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冼灝英專訪2】收徒傳承功夫 教黃浩然強化心臟

本地
2020.04.27
13.9k
撰文:王志強攝影:李浩賢

d200410chi-10

在亞視後期,劇集愈開愈少,冼灝英的工作量和收入都陷低潮。「我試過開白牌車賺錢,因為要養家,兩個兒子讀小學,那時經濟最艱難。做司機賺外快我沒所謂,家裏一直教我們,男人要有責任感,亦因為這個浪,我人生有新方向。」

那時他開始收徒教功夫,第一步是上門教小朋友。「我有個朋友的太太是日本人,他們看八十年代港產片,都很仰慕中國功夫,幫我在超級巿場貼招生廣告,最初到山頂和淺水灣的韓國和日本家庭教小朋友武術,算是傳揚中國國粹,又開拓事業另一頁,過去二十年,教了很多學生武術、兵器、擂台和泰拳去參加比賽,包括我的長子。」

冼師父九八年開始教黃浩然功夫,在無綫劇《拳王》中也有合作。
冼師父九八年開始教8功夫,在無綫劇《拳王》中也有合作。

藝人徒弟方面,他第一個收的是鄭君熾,他現在已離開娛樂圈去從商,第二個是麥長青,第三個是黃澤鋒。「黃浩然是九八年在亞視開始跟我學的,他和我一樣住港島,在公園教他,他練功夫後身體好了,他讀大學時身體薄弱,舉重舉得太犀利,假如底子練不好,很容易令心臟負荷不來,我捉他一起去跑步,身體慢慢進步。」至於敖嘉年,兩師徒幾年前曾發生不和,但冼師父說過去了的事情不想再談。

冼灝英與徒弟鄭世豪、陳少邦 (左一) 巧遇周潤發,開心合照。
冼灝英與徒弟鄭世豪、陳少邦 (左一) 巧遇周潤發,開心合照。

他除了教功夫,○○年後教過兩屆亞視訓練班。「我教學員,做這一行不妨半個身做幕前,半個身做幕後,所以他們有些現在做了導演,亦做了我的武術徒弟,最重要搵到食,香港娛樂圈愈來愈式微,培育不到新一代。」

他又應導演教師朋友的邀請,在理工多媒體課程教學生拍攝動作場面,只收車馬費,冼師父可說是桃李滿門。

冼灝英開班教授搏擊拳術等,有不少徒弟學生。
冼灝英開班教授搏擊拳術等,有不少徒弟學生。

有意轉做中醫

他○四年加入無綫,不過受重用程度不及在亞視,他的心態也隨之變化了,近年他學習中醫和針灸,幫過不少人治療筋腱勞損。「這個可能是我的另一個階段,將來藉此搵食。」

這天訪問,他約記者到位於灣仔的跌打醫館談天,這裏的羅醫師跟他認識四十年,近年冼灝英在這裏學習中醫。

冼灝英的兒子分別廿七歲和廿四歲,長子有跟他學習武術。
冼灝英的兒子分別廿七歲和廿四歲,長子有跟他學習武術。

「我拍《古靈精探》時不夠睡眠,不慎跌一跌腳部裂筋,入院後沒有留醫,出來拍完戲分,才再入院做手術,這是一個警號,那年開始練長跑,到處去不同地方參與全馬,慢慢學習筋腱、中藥,向羅師父學習身體保健的知識,既可幫自己,亦想幫別人。」

去年拍完《機場特警》,他開始思考新路向,想找個地方做行醫的工作,不過遇上社會運動和疫症,等待好時機才開始。「近兩年有位師姪在尖沙咀有個地方做醫療,我有幫手診症,以兼職身份已開始醫人。」

冼灝英家庭生活美滿,與從事酒店業的太太育有兩子。
冼灝英家庭生活美滿,與從事酒店業的太太育有兩子。

暖男好爸爸

冼灝英談自己的起跌與經歷,現在最安慰的是兩個兒子已完成大學,大兒子廿七歲,在港大畢業,現在於美國從事旅遊的工作;二兒子廿四歲,修讀數碼音樂,做影音效果等工作已有一年,冼師父希望他可以向這方面再進修。

他感謝太太多年來經濟上一起撐起家庭,在酒店業工作,公一份婆一份兩人同心協力養家。冼灝英一介武夫,但亦有溫柔一面,被外界形容為暖男。他的愛情故事很簡單,當年冼太出席一位同學的生日會,與冼灝英邂逅,沒有聯絡,後來偶然在街上重遇,就這樣走在一起,是緣份的安排。

d200410chi-38

服裝:Newline@AccurateSports / 場地:羅國威跌打醫館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d200410chi-38-2020042309404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