽才明白娛樂圈工作不定時,可惜已經太遲了。

秋樺指着喉嚨近頸部位置的凹位,透露是甲狀腺手術後留下的,由於手術後失聲不能唱歌,令她大受打擊,「我以前好介意別人怎樣看我,自尊心強,又容易怨天尤人,大病令我開始改變,覺得人生變幻無常,如果事事在意旁人的眼光,到頭來受苦的就是自己。」現在她是朋友圈的正能量,被封為「樂天大使」,壞事在她眼中都變好事,經常鼓勵大家積極面對人生,「以前我像林黛玉樣樣都計較,別人一句說話或一個眼神,都可能令我耿耿於懷不開心,結果鬱埋搞到健康出問題,又試過投資失利,本來住半山種植道豪宅,結果走投無路欠債纍纍,捱過最艱難的日子,我已經當自己再世為人。」

魏秋樺希望明天可以開個人演唱會
魏秋樺希望明天可以開個人演唱會

當年她看好香港房地產只升不跌,賣掉種植道豪宅預留一筆現金後,在西貢區投資不少物業,全部付首期向銀行做按揭,一心以為由租客幫她供樓,物業升值就可以安枕無憂,怎知沙士時樓價大跌,物業成為負資產,沒有人租,預留的現金很快已經用完,「我最差時銀行只剩五十元,當時不知道提款卡最少要取一百元,撳機連張卡都食埋,我住西貢見到一個飯盒賣十五元,肚餓好想食,但銀包剩下三十幾元,最後忍住買個兩元麵包頂肚,我一世都會記住當時的感覺,提醒自己不要貪勝不知輸。」
那段日子她每天起牀,就要面對來自不同銀行的追債電話、信件,不止一次想到自殺了斷,「那段時間不敢出來見人,也不敢告訴家人,他們沒有辦法救我,告訴他們只會令家人更擔心,有些朋友收到風聲,連我的電話也不敢接,怕我開口向他們借錢,唯一令我平靜是祈禱,信仰救了我,但可能平靜了一個鐘頭,一想債務問題腦中又亂成一團,所以我好明白有些人,面對困境時想不開會黐線。」
天無絕人之路,最後令她脫離困境是台灣一個物業,當年她去台灣拍劇,將賺到的台幣在當地偏僻的郊區萬里,買了一個背山面湖的別墅,是名下唯一沒有向銀行貸款的物業,佔地二萬呎,沒有任何裝修的清水樓,「我一直找不到買家,在我山窮水盡時,有一個大陸雕塑家看中這間別墅,周邊環境令他有創作靈感,沒有任何裝修適合放大型雕塑作品,當時我在香港的物業全部變銀主盤要拍賣,賣完還欠銀行錢,台灣賣樓的現金正好用來還債。」現在她坦言仍然會投資物業,但不會向銀行借太多錢,量力而為,不敢再以小博大。

場地:Otto Restaurant
首飾:循真堂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p190405a100-e1555593533537-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