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王志強.Shall We Talk

Better Man 曹永廉

專欄
2016.03.05
3.3k

調到兒童節目感迷惘

曹永廉視黎耀祥為學習對象,祥仔捱了多年後成為視帝,曹永廉也是捱了很多年,在他身上可以學到很多。「十幾年前我拍電視電影,我和他在戲中攬住嘴對嘴接吻,我第一次『錫』男人,就是他。由《大太監》開始,他和陳國邦是我問很多東西的同事,那套劇的角色我有很多地方掌握不到,他們不停提我,在大陸拍攝個多月相處成好友。」

曹永廉幾年前頗迷惘,被調到兒童節目,戲劇組不找他,九個月沒劇拍,幼女出生後,他擔心開支要倍增,更加徬徨,情緒出現問題。「工人姐姐也要請兩個,以前小朋友讀playgroup八千元一個月,我們這行安全感不強,今年好不代表明年好。」幸好又有另一些朋友開解他。「鄭嘉穎、唐文龍、洪天明,我們已熟了廿多年,我一有什麼不開心會跟他們講,漸漸學懂樂觀。」

罵岳父心裏不舒服

《公公出宮》跟岳父姜大偉(John哥)合作,第一次兩人演對手戲是《ID精英》。「那部我們對立,我演警察督察,他演海關,時常要吵架,有點尷尬,我未試過和一位親人做戲,望住他要罵他,心裏很不舒服。我們上到公司七樓編審的辦公室,監製說:『正正正,整一場俾你鬧岳父,等你可以爽吓。』我不太自然,平時一定好尊重他,但慢慢在戲中慣了。」《公公出宮》好一點,戲中兩人很老友,拍得開心。「其實他是一個好玩得的人,和他拍劇一點壓力也沒有。」

當年他和太太姜依蘭認識了好幾年,由朋友關係進而拍拖,姜大偉和妻子李琳琳住在加拿大。「第一次見John哥,他出來當然很有氣勢,紮起個『槓』,但我沒有驚佢,因為我跟他女兒拍拖不是玩玩吓,是認真的。他間中回港拍戲,女兒沒有時間陪他,我有時間就陪他吃飯行街,男人和男人很易傾偈。」

不想靠妻子的家人

他以前時常陪未來岳父打牌,麻將枱上見真性情,也可考驗這位男子是值得許配女兒給他。「我沒有特別鬆章,我不是一個擦鞋的人,我會讓他知我平時有什麼優點,例如有禮貌、尊重長輩,但打牌鬆章我又不想,所以他時常輸。」

即使那時曹永廉事業未算有成,也沒有感到壓力。「他是影帝,我是演員仔,但他不會小看一個人,岳父岳母知道我勤力,我不是特別叻,只是勤力,又不聰明,他們背地裏很支持我。」

父母可能會緊張女兒的男友何時娶自己的女兒,曹永廉說未感受過壓力。「做這行很奇怪,時常想『成功啲先啦』,但何謂『成功啲』?好難定義,但有了小朋友就沒辦法啦,很自然就結婚。」

曹永廉○七年與姜依蘭結婚,正式成為姜大偉李琳琳的女婿。「就算是擺不擺酒,他們都任我們話事,不喜歡擺酒就旅行結婚,因為他們當年也是旅行結婚,但我選擇擺酒,希望有個開心回憶。」

姜大偉來自演藝家族,曹永廉娶妻後多了個伯父名叫秦沛、一個叔父名叫爾冬陞(小寶)。「我從來不想他們給我什麼機會,我不想因為這些關係有工作,我給他們的感覺,都知我不想。如果我不稱職,你帶我入去拍戲,我又不想,可能有少許自尊,過去十多年我都沒有這樣做。唯一一次,小寶的電影《早熟》有個律師仔角色,大家一齊玩沒所謂,不要拉我埋去給我一個重位,其實我不太舒服。」

