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德祿專訪2】小時候到處漂泊 林德祿感激六哥送鹹蛋

本地
2019.05.20
644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36wg01b

林德祿甚少提及私人生活,追問下他才勉強說,他有一個兒子在美國,與前妻離了婚,她後來病逝了。

現在林德祿身邊有一個伴,叫做Teresa。「當初在TVB,做助理編導,第一天在廣播道上班,在接待處見到一個女仔,驚為天人,曾經想過追求她,後來見到好多人圍着她就放棄了。」之後彼此有廿五年沒有見面,緣份竟然又牽引到他們在一起,「在太子地鐵站見到她和媽咪,大家打了招呼,她問我記不記得她,我馬上叫出她的名字。目前她在某公司做主席的助理,半退休狀態,她曾經講過一句話:『錯過了我做電影導演的時候。』這句話打動了我。」也許這就是林德祿再拍電影的最大動力。

36wg02f

林德祿與前妻育有一個兒子,兒子現居美國。

36wg02b

林德祿參加筲箕灣青年中心的戲劇組,導師是謝月美(中),劇組演員還有蘇杏璇。

36wg02e

執導港台劇《女子監獄》,由文雪兒主演。

有一次,訓練班的同學聚會,鍾景輝都有出席,大家起身講一下自己的近況,林德祿多謝King Sir過去給了他好多機會,可惜他已經做了金融,不再拍戲了,有一個人就立即接口說,「你始終仍是導演。」「也許因為人家這句話,令到一個浪子有想回家的感覺,所以我再回歸電影圈。」

祿叔的爸爸有四個太太,小朋友共十個,他排第七,本身的媽咪第三,整個家庭由大媽持家,媽咪不在身邊,在澳門時,待遇淒涼。「吃飯時不給我夾菜,我對上的六哥仔是她親生的,所以待遇特別好,可以經常有一隻鹹蛋加餸,而六哥仔趁大媽行開,馬上給我半隻鹹蛋,聽到腳步聲,大家都面青,他趕快將鹹蛋塞入我的飯底內,以免被發覺。當年我沒有保護傘。」

他從小受苦,飄泊,晚上棉被總是蓋過頭,「因為可以躲在棉被內哭,發洩情緒,完全沒有傾訴對象,後來拍電影,就是想將感受透過拍戲表達出來。」

祿叔十一、十二歲來港,在多個家姊屋企來回住,後來又跟自己的親哥哥住,他小時候要帶飯到工廠拿給哥哥吃,自己才上學。中學畢業時成績普通,一邊讀預料一邊打工,十四歲時他參加了筲箕灣青年中心的戲劇組,導師是謝月美,提議他考藝員訓練班,才開展了他日後導演的生涯。

廿四歲在無綫訓練班時,他已經被人稱呼為祿叔。「因為說我夠奄尖。」他讀無綫訓練班時,導師劉芳剛找他出去拍《歧途》,只做幕後,實際是打雜,他跟着劉芳剛也學了很多幕後經驗,後來劉芳剛不再拍劇了,劉對他說因為沒有了創作慾,「有沒有創作慾對導演好重要,因為世界經常變,要一直對事物抱有好奇心,要經常留意世界大事,留意時局的發展,對創作慾是有幫助。」

五四年出生,林德祿已經六十五歲,他覺得自己還有體力及創作力。拍戲交出成績,除了黃百鳴,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準備改編電影,導演找上了林德祿,另外他又要拍《反貪5》,又接了一部《駭客追擊》,工作上有排忙了。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6wg01b-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