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時裝|逆流創業不等於「自殺」:專訪本地日系選物店OKURA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香港時裝|逆流創業不等於「自殺」:專訪本地日系選物店OKURA

      1482

      時裝也好,音樂也好,本地文化總是被形容為「已死」,字眼中充滿着無奈與絕望,但你有沒有想過,「死」的可能是你的心?看着姜濤奪得「我最喜愛的男歌手」,從兩極評價中可以得知很多香港人對本地流行文化不求甚解,更遑論支持;音樂如是,時裝亦如是,當我們嘴裏嚷着香港時裝已死、設計不如別人、行街無衫好買,但其實又有沒有真真正正行出街,去發掘本地的時裝小店?還是繼續碌碌手機,穿梭於各大網購平台裏,堅持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幸運的是,這片土地仍然有着無限可能,在以往被某大集團壟斷的加寧街一帶,藏着日系時裝友的寶庫——本地選物店OKURA。

      OKURA店主Frankie與Cyrus夫妻倆鍾愛日系時尚,二人利用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展開了自己的小生意。
      OKURA店主Frankie與Cyrus夫妻倆鍾愛日系時尚,二人利用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展開了自己的小生意。
      在以往被某大集團壟斷的加寧街一帶,藏着日系時裝友的寶庫。
      在以往被某大集團壟斷的加寧街一帶,藏着日系時裝友的寶庫。

      源於生活的選物店文化

      OKURA店主Frankie與Cyrus夫妻倆自畢業後便一直在時裝行業打滾,也曾經在大集團當過buyer,鍾愛日系時尚的二人利用多年來累積的經驗展開了自己的小生意。「日文店名“OKURA”一字,有『寶庫』的意思,店裏除了服飾,還售賣各式各樣的生活雜貨,就是希望客人來到這裏會有一種尋寶的感覺。」曾經在日本留學的Frankie對日本的時裝文化情有獨鍾,尤其是選物店文化,「在日本的購物體驗與香港截然不同,香港的店舖大多清晰地分門別類,服裝店賣服裝、家具店賣傢俱;但在日本,有很多時裝店都將家品小物與服飾結合,這類型的select shop在香港就很少見。」,對Frankie而言,服裝店最理想的模樣不單純是提供服飾,舉凡生活用品、服飾配件到文具用品都由店主為客人挑選,是結合時裝與生活的一種購物體驗。「客人第一次來到,可能會先留意到這枝筆,下次再來,可能是這個模型,也許下一次再到訪,才會注意到我們的服飾,但這又有什麼問題呢?這樣一層一層地循序漸進,我們與客人建立的關係也更深入。」

      木質的裝潢貫徹日系氛圍;屋子形狀的招牌、柔軟的地毯配沙發,予人一種家的溫暖感覺。
      木質的裝潢貫徹日系氛圍;屋子形狀的招牌、柔軟的地毯配沙發,予人一種家的溫暖感覺。
      m201231-cheryl-077
      m201231-cheryl-144

      在日本逛街,總有一種花多眼亂的感覺,每走進一間選物店,都像進入了一個平行時空,它們有着自己的性格和故事,就如人一樣,一時三刻摸不清,必須花點時間才能好好了解。OKURA同樣有着自己的個性,木質的裝潢貫徹日系氛圍;屋子形狀的招牌、柔軟的地毯配沙發,予人一種家的溫暖感覺;充滿設計感的特色小物遍佈店裏每一個角落,如果它是一個人,大概就是一個充滿鬼主意、讓人猜不透的暖男吧。

      m201231-cheryl-032
      OKURA引進日本手袋品牌ZATTU,手袋採用品牌最著名的物料Microfiber Suede超細纖維絨面打造,不但非常輕身,而且抗磨耐用。 ZATTU BAG $1,980 (左)/ $3,480 (右)
      OKURA引進日本手袋品牌ZATTU,手袋採用品牌最著名的物料Microfiber Suede超細纖維絨面打造,不但非常輕身,而且抗磨耐用。
      ZATTU BAG $1,980 (左)/ $3,480 (右)
      充滿設計感的特色小物遍佈店裏每一個角落,全都由店主為客人挑選,是結合時裝與生活的一種購物體驗。
      充滿設計感的特色小物遍佈店裏每一個角落,全都由店主為客人挑選,是結合時裝與生活的一種購物體驗。
      m201231-cheryl-098
      m201231-cheryl-128

