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的那片時尚夢 |設計師PAKHO LEE :「我的時尚夢在BERLUTI飛翔起來。」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在巴黎的那片時尚夢 |設計師PAKHO LEE :「我的時尚夢在BERLUTI飛翔起來。」

      423
      14.02.2020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沒有夢想,但問題是夢想愈大,愈有可能失敗。這次在巴黎男裝周認識一名90後年輕人Pakho,從香港理工大學學士畢業後,先後到英國和法國深造,取得第二個男裝設計碩士後,在男裝品牌Berluti由實習半年到成為正職設計師,其創意總監Kris Van Assche打造的三個系列,他都有份參與其中。從無名小子一步步邁向自己夢想,他直言,Berluti讓他的人生飛翔起來;顯然,他是這個時裝工業中的一位幸運兒。

      深入正統時裝工業

      pakho-5
      在Berluti開騷前一刻,Pakho依然要為模特兒整理衣服。
      在Berluti開騷前一刻,Pakho依然要為模特兒整理衣服。

      完騷隔天,Pakho與我在巴黎皇家宮一家餐廳見面,他對我說過去兩星期是年度最忙的時間,「因為我們有不同的單品部門,有些專做衣服、有些負責首飾、鞋履,往往要騷前一兩天才會將整套total look拼合起來,然後又不停修改。」Pakho這樣說。很多時裝設計年輕人,都希望畢業後推出自家品牌,然而在狹窄的市場環境下,並不是人人都擁有這個機會,「在英國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讀書,導師指導我們如何成為designer,但巴黎Institut Français de la Mode完全是不同的教學方式,他們主張深入了解時裝工業的運作模式。」Pakho在巴黎獲得Berluti實習機會,當時他已經可以參與Kris Van Assche入主後的第一場騷,「我真的很幸運,許多同學實習後不是離開這一行,就是要重新尋找工作。」

      pakho-4
      pakho-7

      眼前的Pakho相當高瘦,一副模特兒骨架,他笑說小時候為此感到煩惱,「中學時覺得太瘦沒法子穿上剪裁貼身的校服,於是我會與媽媽一起到老式裁縫舖找工匠度身訂造校服,或許是從那時候喜歡時尚的。」當時正值Hedi SlimaneDior Homme叱咤風雲的時期,病態瘦身剪裁和中性美學觀點影響Pakho深遠,後來Kris Van AsscheDior的日子某程度亦有這樣的影子,「Kris在我實習時剛好宣布入主Berluti,然後被安排跟隨他的左右手之一的design director工作,需要在各個部門工作,一下子成長得很快,而且還是自己喜歡的時裝風格。」

      加強實戰經驗

      當我問起Pakho現在只是一個品牌背後的設計師,這樣會甘心?他想了數秒,然後認真地說:「我覺得現在的生活模式很適合自己,因為巴黎公司相當鼓勵員工在一般情況下準時下班,不少同事在私人時間會搞藝術展覽,而我都準備籌備自己的時裝品牌。」他續言,在Berluti工作可以讓自己加強實戰經驗,曾經為一季的單車褲,四出尋找市面樣板、然後分析研究,最終才設計出一條全新風格的biker褲,「Kris在每季都會給予我們一個大方向,然後不斷修訂,有時候他會在最後一刻放棄我們的設計,像今季本身有一些雲石珠寶,最終不想與鮮明色彩的衣服太撞而放棄使用。我並沒有失望,反而學習到設計時要如何重視整體配搭。」

      Pakho談起自己的工作與家人,總是一臉笑容。
      Pakho談起自己的工作與家人,總是一臉笑容。

      作為僅有在奢華品牌工作的香港人,Pakho坦言亦有很多難關要面對,「語言障礙只要願意學習就能解決得到,但巴黎的居住政策是第一年租屋需要三個月工作證明;這一點倒是花了很多心血時間去找尋找住所。」他又謂,香港人的勤奮精神有可能會被外國人誤解,所以亦需要不斷調節自己的心態。Pakho最想感謝家人支持,「從我隻身到外國工作,他們沒有半點反對,甚至會看時裝騷的直播,又到Berluti店內拍照,不知道的話,會以為整個系列都是由他設計,哈哈!」Pakho談起自己的工作與家人,總是一臉笑容,他說自己對巴黎已經建立深厚情意結,這個時尚夢仍然一直暢通地發展下去。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