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參與電影《狂舞派》演出的TASHA LYIA :曾經被家人批評,最後換來一聲「對不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曾參與電影《狂舞派》演出的TASHA LYIA :曾經被家人批評,最後換來一聲「對不起」

      234
      29.10.2020
      TONY WONG

      舞蹈種類千百種,有些人特別鍾情Heels Dance,穿起高跟鞋起舞,展現嫵媚姿態的一面。擁有九年舞者經驗的Tasha,曾經參與電影《狂舞派》演出,她認為緣份讓她愛上跳舞,對Heels Dance特別鍾情,面對不同批評與支持,曾經站在放棄與堅持的高牆之間,最後她決定咬緊牙關繼續自己的舞蹈夢,拍攝時特意要她放下高跟鞋,她依然跳得自在,全因舞蹈是她的一切。

      BRA AND RING BY STYLIST OWN /JACKET $TBC /PANTS $TBC ALL BY EMPORIO ARMANI
      BRA AND RING BY STYLIST OWN /JACKET $TBC /PANTS $TBC ALL BY EMPORIO ARMANI

      屬於舞者的定律

      大概每一個舞者都是有一個定律,像穿衣造型一樣經過無數次的探索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Tasha如是,「我在幼稚園已經學跳舞,畢業後覺得人生沒有太大方向,第一時間想起跳舞,於是乎努力地去學校修練。其實我最初學的是中國舞,現在最擅長的是Jazz FunkHeels Dance,後者給我的樂趣是突顯突顯女性所有的優點。」她坦言香港對於Heels Dance有些誤解,認為它不過是賣弄性感,Tasha謂:「它散發女人的美,同時讓我們了解自己的身體美,腰間的運用、腿部的線條,一一都是如此講究,我甚至會一年去一次洛杉磯去進修。」

      TOP $14,500 / TROUSERS $7,100 ALL BY EMPORIO ARMANI
      TOP $14,500 / TROUSERS $7,100 ALL BY EMPORIO ARMANI

      說起批評,Tasha認為這是舞者必經階段,「有些人對這一行是不理解的,認為我們穿得標奇立異,頭髮的顏色又染得鬼五馬六,一個女生跳舞又練得夜才回家,總之就覺得是壞女生,而且百厭的。」她續說,「就像我的姑姐,初時對我做舞者相當反對,認為這樣是沒有出路。怎料有一天,她竟然跟我說錯了,看見我因為跳舞而開朗,開始擁有自己事業,感到之前說的話很抱歉。」說着,Tasha有點眼紅起來。

      然後她又說:「當然我想過放棄,因為曾經為了證明自己而不斷接下工作,工作量多到記不起舞步起來,那時候響起警鐘,知道要停下來思考未來方向。特別是舞者這一行從來是不穩定的,節日假期生意好,又隨時像現在疫情一樣慘淡,但問題是我真的想跳舞啊!所以我不斷調整自己的心理,一點一點建立自信,建立口碑,感恩地,現在還算過得不錯呢。」今次拍攝時,我們讓Tasha放下自己最熟悉的高跟鞋,她依然跟隨音樂跳得忘我,正如我問她,高跟鞋需要選最好的嗎?它是否一種身份象徵,她淡淡然表示:「只要跳得舒適就好了。」對的,舞蹈講求自我放鬆,就算何時何地,你穿上的是什麼服裝配飾,只要有心,同樣能夠跳得出眾。

      TONY WONG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