與鄭秀文合作被導演罵

曹永廉很謙虛說自己演技仍要不斷琢磨,可說已摸索了很多年,當年以歌星身份拍第一部電視劇,是與鄭秀文合作的《親恩情未了》。

「差到不得了,真的不好意思,累到監製,有一場戲講戲中母親李影就死,我們一班子女包括魏駿傑、蘇玉華、鄭秀文、鍾漢良和我要哭,導演說要培養情緒,我不懂怎培養,用手『錐』自己的眼,仍然沒有眼水,我夠膽死用啲污糟嘢揩在眼球,希望標眼水,已經沒有辦法,其他人已眼紅紅,我什麼也沒有,那時我完全無料。有一場戲,我和張國強在餐廳傾偈,可能我演得不好,導演在上面控制室按揚聲器罵我,我話:『死啦,好核突,我是歌手,仲出緊碟。』」

後來他沒有碟出,拍過不少電視電影,九九年簽無綫再次拍劇,跟鄭伊健在《雙面伊人》合作。「演技都好差,沒有進步過,拍完一場伊麵捉住我傾偈,導演罵我:『仲唔過來看playback?』伊麵很好,還幫手維護我。我不是一個天生懂得演戲的人,要慢慢練和浸。」

○○年他拍了《妙手仁心》演醫生,信心才稍增,漸漸演得比較好。

賣胸圍學銷售

曹永廉中學畢業後做過很多不同行業,十九歲,和幾個朋友搞童裝生意。「問家人拿了一萬元,但失敗了,自己設計辦,但工廠『蝦』我們『仔』,起貨很慢,遲了趕不及季節,做了一年蝕光。」

之後他轉做「行街」,賣過飲品、衫褲、女性內衣。「每天拿着貨辦到內衣店兜售,初初頗尷尬,原來胸圍sales九成是男人,內衣店女人睇舖,抹開了尷尬,男人和女人易溝通,容易說服老闆娘買貨,她們很好,還教我們貨品怎用,這個用來哺乳,那個怎樣佩戴,做了幾年。」

做銷售員勤快行完舖,下午三點收工,他喜歡一個人去唱卡拉OK,那是要在櫃枱拿大大張LD影碟入房播的年代,他還用錄音帶錄起自己的歌聲。「公司同事知我鍾意唱歌,剛巧有十九區歌唱比賽,替我拿表格報名,我在葵青區贏了,認識了當時的經理人,輾轉跟唱片公司簽約。」

他未出碟前,有兩年替經理人辦政府騷,做一些類似歌星助手的工作,帶何寶生、蔡濟文等新進歌手做表演。「如果歌手與歌手之間有十五分鐘空隙,我要『攝』上去唱歌,試過一位歌手要唱四首歌,但他濃縮成串燒,剩下十分鐘給我頂,唱唱吓大膽了。」他出道那年,古巨基是新人獎熱門得主,而曹永廉也不差,拿過一些銅獎之類,梅艷芳更曾公開點名讚曹永廉這位新人唱歌不錯。「當然飄飄然,但令梅姐跌了眼鏡,我的銷量不行。」

做歌星賺錢養衣櫃

出了幾張唱片都是只得幾千銷量,在街上反而看到自己的碟有翻版,做歌手好看但收入差,唱片公司替他請人設計形象,帶他去Joyce買衫,二萬元挑了四件,人人說做歌星是賺錢養衣櫃,他卡數愈積愈大。「真是沒飯開,唱歌不成,在外面拍電視電影,身價被壓,差不多只能餬口,去馬來西亞發展,九七年當地巿場崩潰,回港不知怎算,卡冚卡,卡數增至十二萬,想過轉行做保險。」直至入了無綫,才算穩定下來。

「當時我名字已不值租,一個撈唔掂的人,要忍受由零開始。拍完《妙手仁心》,和邵美琪合作,情侶檔頗受歡迎,很多人請我們登台,邵美琪很好,其實她不喜歡登台唱歌,但都為了我接了那些登台,那一年靠賺外快,才還清所有卡數。」●

馬國明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