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達倫專訪1】事業低潮患面癱 自薦拍《愛回家》現曙光

本地
2019.07.09
6536
撰文:王志強攝影:周耀恩

y190621chi0005a

「男人要浸!」張達倫是活生生例子,他三十多歲才遇到第一個重要角色,《愛‧回家》的嚴謹律師,他第一次做男主角的劇集《好日子》最近播出。他加入無綫前,做過電腦公司的marketing職員,兼職做模特兒。「做model的錢很易賺,貝沙灣一個樓盤,請兩個model站在名車兩旁,企足十小時,一千五百元一小時。那時我拍很多銀行廣告硬照,有一張四層樓高的廣告掛在伊利莎伯大廈外牆。」

於是他由兼職轉做全職,但突然有一刻,他心想:「永遠好有型擺個甫士,影相就是扮成功人士,長此下去,還可以做幾多年?」那時他廿三、四歲,就在那一刻,有朋友請他演舞台劇,同劇有商天娥蔡立兒,還有後來成為他女友的黎芷珊。「那時唔識死,對住娥姐,我未驚過。」

做模特兒時的簡介照片,通常在廣告中扮成功男士。
做模特兒時的簡介照片,通常在廣告中扮成功男士。

他更勇的是,跟比他年長十二年的黎芷珊拍起拖來。「我沒有猶豫,我廿多歲,她只是三十多歲,那時兩個人開心,多過想是否合得來,生活、喜好、思想都好夾,亦溝通到,年紀差距在我腦中不成一個問題。」

後來有人介紹張達倫到無綫讀訓練班,就這樣入了TVB。

張達倫讀書時喜歡踢波和運動,身材頗高大。
張達倫讀書時喜歡踢波和運動,身材頗高大。

情緒低落患面癱

可是無綫是一個俊男美女的「大海」,入了去,很快就淹沒在「人海」之中,很難突圍而出,張達倫是其中一個。

「我算是紅褲子出身,畢業後很多劇拍,但沒有戲做,成班人『嘩嘩叫』那種,很長時間都是這樣。每個人入得娛樂圈,個個都高大靚仔,覺得自己可以成為古天樂、劉德華,個個心態都是這樣,慢慢做了幾年,仍然是沒有機會,開始想放棄。」

由廿四歲到廿九歲,青春歲月都給了無綫,一直只是演《皆大歡喜》等劇裏的「羣眾」,自然想離巢。「很多朋友廿八、九歲,已有個清晰目標在追,我仍不知在做什麼,半浮半沉,腦裏很多問號,有想過放棄,但芷珊勸我:『每個藝人要時間,尤其是男人,未去到某個年紀,你的『戲』未走出來,入得來為什麼要放棄?』」

《火舞黃沙》中,張達倫演陳豪「身邊的人」,不太多人留意他。
《火舞黃沙》中,張達倫演陳豪「身邊的人」,不太多人留意他。

就這樣他決定留下來,但機會仍然未到,更導致他情緒跌至低點,身體出現問題。「突然半邊臉沒有力,跌了下來,原來是三叉神經有事,出現面癱,很忐忑,吃藥後整塊臉腫了,不但會不自覺地流口水,用飲筒喝東西,飲品從嘴的另一邊流出來,因為控制不到臉部肌肉。」

現在回想,那些日子他還有抽煙,但正在戒煙階段,又有跟朋友去喝酒,一星期喝三晚,生活頗頹廢,同時想減腫,因此戒飯,飲食習慣一片混亂,全因人生沒有方向。

「衰開有條路,就是這個意思。」

張達倫兩次想轉行,舊愛黎芷珊勸他留低。
張達倫兩次想轉行,舊愛黎芷珊勸他留低。

自薦演《愛‧回家》

西醫副作用大,他尋求針灸和中醫調理,加上臉部肌肉運動鍛鍊,花了一年才把面癱醫好,不過他說現在仍未百分百康復,臉部依然有點不對稱。

他其中一位伯樂是監製戚其義,阿戚差不多所有劇如《火舞黃沙》等都有他,但他自覺仍未開竅,到了他第二次有意轉行,才遇上《愛‧回家》。「多謝珍姐,她叫我上去傾偈,問我為什麼想走,我三十歲了,不知自己是否懂得演戲,我膽粗粗跟她說:『可否讓我加入處境喜劇?讓我定期去演,我才會知道自己是否適合演戲。』」

就是這樣讓他遇上嚴謹律師一角,事業上第一個踏腳石。處境喜劇的創作空間頗大,演員可以為角色加添細節,觀眾受落後,編劇又會就着演員的演繹加添戲分,張達倫自問是與嚴謹一起成長的。

《愛‧回家》令觀眾認識演嚴謹律師的張達倫,劇中他與楊卓娜一對。
《愛‧回家》令觀眾認識演嚴謹律師的張達倫,劇中他與楊卓娜一對。

「在我眼中,嚴謹是個悲劇人物,永遠覺得自己好靚仔,追女仔好叻,但永遠沒有結果,所以我為他設計很多chok、撥頭髮的小動作,因為他自信不夠。」他與楊卓娜在劇中的辦公室戀情,以至結婚生子,觀眾非常喜歡看。「那時有個笑話,楊卓娜現實中女兒的同學,以為我真的是她的爸爸。後來我結婚,有人叫我老婆做嚴太。」

他演《愛‧回家》三年多,大改組後,他去了拍不同劇集,例如《全職沒女》的rock友、《不懂撒嬌的女人》的暖男Oscar等。

y190621chi0037a

場地:Harlan’s (The ONE)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y190621chi0005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