      逆流創業不等於「自殺」

      在寸金尺土的香港開店做生意,對很多人而言與「自殺」無異,是什麼驅使Frankie和Cyrus如此膽粗粗地創業?開店的初心其實很單純,Frankie認為:「香港人對日牌的認識與喜愛從很久以前便開始,然而本地的時裝店無論在風格或是進貨的方向都較為單一,也許是為了迎合本地的口味,導致現時很多香港人對日牌的認識依舊停留在 COMME des GARÇONS、UNDERCOVER、Yohji Yamamoto這些潮牌之上。」相比起店主,他覺得自己更像是一位介紹人,將小眾而又高質的日牌引入香港,將好物介紹給香港人,才能功成身退。「現在每天上Facebook、IG,新事物多到接收不完,在這樣的資訊洪流下,如果我還能夠找到一件讓你『嘩!』一聲的東西,那已算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看似樂觀,但Frankie也坦言,在香港經營服裝店的確困難,他形容很多服裝店淪為「試衣室」,「即是當你在網上看中某個品牌的服飾,然後得悉某些本地小店亦有售賣,於是便到店裏試試身,再以較為便宜的價錢在網購平台入手。」即便洞悉了香港人的購物習性,但Frankie卻並不介意,他認為如果客人因OKURA而認識了一個品牌,即使最後他選擇了到網上購買,自己也算是成功為客人介紹了一個精心挑選的新品牌。從中環善慶街到K11 Musea,再到銅鑼灣加寧街,夫妻倆對三間分店有着不同的感情,中環舊店因業主企硬不減租,只好忍痛割捨,幸好緊接着便有發展商向他們招手,「原本這條街充斥着某大集團旗下的品牌,但發展商不想選擇太過單一,希望引入一些有特色的選物店,於是便聯絡了我們。」二零二零的確是難捱的一年,但也有很多事情在我們不知不覺間默默地改變,也許只要不放棄,總會迎來曙光。

      Frankie與本地新進設計圈子的關係密切,得悉某些本地設計師的品牌找不到寄賣點,便在店裏留了兩道牆,擺放他們的作品。
      Frankie與本地新進設計圈子的關係密切,得悉某些本地設計師的品牌找不到寄賣點,便在店裏留了兩道牆,擺放他們的作品。
      m201231-cheryl-085

      扶植本地時裝幼苗

      要說OKURA是日系,其實也不盡然,因為店內除了數之不盡的日牌,還有兩道放滿本地設計的牆。「自己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Fashion Retailing,身邊亦有很多本地設計師朋友,加上這些來在服裝業的經驗,令我深深明白到在本地做服裝設計其實不難,難就難在你設計了一件衫,也不知可以在哪兒賣。」即使畢業至今多年,Frankie與本地新進設計圈子的關係依然密切,得悉某些本地設計師的品牌找不到寄賣點,便在店裏留了兩道牆,擺放他們的作品;聘請店員也優先考慮本地服裝設計系的學生,因為Frankie認為:「他們熱愛時裝,也很熟悉每件衣物的特性,而且經常和客人分享他們的知識,聊得不亦樂乎;反之大牌子售貨員的嫻熟老練,倒不是我想要的東西。」一個小小的寄賣點,在旁人看來也許沒什麼大不了,但我們都知道,對於本土文化而言,哪怕是多微小的支持,都足以令香港時裝「起死回生」。回頭看着店門外本地插畫家BO LAW那幅鯨魚wall painting,頓時覺得加寧街充滿了香港的味道。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