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熱倒灶未能爭《中年好聲音》冠軍 支嚳儀靠唱歌捱過人生孤獨期│支嚳儀專訪

本地
2023.04.21
撰文:冼麗宜攝影:洪志富

whatsapp-image-2023-04-17-at-18-08-37-1

播映半年有多的《中年好聲音》今個星期日(4月23日)終於到最後決賽,曾經被視為三甲大熱之一的支嚳儀(Venus),曾唱過《愛情陷阱》得過最高91分,又被視為比賽中的「顏值擔當」,結果在上星期的七強比賽中落敗,她笑言覺得是天意。「比賽除了要選啱歌外,運氣都很重要的,還有一定要身體健康,當時有幾個參賽者都病了,但是我最嚴重,大家可能看到我在台上很鎮定,連眼泛淚光都沒有,因為我失聲那一天,我已經知道自己走不完這賽事,很記得那一日一起身,聲音就變成沒氣那樣,自己也忍不住哭了,但不要緊,我一定要抱着運動員的精神,就算失聲,也要在台上唱我最後一首歌,當時距離比賽還有五天,我每天都如坐針氈,試了不同的方法,去做針炙又做艾炙,但聲音還是沒回來。」

直至距離比賽只有24小時,支嚳儀決定找主持人車婉婉幫忙。「因為她也是一名歌手,我問她有沒有試過失聲?如果失聲,有沒有傳說中的開聲針,結果她介紹了一個耳鼻喉的專家給我,但她說就算你開到聲,你的功力未必會發揮到100%,當時我不理,雖然已經打定輸數,但我走也要走得好看,我不想啞着唱,總之什麼我都願意去嘗試,去到見醫生,我馬上說要打開聲針,但醫生說這些藥不會亂幫人打,因為之後對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副作用很強勁,我說不介意,但他說我不需要走到這一步,開好一點的類固醇就可以,我問他是不是可以馬上開聲,他答不一定,但可以試試,我看着那包藥,最後都吃下,吃完之後胃酸倒流,結果一晚都沒怎樣睡過覺,直至早上七點,才可以四十五度角的躺着休息,最後神奇的事出現了,差不多下午,我開始有聲音,可以唱了。」因為失聲的關係,支嚳儀在比賽前一直都沒有和林二汶排練,當天是一上台就直接唱。「二汶跟我說Just do it,對我有信心,我在台上沒有想其他,沒有擔心會不會被淘汰,只是想我有聲了,真的是奇蹟,有些評判還不知道我失聲,所以我沒有覺得很慘,第二天我還打給醫生說,謝謝他令我有聲,沒有死得很難看。」

whatsapp-image-2023-04-20-at-18-06-31
跟JW和倪晨曦是好友,支嚳儀幾年前開自家烘焙店,二人也有到場祝賀。

其實十年前,當年還在美國生活的支嚳儀,也曾代參加《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我喜歡唱歌也是在美國生活開始,那時被媽媽送去留學,寄宿在一個牧師的家裏,當時是我人生最lonely和孤獨的時候,沒有朋友又沒有家人,偶然聽到Maria Carey的《Hero》,我整個人雞皮疙瘩在哭,我開始跟着她唱,也開始鑽研英文歌,慢慢對唱歌愈來愈依賴,一個人在房間裏聽歌,將精神寄託在音樂上,入了大學,見到有很多學生會有不同的歌唱比賽,為了認識多點朋友,我就去不同的學生會參加比賽,無意之中參加了一個新秀歌唱比賽,得了冠軍,之後就說可以回香港做代表參加《全球華人新秀歌唱大賽》。」比賽最後敗給當年的冠軍胡鴻鈞,不過最令她受打擊的,是母親力阻她在歌唱之路發展。「我媽媽說得很明白,讓我參加歌唱比賽是鍛鍊我的心智和信心,但不會讓我入行,我當時很頹廢,我覺得我的音樂路為什麼要這樣就畫上了一個分號,比賽完後有一段時間我連唱K都沒有去,直至讀完書回來香港工作,看到《聲夢傳奇》,它燃起了我對於唱歌的一種熱誠,看到炎明熹時,我在想這世界怎會有這麼漂亮的歌聲,如果我再唱歌會怎樣呢?她啟發我,讓我想起2010年的那個自己,不過我明白這些機會不是給我們這些中年人,我三十幾歲了,兒子都生了,所以完全沒有想過可以比賽,直至一次和JW說起,我跟她姐姐很熟,有很多共同朋友,她拿了電話指着一個post給我看,那個就是《中年好聲音》,結果我就在她的鼓勵下參加了比賽。」

whatsapp-image-2023-04-20-at-18-06-33
支嚳儀有三歲的兒子Joji,她笑言兒子跟她一樣,性格也是非常開朗。

雖然現在沒有母親反對,不過支嚳儀已有自己家庭,她很開心說丈夫一直也非常支持。「他覺得這件事是很驚人,我剛好有這個天時地理人和,比賽的那個平台那麼大,舞台和評審也是那麼好,他覺得我真的拿到十幾年前想要的,他反而覺得很驕傲,唯一擔心我是沒有了這場比賽後,一定會很空虛,因為這半年我是每一天都圍繞着唱歌、工作、照顧家庭,很忙碌的生活,但很充實。」

MIRROR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