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強.Shall We Talk

真.香港夢河國榮

專欄
2016.01.23
3261

種瓜菜的鄉村少年

廣東歌的經典歷史,河國榮是見證人之一,一位在澳洲鄉村長大的洋人,八十年代接觸到張國榮譚詠麟,趨之若鶩,不但將英文名Gregory音譯國榮,配英文姓氏Rivers為河,還學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來港定居成為真‧香港人。

河國榮生於澳洲昆士蘭,祖父種菠蘿,農場佔一百畝地。「星期日父親逼我幫手掘地斬樹,我和兩個妹妹種瓜菜,拿去巿場賣賺取零用錢。」

他讀書成績好,入讀新南威爾斯大學的醫科,改變他一生的是第二年,入住國際學生宿舍,很多宿生來自香港。「有一日在走廊,聽到一些音樂很好聽,敲門問是什麼歌,原來是譚詠麟張國榮,我好鍾意,去唐人街買,自己看歌詞學唱。我身邊最好的朋友都是香港人,這是緣份,無得擋。」

與張國榮談天三小時

宿舍每年一次晚會,那年張國榮《Monica》大熱,河國榮跟《勁歌金曲》學跳舞表演。「同學說我咁鍾意張國榮,幫我改名河國榮。有朋友與唐人街的人熟,張國榮在悉尼開演唱會,找人駕車,免費的,我當然有興趣。」他做了幾天張國榮司機,Leslie很高興有個洋人跟他的名字,其中一日不用做騷,河國榮載他到坎培拉玩。「回程時張國榮想駕車,我坐在他旁邊談足三小時,開心死。」

八六年譚詠麟到澳洲開巡迴,他再次做司機。「主辦的人跟阿倫說我叫做河詠麟,我不好意思澄清,結果我有一年多叫做河詠麟。」

做譚詠麟演唱會嘉賓

醫科只差一年畢業,河國榮已不想做醫生,時常參加歌唱比賽唱廣東歌得獎,他壓不住追夢的衝動,決定輟學來港。「很多人說我浪費,已讀了醫科三年多,但問題是,我很想來香港發展。」

八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晚上,他帶着港幣五千元、一張單程機票到港,姿態是義無反顧,沒有回頭路的。他暫居在朋友廣播道家中,有一日走路到紅館。「見到四個男仔食煙,竟然認得我,他們是譚詠麟巡迴的樂隊成員,告訴我阿倫在裏面開演唱會,請我入去見阿倫,還有機會看足三十場演唱會。」

愛玩的譚詠麟在台上介紹有個澳洲歌迷喜歡唱他的歌,河國榮兩次上台與他合唱《朋友》。譚詠麟知道他看完演唱會太晚,朋友父親會鎖門,他不能回去睡,竟出錢請他住酒店,阿倫生日會又請他做嘉賓。河國榮能與兩位樂壇巨星結緣,又受過阿倫照顧,他沒齒難忘。

見曾勵珍不敢講對白

河國榮的廣東話主要聽廣東歌學,跟香港的朋友相處時,有時問得太多,朋友嫌他煩,他就買一盒學廣東話的錄音帶《Basic Cantonese in 100 Hours》,跟耶魯大學發明的拼音苦練。

他說自己初來港時的廣東話不好,八八年初到無綫見曾勵珍,應徵做劇集中一位講廣東話的洋人,要講一篇罵人的對白,他太緊張不敢講,珍姐生氣,不理他做自己工作,他才敢大聲讀出對白,於是受聘。「其實她選我,是因為沒有選擇。」戲中另一位洋人是混血兒關朝聰,河國榮說他的廣東話好得多。「一邊看劇本、背劇本、看中文字、練對白,初初幾年演技不太好,集中力在對白,驚講錯音,後來才不用太擔心。」幸好沒有被導演罵,有一次拍電視電影,他耳靈聽到對白錯了,向導演提出,竟被罵:「你知咩吖,鬼佬!」後來才發現河國榮對。「初期有些演員整蠱我,教我講粗口,我不睬他們。」他說現在只懂廣東話最基本的兩三個粗口字,《100毛》去年請他唱一首歌有「sor9ly」,是網民發明的粗口諧音,他覺得好玩不介意唱。

