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STORY|錦昊&Man:傷疤原是美麗的軌迹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INNERSTORY|錦昊&Man:傷疤原是美麗的軌迹

      1694
      11.06.2020
      Priscilla Fung
      Joe Poon
      ON KAM HO NEW ERA T-SHIRT $349 MARKAWARE SHIRT $3,199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ANTS $2,499 ON MAN LEE MATHEWS DRESS $4,299 THE KOOPLES CARDIGAN $1,990
      ON KAM HO
      NEW ERA T-SHIRT $349
      MARKAWARE SHIRT $3,199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ANTS $2,499
      ON MAN
      LEE MATHEWS DRESS $4,299
      THE KOOPLES CARDIGAN $1,990

      心善則美

      古錦昊與潘敏婷(Man)這一對,在時間的歷練中,經歷了許多不同的可能性,錦昊的母親患上精神病,Man放棄從事華麗的時裝品牌要職,雙雙決定踏上傳道人的路,並在抗爭及疫情下仍欣然決定生孩子。

      「我覺得生命是美麗的,因為生命讓我們在這世界上,可以探索許多不同的可能性。」Man劈頭第一句便道出了她對美麗生命的定義,「世界定義美麗有一套流行標準,當年流行什麼,什麼便為之美,時尚以外的便被判為不美。但我覺得真正的美麗,是要加上一點點缺陷,可能不是肉身上的缺陷,可能是人與人之間相處上顯露出的性格瑕疵。」

      由十八歲便從事時裝工作的Man,入行後做過高級品牌,接觸過很多美麗時裝,深知道世界如何量度美。同時間她也參加義工探訪團,見識到這套標準以外的另一種美。

      「那六年工作雖然過得很拚搏,我卻有好幾年一整個暑假到內地或台灣做義工,探訪山區的小朋友,接觸到很多生命,也發掘到我自己原來也有很多獨特在裏面,原來天父給了我很多禮物,像音樂、像做手工,原來我不止可以用在自己身上,也可以那樣的發揮,就好像把這些禮物分享出去。」

      這種跨越原生家庭的生命與生命之間的結連,深深觸動了Man,「那時才二十出頭,我便想我的職業生涯是否這樣繼續走呢?是否一直做時裝做一世呢?我覺得自己可以有更多可能性。」於是,在二十四歲那年,她辭去做了六年的時裝工作,轉向去讀神學訓練,如今成為了傳道人。

      「當然現在懷了小朋友,未來這幾年或許會有不同的轉向,但我期望將來有天帶自己的孩子,去經歷與其他小朋友的交流,我覺得這是很美麗的畫面。」

      人有許多不好,世界有許多不好,但當你在諸般缺陷中注視到美好的部分,那種尋寶般的過程或許才是真正的美麗。「當你的眼目發掘到人的真摯、良善,或真誠,願意分享無私,這些內在的德性,才是真正的美麗。」

      像Man小時候覺得母親不美,隨着歲月過去,人生歷練多了,漸漸發掘到母親美麗的特質,「她對家庭的無私付出,令我覺得很美。或許爸媽老了,他們多了白髮、多了皺紋,但如今眼光有所不同,白髮和皺紋下我看到生命的美,在於內在的那種美善。」

      r18577-1

      傷疤原是美麗的軌迹

      皺紋或白髮,我們都想除之而後快,但若說生命中的痕迹卻很難除掉,「你以怎樣的態度看這些不好的經歷,其實是一個轉化的過程,驟看原本是不好的東西,當你經過五年、十年,它會變成你的生命資產。」Man所說的也是丈夫錦昊的經驗之談。錦昊的母親患有精神病,究其原因,竟與錦昊扯上關係。

      「媽媽會有精神病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小時候太頑皮,我唸喇沙學校,即在新界打架很有名那間,曾經有段時期我趁朋友來訪時我叫媽媽去煮麵給我們吃,然後去偷她的錢跑掉,氣得她七竅生煙。我偷錢去買模型,也試過回學校派錢,因為我朋友不多,便希望藉派錢去結識朋友。」

      後來事情被揭發了,遭痛打一頓自是少不免,卻為往後對金錢的價值觀帶來正面的轉變。直到認識了信仰,更加體會到原來上帝給了他很多美好的東西,生命全在乎你用什麼角度去看事情,不開心的經歷也有美好的一面。「媽媽有精神病,對我來說,是生命中一件很不美好的事情,可是她是一個很好客、很慷慨的人,不知是否因她病的緣故,她很喜歡跟身邊的人打招呼,很容易與人相處。這樣看來,我不應該只看見自己曾經傷害她,也應該看到媽媽的美好。」

      在他剛剛返教會的年代流行夾band,他便與朋友一起去學音樂,後來還教樂器為生,一教便十幾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到社區中心教班的那段日子,「那裏有很多很有心的社工,他們會做一些俗稱『執仔』工作,執一些邊青、吸毒年青人回來,那時我教得最多就是這些年輕人,期間與他們相處和交流,由零開始教曉他們玩樂器,教到去表演。這工作讓我發現原來我可以幫助別人的生命轉向新的軌迹,幫助他們去發現生命的更多可能性。」

      後來,錦昊讀神學,並成為全職傳道人,與Man分別在不同的教會服事,繼續做着生命的工作。「上帝創造人那份美好就是讓他

      們在苦難與歷練當中,看見生命的美,而這份美麗在於你曾經可以是不完美,也可以很破碎。但在時間歷練當中,你經歷到許多不同的可能性,經歷到生命與生命之間的觸碰,那樣你會變化,你會蛻變,結果是可以令你意想不到的。」

       

      給孩子良善的眼界

      《聖經》有一句說話:「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錦昊用這句話來解釋他面對當前香港社會氣氛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心情。「擔憂總會有的,然而每個世代都面對不同的狀況,都各有不同的難處,不管你處於一個怎樣的世代當中,我仍然覺得孩子應該要出生。」

      對比起政治環境、教育制度,錦昊認為父母的身教言教更為重要,「我覺得不能夠過分擔心,如果從信仰角度來說,上帝會在當中保守,反而是你怎樣讓這個生命在這個光景裏孕育,我們作為父母的怎去在身教上或言教上教養好我們的孩童,這一點我覺得比較重要。」

      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特的,Man決定帶孩子來到這世上,好好地體會生命有多美好,去感受這世界的美。「是的,這個時勢很惡,有許多人都會戴上絕望的眼鏡去看未來,可能十年、二十年,你怎知二十幾年後會如何呢?但我可以控制這二十幾年我怎去跟孩子相處。其實對於當代的年輕人,及做父母的,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在惡裏面,你仍然要在孩子面前去表達良善;在許多自私自利的人當中,你仍然教小朋友懂得去分享;在人的冷漠、互不相干的裏面,仍然去教小朋友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理會身邊被社會忽略的人和事。我們就要給予一雙很不同的眼睛,去讓小朋友去接觸這個世界。」

      過去的傷疤可以成為美麗的人生軌迹,醜惡的世情可以成為在黑暗中綻放美善的時機,擁有良善的眼界,其實是每一個世代、每一個人的挑戰。

      ART DIRECTION BY JIFF CHUNG

      STYLING BY NANA WONG

      WRITTEN BY PRISCILLA FUNG

      PHOTOGRAPHY BY JOE POON (THE FUNDAMENTAL WORKSHOP)

      MAKEUP BY BECKY KWAN

      HAIR BY TOTAL STUDIO

      Priscilla Fung
      Joe Poon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