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以音樂探索未知的恐懼|專訪獨立唱作音樂人Olivier Cong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以音樂探索未知的恐懼|專訪獨立唱作音樂人Olivier Cong

      96

      相信每個人總會在某個時刻被某一首歌所打動,因種種記憶與音樂所產生的連結,在不經意之時帶給我們內心深處共鳴和觸動。它不一定能夠帶給人氣勢滂礡的感官,但總能在你需要時給你一點幫助,讓你感動、讓你心情變得輕鬆、更甚陪伴你成長。也許這就是音樂的力量吧!為了好好了解音樂的本質,今期 INNER找來了獨立唱作音樂人Olivier Cong與我們一探究竟。

      1

      以音樂療癒師來形容Olivier Cong實不為過,從英國完成心理學學位後,與朋友成立工作室Raven & The Sea,憑著獨特的⾳樂風格獲得 Apple Music 選入「New Artist Spotlight」,活躍於不同藝術界別。

      以音樂訴說段段人生故事

      柔和平靜是我對Olivier的第一印象,如同他所創作的音樂一樣,總帶着一股令人心弦安穩的思緒,像是訴說一段又一段無處安放的人生經歷或故事。「我比較喜愛看書和電影,因而令我嘗試以敍事手法融入音樂創作之中,每當創作一首音樂時亦會思考其結構,因每個故事和電影都有其起伏之處,如何論述一件事,如何表達情感,其都有獨特的流程。故此在長時間的潛移默化影響底下,漸漸習慣將敘述故事的手法融入音樂創作當中。」

      4

      Olivier表示以前曾創作一首名為《What We Talk About It, When Talk About Love》的歌曲,這首歌曲的靈感啟發自美國作家瑞蒙卡佛(Raymond Carver)的同名著作,書中收錄了許多不同的短篇小說,每個故事看似平淡,但其實仿如洋蔥般剖開每一層,才能感受到故事中的動人之處,即使沒法直接透過文字表露,但藉著描述人當下的狀態和刻劃行為去觸動人心。

      1+1+1 大於 3

      談起創作,就不得不提Olivier與朋友所成立的工作室Raven & The Sea,這所本是二人合作的音樂廠牌,因著新朋友Yan的加入,在創作過程上起了變化。「Yan在公司最初成立時已經在此,當時她的身份是一位唱歌導師,在我錄製第一張專輯時給予不少指導,其後我們關係逐漸親近,有許多工作皆會找她幫忙。Yan擅於統籌,比如我在教堂舉行的第一場演唱會,因當時是比較大型的音樂會,需要與不同單位合作,有音響、設計、運輸等,而Yan作為監製身分的統籌下,才得已順利進行。而Terry則是製作人,我和他主要思考音樂會的主題和流程,他是負責管理和構思的角色。Yan則是負責執行的角色,因此《I’m afraid of you》音樂會要是沒他們的幫忙,可說是不可能成功的。」許多人都會忽略製作人的重要性,你可能會發現音樂會中的燈光、音樂、演員效果很好,若沒有監製將其串連,音樂會是不能成功演出的。Olivier補充說到。

      3

      恐懼並不是孤獨的

      在疫情反覆無常的爆發下,原先再平常不過的生活模式亦受到影響,不少人漸漸受到情緒不穩的困擾。就在這時Olivier卻決定舉辦名為 《I am afraid of》音樂會,「因為多了許多時間讓自己思考,慢慢地開始擔心和想起自己所恐懼的事情,當恐懼到了頂點時,就如同洪水猛獸般來襲,往往只能靠睡覺來平復情緒。我發現這個狀態頗有趣,當恐懼湧現時,你可選擇逃避或與恐懼共存。」及後與朋友討論恐懼時,發現大家所懼怕的事,很多都有著共通之處,恐懼並不是孤獨的,因而啟發了Olivier舉辦以恐懼為題的演唱會。

      6

      說到「恐懼」的本質,Olivier則認為是誤解,如同我們常說的恐懼源自未知,「我懼怕家人朋友的離去、死亡或孤獨。但為何會懼怕這些事情?因為對其本身的誤解。例如害怕死亡,因不清楚死後的歸屬在那而懼怕,有人選以宗教作寄托。有人則相信死後會化作能量,在不同地方轉世。有人會認為死後是終點,是無盡的黑暗。因為對其本身的不解才會產生恐懼,當你不斷想像產生的結果和要面對的情況,便會嘗試逃避從而產生恐懼。」也許當誤解被放大,或者當了解得太過深入時恐懼亦隨之而來,好比因與果的循環。

      保持創作的衝勁,是一道人生課題!

      在這個看似停滯不前的時間裏,Olivier亦從生活中學到了最重要的一課。他表示本來打算上年年中打算回英國創作音樂,但礙於疫情而告吹。反而留在香港,開始對香港本土的聲樂有更多了解,開始研究東方配樂的創作手法,因而對自己城市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我發現這是深奧的題材,很值得研究,除了閱讀外國的文學和電影,當中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但不應局限於外國。今年想研究更多東方配樂,對自己身邊的文化有更深入了解的衝動」Olivier 娓娓道來。

      7

      而面對人生方向感到疑惑的時刻,Olivier說到十二月才踏入二十七歲,當時正在進行幾項有趣的工作計劃,也許是想透過繁忙的日程逃避那些不安的想法。「作為一名創作人,最終目標皆是創作屬於自己喜愛的作品。當然幫別人做配樂或為其他合作企劃也是屬於自己的作品,但歸根究底創作的動力應該從自身發出,所以如何保持衝勁去創作是我的人生課題。因此我希望在二十七歲時仍能不斷找到那股動力,無論多少歲仍能保持下去。」不單止是繼續向前行,而是保持慾望和動力去創作。

      8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