教周潤發講英語對白

在無綫廿年,他最喜歡和林保怡合作的《刑事情報科》和《隨時候命》,他分別演警司和直升機師,林保怡做他下屬,他欣賞對方演戲好,私底下也是好友。

他又做過周潤發拍西片時的英語對白導師,當時河國榮在西貢家附近拖着四隻狗,突然一部車在他前面停下,有個戴鴨舌帽的人出現,他以為被人罵阻路。「他一抬頭,發哥?他拿部好大的相機出來影相,還問我可否教他英文。他在中國拍荷李活片,我每星期跟他上課,突然他接到另一部在墨西哥拍的西片,問我會不會去,當然去啦。」

做發哥的英語對白導師,對演戲都有啟發。「拍戲時我戴着耳筒,好像仲勁過導演,如果發哥說錯了,cut機後我可以說:『導演,再來過。』」他欣賞發哥聰明和勤力,集中力很高。那部西片是真人版《龍珠》,香港人比較少看,河國榮說自己是《龍珠》迷,整套動畫看過兩次,但參與《龍珠》電影的人做的功課不足。

每個月都擔心經濟問題

河國榮○八年離開無綫,當時他想,與其日復一日演小角色,不如追尋真正夢想,五年前已拿出積蓄錄廣東碟,但遇上聲帶問題。「前年胃酸倒流,三個月出不到聲,差點已放棄夢想。」

這幾年他工作不多,他直言經濟有問題。「每個月都在想,錢可以從何來?」他高峰期養十二隻狗,早前有幾隻太老走了,現時有七隻「化骨龍」,每個月狗糧都要數千元。不過他和太太吃素,花費較輕,每月只需吃千多元。訪問前一天他買菜,只花了一百元,預計可以吃兩三天。他認命:「做藝員通常有經濟問題,鬼佬要等人寫個角色給你,大陸那邊可以找些學國語的外國朋友拍一兩日,我在橫店拍過一次內地劇,他們都覺得我的國語不太差。」

他曾在西貢擺檔賣首飾,但生意不多。「出了大新聞,香港人都關心我們,每件事都有意思,計不到。」

關心他的人包括《100毛》,去年找他唱《亞視永恆》。「後來幾次幫他們,又扮警司,我好鍾意他們,是沒有企圖的,沒有人幻想到年尾有分獎禮,明年可能去紅館,但意義已經不同。」

香港網民關心他的生計,他也關心香港人的不滿。「他們應該有怨氣的,我想知道一帶一路是什麼?我是有點擔心的。」河國榮起碼不是離地中產。

教英文娶港女

演戲和唱歌以外,河國榮另一工作是教英文,廿多年前,他教英文認識了現任妻子。「那時覺得這個女孩子好寂寞,她又覺得我不開心,兩個人互相陪對方,就這樣走在一起。」

當時女朋友父親反對兩人拍拖,擔心洋人到處流浪,四處留情不負責就走,河國榮寫了封信給女友父親,他才沒禁止二人交往,但不准河國榮踏足他們家附近的筲箕灣東大街。後來他們結婚,岳父沒有出現,婚後太太外家要搬屋,因家中全是女兒,河國榮找朋友一起幫手做粗重工夫,岳父才逐漸另眼相看,把他當作家裏人。

太太從事珠寶業,只是普通的打工仔,他感激太太與他一起同甘共苦,容許他為了演藝的興趣任性。「我考到一間國際性機構的教英文資格,可以在那間機構全球旗下的學校任教,本應可以有穩定收入,但我有時為了等待演出機會,會推掉教學的工作,老婆也沒有埋怨,在我身邊給予支持,這位太太很難得。」●

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