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癲喪小丑舞藝靠網上自學 劉展霆因疫情放棄移民|劉展霆專訪

本地
2022.11.04
撰文:溫敏芝攝影:伍敏慧
劉展霆在無綫節目《全城一叮》舞藝出眾,獲觀眾一致讚賞。
劉展霆在無綫節目《全城一叮》舞藝出眾,獲觀眾一致讚賞。

 

28歲的劉展霆(Eden)在無綫節目《全城一叮》,與拍檔黃紫茵(Jojo)表演辣身舞,以及癲喪小丑CP演繹,技驚四座,連評判伍詠薇望着Eden也心心眼,大讚他散發性感。去年從紐西蘭回港的Eden參加《盛舞者》入行,擅長跳Breaking,但原來他百分之九十九的舞藝,是從youtube自學得來。

劉展霆在節目《全城一叮》的「小丑」舞蹈表演達至癲喪級,做出Lock頸接着倒立動作,極具視覺震撼感,睇到馮盈盈瘋狂尖叫,網民亦大讚出色,有韓星味道。Eden稱是機緣巧合下參加《全城一叮》,因起初錯過了報名日子,怎知有一天他與冠軍孖8拍完處境劇《愛‧回家》坐地鐵途中,巧遇今次拍檔Jojo,於是孖8提議二人組隊出賽。

 

+4

二人在比賽中的兩次舞蹈表演,技驚四座,他稱以往獨舞較多,今次最大挑戰是有拍檔,講求二人的合拍度,初時完全夾不到,因為他為免被誤會,跟排舞師說不想有太多身體接觸,最後發覺不要想太多,應該有專業精神。

他稱排練時弄傷腰、膝頭和頸,因賽前兩個月,每天做同一個動作,肌肉缺乏休息很容易受傷,膝頭損耗最大,「因為有企、跪和跳起動作,我的頸有舊患,例如我練蜈蚣彈,熱身不夠會弄傷,幾日好似落枕咁,不能郁動。」他的腰部亦有舊患,是以前跳舞弄傷,「那時腰部有骨裂,醫生跟我說不可以再跳舞,比較激烈運動也不好,如果我想坐輪椅的話,就繼續跳。」不過醫生亦有教他解救方法,例如勤練腰部肌肉,過了幾年後,他再嘗試跳舞,又覺得復元不少,但跳太長時間也會疼痛。

 

Eden拍過劇集《青春本我》,因為角色與性格相似,故不難掌握。
Eden拍過劇集《青春本我》,因為角色與性格相似,故不難掌握。

提到拍擋Jojo讚賞Eden排練時,寧願自己受傷,也會顧及她,「我覺得是天生的,我很喜歡溜冰,記得有次一個小朋友跌在我面前,當刻如果我不犧牲自己,我會碌斷他的手指,我選擇跳到很高,不顧一切撻在地上,原來我是鍾意犧牲自己去救人,哈哈!很有滿足感。」

Eden扮演的小丑獲觀眾一致讚賞,他完全投入角色當中,「今次是我人生中最放一次,我覺得自己去到忘我地步,未試過這樣投入。站台前幾日,我不停看不同版本的小丑角色,我想將他們所有癲喪、狂野和抑鬱集合。站台後,我已上咗身,覺得自己是一個小丑。之後我睇返自己演出,好有滿足感。」他熱愛跳舞,但原來百分之九十九的跳舞技巧,是從youtube自學回來,「十一歲時,因為一個跳舞game開始接觸跳舞,之後我上網學習,再看其他推介的教跳舞影片,其實我沒真正學過跳舞。我鍾意自學,好像結他和整車拆引擎都是睇片學習。還記得中二赴紐西蘭升學,我都是俾屋企人欺騙,家人令我覺得外國有很多人跳街舞,所以當時不抗拒出國。但抵步後,才發覺一個跳街舞的人也沒有,結果被迫在youtube自學。」

有興趣做動作演員

他在紐西蘭升學十四、五年,直至大學畢業,去年一月才返港,「其實讀完大學,我讀了一個西廚課程,之後在大型超市做部門經理,原本我已申請移民,手續已差不多辦好。但因為疫情,很多人過身,我覺得如果家人不幸染疫,尤其媽咪開設海鮮檔接觸很多人,萬一發生什麼事,我又不可在身邊,難聽說句,連最後一面也見不到,所以我要回來。媽咪當然很開心,又因為這件事,我在心口紋了個紋身,family is forever。」Eden解釋自小由祖母湊大,因媽媽要工作搵食,看見其他家庭很溫馨,自己卻從未試過,他很想有這種感覺,亦覺得屋企人很重要,果然是一名孝順仔。

返港後,原本打算在媽媽的海鮮檔幫手,後來發覺並非這一行的材料,媽媽的辛勞,他捱不到一半,但又想憑自己能力,做到讓媽媽為他自豪的事。剛巧媽媽的朋友知道有《盛舞者》比賽,於是報名參加,之後再去劇集《青春本我》試鏡和簽約無綫。

早前他亦參與過節目《不可能任務》,他說壓力很大,難度非常高,要飛簷走壁,好像Parkour走屋頂,「我冇玩過Parkour,有時拍攝前一日才知道要跳落彈牀,再打個筋斗。嘩!死梗喇!有些動作要魚躍跳過小賣車,我好驚,好彩最後也克服心理關口去做。」曾學過柔道、跆拳道和中國功夫的他,有興趣做動作演員,有時更會在片場刻意踢腿,希望得到別人留意。他坦言家人一開始不支持入行,但看見他進步得很快,而且很享受每個工作,做人最緊要開心,娛樂圈的生活,的確多姿多采。

 

 

場地:杦@Monterey Place Tseung Kwan O

MIRROR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