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衛健專訪】胞弟離世悟出規劃人生 張衛健不再考慮做爸爸

本地
2018.11.24
6310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張衛健自言生活簡單,不穿名牌,笑言平日跟許志安打桌球,穿牛仔衫褲也型過他。
張衛健自言生活簡單,不穿名牌,笑言平日跟許志安打桌球,穿牛仔衫褲也型過他。

相隔二十一年,張衛健(Dicky)終返無綫娘家拍劇集《大帥哥》,在外漂泊多年,嘗盡苦頭,今次回巢拍劇,為了還無綫高層曾勵珍的恩情外,另一個從未告訴人的原因是當年有傳他開拍《西遊記》續集時,突然他沒跟無綫續約,甚至離開了香港拍戲,一走便二十年,「那一刻我已感覺跟香港觀眾不辭而別,『我欠香港觀眾一個劇』,直至近五、六年,我沒有簽公司,又有珍姐找我才成事。」他說一開機已不捨得拍完,因他不知道下次再拍全廣東話劇是何時?

當年張衛健仍是小人物時,多得珍姐給他機會,他一直記住這個恩要還。
當年張衛健仍是小人物時,多得珍姐(曾勵珍)給他機會,他一直記住這個恩要還。

Dicky掛在嘴邊珍姐的恩,原來當年監製張乾文找他拍劇集《老友鬼鬼》,珍姐給了他一個機會,「那時我只是個小人物,監製說我創作的內容不適合出街,我竟衝去珍姐房,即時演了場戲給她看,珍姐看完都笑,她說我要尊重同事意見,但也給我機會,安排studio給我再做配音,她又教我以後有機會再做男主角,要學識自我審查能力,因為男主角做出來的事會影響大眾。」提到有傳當年續約,他因薪酬問題跟無綫鬧不和,他說:「世界上打工仔一定希望老闆加多些人工,老闆亦想用最經濟的成本,取得最大的效益,任何一個合作談不成,可能有些人會記住,但我不會,甚至我跟老婆(張茜)晚上吵架,翌日朝早已忘記了,老婆繼續罵我,是她的事,至少我消了啖氣,不會還擊,另邊廂是我的福氣,老婆好易氹。」

弟弟張衛彝離世,Dicky非常傷心,在弟弟的喪禮,他悟出要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
弟弟張衛彝離世,Dicky非常傷心,在弟弟的喪禮,他悟出要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

拍《大帥哥》亦是他規劃自己人生一部份,認為必須翻開人生新的篇章,「我一直將心神放在演藝事業,但人生是否這樣呢?好像年初時,我弟弟離開了,我未辦過任何喪禮,當晚追思彌撒,坐車去教堂時,我心情好複雜,當然是好傷心,但我在追思彌撒應不應該表達我的傷心?愁雲慘霧地哭?如果表現不開心,會否影響我的親友和媽媽呢?那難道我笑?沒可能吧,走進教堂,有一位男仔過來跟我握手笑說『我是今晚為你弟弟追思彌撒讀經,不好太傷心,節哀順變。』這個笑容令我好warm,然後我開始想可否做他的角色,當然我要上堂再學,但如果能為其他人做這些服務,我覺得有一股暖流,很有意義。」

當年與張茜拍拖,張衛健指太太被指是小明星,承受不少壓力,幸好最終獲大眾祝福。
當年與張茜拍拖,張衛健指太太被指是小明星,承受不少壓力,幸好最終獲大眾祝福。

與太太結婚時,為免分隔兩地拍戲,太太已決定放棄演藝事業來成全他,因為婚後總要有個人在家,「我很多謝她的犧牲,我們的相處之道,並非像大部分夫妻朝夕相對,現在她在內地有美容生意和家人,我在香港有媽媽和Big Four兄弟,我們多年來是不停的小別勝新婚,真的講求信任二字,講真,拍戲多年引誘多的是,我說沒有也是騙你,但我就是紀錄好,零緋聞,初期我怕把持不住,連女演員電話號碼也不要;當然如果我說沒有心動過,也是騙你,I am a man,但想就去付諸實行嗎?我相信永遠紙包不住火,這世界沒任何大話,大話終有一日被揭穿。」

張衛健稱《西遊記》後,跟無綫關係不錯,也有外購劇在無綫播出,他有幫手宣傳。
張衛健稱《西遊記》後,跟無綫關係不錯,也有外購劇在無綫播出,他有幫手宣傳。

當年太太懷孕八個月流產,問他仍考慮生小朋友嗎?他說:「不會了,不是怕了,而是我不知有否足夠精神和體力去撫養小朋友,我夠不夠成熟呢?我仍是一個小朋友,有一份童心,我想太太的傷口已完全癒合,但如果上帝現在給我選擇,A是好想要,給我一擊即中,B是不想要,我擊極都不中,我會選B。最近我去了一個講座,發覺原來當年大家把所有心神去照顧一個失胎女人,我是忽略了自己,男方都是受創傷中,甚至連我都不知,不過現在我已癒合了。」

場地:九龍皇冠假日酒店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11/a181116b005-1024x68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