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ISTICS | 如果你是Edward Hopper畫中女子,你會穿甚麼?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STYLISTICS | 如果你是Edward Hopper畫中女子,你會穿甚麼?

      165
      10.04.2020
      互聯網、各大品牌

      這個2020年頭,在家避疫成為日常,“social distancing”成為生活守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似乎更重。不少人在此時此刻提起著名美國當代畫家Edward Hopper的作品,全因孤寂透過畫筆融入畫布,多少年過去,從頭再看依然揮之不去。當《夜遊者》(Nightwalks)中人數成為如今聚集上限,不免讓人唏噓。

      出生於十九世紀末的Edward Hopper,生於後工業革命時期,人生當中經歷兩次世界大戰,自然更能了解所謂「現代」為人類社會帶來的災禍,及人與人之間因科技進步、文明進化而疏離的過程。因此畫中人大多離群索居,或獨自憑窗眺望,或共處一室卻貌合神離。當畫中孤寂化成服飾,大概會如Hopper筆下的女性,少一份熱鬧和人氣,多一份簡約婉約。如果你是Edward Hopper畫中女子,大概你會選擇以下單品,靜坐窗邊細看世態。

      《Nightwalks》(1942)
      《Nightwalks》(1942)
      左起:Victoria Beckham、Bottega Venata、COS
      左起:Victoria Beckham、Bottega Venata、COS

      連身裙

      很老套說句“less is more”,其實是真理。服裝上不取喧賓奪主的風格,反而低調而著重細節,在剪裁上花工夫。看Edward Hopper的作品,畫中人大多穿上單色連身裙,甚至獨愛酒紅(burgundy)、淺褐(beige)、赭(ocher)等色調;配合背景深沉的灰、藍、淡綠、咖啡等陰影,雖寂靜孤獨,卻有種自矜優雅的味道。雖說如今相距Edward Hopper作畫的年代久遠矣,當中的極簡主義卻依然流傳至今。當中要說最能見證時裝設計功力的,大概是連身裙:不以喧賓奪主的層次和披搭為主,反而回歸剪裁細節。

      《Chop Suey》(1929)
      《Chop Suey》(1929)
      左起:Loewe、Dior、Giorgio Armani
      左起:Loewe、Dior、Giorgio Armani

      復古flapper hat

      現在看Hopper當年筆下的女性,自然是懷舊、復古;但當年的他,畫的卻是一代人的時尚。一九二〇年代恰巧是戰間時期(Interwar Period),女性時尚百花齊放——Coco Chanel在法國橫空出世,美國則掀起名為“Flappers”的女裝打扮。她們不再穿拽地長裙,不再穿收腹腰封,只穿剪裁舒適、長及小腿的連身裙,為的是方便跳舞;她們頭上大多會戴一頂小圓帽,把心一橫吧頭髮剪至耳垂,多麼乾淨俐落。只是二〇年代的烈女,在Hopper畫中卻變得恬靜,總覺得帽子陰影下那一張張筆觸模糊的臉如此心事重重。

      《Western Hotel》(1957)
      《Western Hotel》(1957)
      左起: Valentino、Chanel、Dior
      左起: Valentino、Chanel、Dior

      矮跟鞋

      大概在Hopper的年代,劍拔弩張、四五吋踭的高跟鞋尚未流行,因此畫作中的女性都穿著相對平實、舒適的矮跟鞋(kitten heels),安坐在餐廳或房間角落,或看窗外,或看正在作畫的凝視者。近兩年起,兩吋高左右的矮跟鞋重新回歸時裝潮流中,但其實知性成熟的女性一直鍾情此道,不僅走起來舒適之餘,也能稍稍修飾腿部線條,同時比高跟鞋更低調沉穩。

      互聯網、各大品牌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