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Slivio Chan 專訪本地殿堂級設計師:「沒有下一代,何談設計?何談時尚未來?」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Slivio Chan 專訪本地殿堂級設計師:「沒有下一代,何談設計?何談時尚未來?」

      843

      每次談及Local Fashion,總會想起人稱「老爺」的本地設計師Silvio Chan陳仲輝,大概曾經看過香港時裝最輝煌年代的人,都一定聽過這個名字。他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擔任十年廣告製作,及後前往英國修讀時裝剪裁,學成歸來便在這個城市開創自家品牌。期間他雖曾應中國品牌李寧的邀請擔任創意總監,幾年後仍回流繼續扎根香港。

      k210112timothy-007
      k210112timothy-244
      k210112timothy-143

      近二十多年他更在大專院校涉足教職,又開創Alternatif工作室開班授徒,多少如今首屈一指的設計師,都曾是他的學生。如此深厚的資歷,自然對「香港時裝」中的一切議題,都有着精闢的見解,更幸運是他從不吝嗇分享己見,對不少情況都鐵口直斷。他卻謙虛笑說:「倚老賣老罷了。」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ilvio Chan(@silviochan)分享的貼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Silvio Chan(@silviochan)分享的貼文

      時至今日,Silvio本該高坐「前輩」神壇,他卻仍然守在JCCAC的工作室,每天擺弄新的紡織機器,鑽研有趣的植物染印花,對一切時裝、紡織和設計相關的資訊依舊保持赤子般的好奇心。「願這個工作室能夠讓新一代的設計學生『免費問功課』,在這個艱辛的年代發放一些正能量。」他如是說。大隱隱於市,也不過如此。

      k210112timothy-146
      k210112timothy-176
      k210112timothy-178

      “歷史不會記得哪件衣服賣得多,只會記得哪個設計對時裝有貢獻。”

      常說時尚易逝而風格不衰,時裝中人個個掛在嘴邊,近年又有多少設計師能真正做到?Silvio說:「多少品牌沒有設計,只有brand name,未曾經歷過八九十年代着重設計細節的小朋友,在這種氣氛下長大,自然以為這就是fashion——但事到如今,這種模式也應該要走到盡頭。」一場席捲全球的疫情,逼使各行各業接受“new normal”,時裝亦不例外。「在時裝周辦完一場二十分鐘的騷便去開一些無聊的會議,然後一年重複幾次,不停說着『很忙很忙』,彷彿不飛便不成功、沒有地位。如今這個輪迴因為疫情停擺,反而讓設計師能夠靜下來,思考新的工作模式和意念,回歸設計根本。」未能跟上改變的步伐,便是淘汰:「可有留意,這些日子『死』的多是大公司?」

      k210112timothy-140
      k210112timothy-230

      k210112timothy-226

      在艱辛的日子下,香港依然人才輩出,不少新設計師每年入雨後春筍般崛起,再枯萎。Silvio直言,對這些全新品牌沒有留意,抱持的興趣也不大:「近年備受青睞的新品牌,大多是百貨公司、連鎖集團有入貨,買手覺得能幫助銷售而購置,並非真的因為設計本身多有趣,對此我確實不感興趣。要知道歷史不會記得你哪件衣服賣得最多,只會記得哪個設計師的作品對時裝有所貢獻。」

      k210112timothy-167
      k210112timothy-169
      k210112timothy-246

      雖辛辣卻是實話,放諸時尚史,Martin Margiela、川久保玲、Alexander McQueen,這些閃亮的名字都曾經歷銷售挫折,曾被集團放棄過;山本耀司甚至經歷瀕臨破產的危機,他的「宗師」地位卻毋庸置疑。「少想多做事,沉迷浸淫在自己喜愛的事情上,做出讓人感動的作品,這才是作為設計師的榮耀。最差的是做一些企圖滿足他人,自己有不喜歡的事,如此不坦白的作品難以觸動他人。」

      “社會需要有人繼承,沒有下一代何來社會?”

      若你以為Silvio對新品牌毫無興趣便等於不關心後輩,那便大錯特錯。這些年來他投放在時裝教育上的心血並不比其他人少。先後擔任理工大學和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分校的教授,與此同時又自行創辦Alternatif工作室,有關時裝及美學教育的議題他亦有深刻見解。「院校授課和訓練有其重要性,但礙於不同的規矩和成本上的考量,他們能夠提供給學生的訓練仍有限制;反之,小組性質的工作坊則更能夠手把手將經驗和技巧分享,補全了院校的不足。」

      k210112timothy-164

      這同樣是Silvio開設Alternatif的原因,強調「師徒制」將自己畢生所學傾囊相授。如今,這個工作室在疫情之下又多了一重意義:「這段期間,不少行業停擺,時裝也不例外,但我們在缺乏工作的時間更需要學習和裝備自己,把身上的刀都磨好。這些日子我在研究不同有關紡織和染布的技術,加上以往有關紙樣和剪裁的技巧,我希望能夠將Alternatif變成一個資源分享中心,學生和缺乏資金地方的人優先,讓有心的新一代設計師提供支援。家中地方淺窄、沒有衣車工作不便?有工作室也就沒有藉口了。」

      自己身體力行,Silvio同樣希望社會上其餘有能力的企業,以至整個上一代都能向年輕人伸出援手:「以前在英國讀書時便發現,當地人有一個強烈的想法,覺得自己有責任去照顧和提攜下一代,因此國外企業盛行指導計劃(mentorship)和實習(internship)。因為他們很清楚一個道理——社會需要有人繼承,若我們沒有下一代,何談設計?何來社會?何談時尚未來?」連續三個「何談」,擲地有聲。

      k210112timothy-185
      k210112timothy-243

      “香港人的身份跨越空間和地域,仍能靠自己傳承下去。”

      只是香港動盪,不少人紛紛選擇移民,當中已有一部分是年輕的下一代。Silvio也說:「據說已經有十來萬人離開了,相信還會陸續有來。」那香港時裝以至社會的未來,又該何去何從?反而他卻非常篤定,覺得「香港」這一次仍有價值:「一直以來,香港其實有一種奇怪而獨特的審美和文化,我們有大牌檔,有深水埗,那麼多地方我們只會覺得絲襪奶茶最好喝!那種生活氣味洗也洗不掉。」而設計和時尚,同樣是塑造身份認同價值的創作。Silvio說:「當你一個人孤獨地創作時,很容易倒下,所以要跟志同道合的人互相分享。不要跟香港人鬥,要鬥,便要鬥贏全世界,當年比利時的安特衞普六君子便如是。」

      k210112timothy-270

      至於移民於Silvio而言,卻不是一個需要討論的概念:「大概這只是旅遊證件和國籍上的問題吧!地方不會改變你的習慣,只在你本人的生活方式而已。加上我做創作必須四處游走追求新鮮感,我也不會想停留在同一個地方太久。」他又說:「香港人的身份跨越空間和地域,到哪裏都能靠自己傳承下去。」未來如何,鐵口直斷如Silvio亦不可預測,唯有將所有事情回歸自身,才能創造屬於自己的未來,時裝如是,社會亦如是。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