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FOR FEMINIST FASHION | 女性主義與商品自由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F FOR FEMINIST FASHION | 女性主義與商品自由

      157
      01.11.2019
      互聯網

      Sisterhood is powerful

      Join the Feminist Movement

      Vivienne Westwood
      Vivienne Westwood F/W19
      Givenchy的Clare Waight Keller打破品牌百年歷史,初由女性設計師掌舵。
      Givenchy的Clare Waight Keller打破品牌百年歷史,初由女性設計師掌舵。

      美國在今年10月完成人類太空史上首次「全女班」太空漫步,有學者評論認為這是女性主義(Feminist)的新一章。然而有趣的是,曾經說過”Dress like a woman”而掀起女性革命的特朗普,如今大讚兩位女太空人是「十分勇敢的出色女性」,女性所追求的性別平等待遇,在短短兩年間,真的有所改變嗎?回望時裝世界,女性確實漸漸形成一股勢力,像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以及Givenchy的Clare Waight Keller都是打破品牌百年歷史,初由女性設計師掌舵。雖說時裝具有發聲的功效,但始終脫離不了商品銷售的現實層面;在女權當道的消費市場,女性應該以什麼心態去購物?

      2019年秋冬系列為例,Dior邀請意大利女藝術家Tomaso Binga用女性胴體組成的英文字母藝術作品佈置,又推出”Sisterhood is Powerful”的slogan tee,展現品牌一向推崇的女性主義。
      2019年秋冬系列,Dior推出”Sisterhood is Powerful”的slogan tee,展現品牌一向推崇的女性主義。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說出批評女性的言論,以及荷李活製片人Harvey Weinstein四年前被揭露利用職權性侵多名女星之後,#MeToo運動以及一連串女性主義,成為近年時裝界一個熱門關注的議題。以2019年秋冬系列為例,Dior邀請意大利女藝術家Tomaso Binga用女性胴體組成的英文字母藝術作品佈置,又推出”Sisterhood is Powerful”的slogan tee,展現品牌一向推崇的女性主義;又如Vivienne Westwood,邀請被性侵醜聞影響的受害者Rose McGowan擔任模特兒,顯然對職場性騷擾作出有力的控訴。當大家談及女性主義的時候,經常引用西蒙.波娃在《第二性》中寫及的「打扮不僅是修飾,它還表明女人的社會處境。」如果套用她的論點,就算幾千元一件印上口號的T恤,如Dior在2016年讓模特兒穿上”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的slogan tee,為品牌銷售額比同期上漲百分之十七,同樣能夠消除部分人認為時裝用來消費女性主義、抽水的前設,因為它簡單明瞭地穿出女性所追求的自主。

      Yves Saint Laurent史上首套屬於女性燕尾服的”Le Smoking”,無一不是女性地位提升的歷史象徵。
      Yves Saint Laurent史上首套屬於女性燕尾服的”Le Smoking”,無一不是女性地位提升的歷史象徵。

      從一次世界大戰走到現在,女性主義演變不少,Coco Chanel推出的中性風潮設計,將西裝剪栽縫到女裝設計上;Yves Saint Laurent史上首套屬於女性燕尾服的”Le Smoking”,無一不是女性地位提升的歷史象徵,同時讓零售市場提供更多的購物選擇。女權主義學者Naomi Wolf在她的作品《The Beauty Myth》指出,自古希臘時期開始的「美貌崇拜」,在工業發展蓬勃的現代,通過大衆傳媒例如廣告和時尚雜誌來定義社會當下的審美標準。隨着都會女性對兩性平等地位的關注,她們追求個人權益,爭取奪回身體自主權;像Victoria’s Secret股價下跌,就是不欲清一色白皙纖細為美態的框架。

      川久保玲,雖然本身極力否認自己是一名女權主義者,但她認為女人應該藉着自己的思想去吸引男人,而不是為了取悅而賣弄自己的身材。
      川久保玲,雖然本身極力否認自己是一名女權主義者,但她認為女人應該藉着自己的思想去吸引男人,而不是為了取悅而賣弄自己的身材。
      Comme des Garçons F/W19
      Comme des Garçons F/W19

      要論述時裝與女性主義的關係,早已有成千上萬的分析文章;但真正的本義,如同時尚作家Melissa Wheeler所說:「擁抱我們是誰,無論我們風格為何。」又如川久保玲,雖然本身極力否認自己是一名女權主義者,但她認為女人應該藉着自己的思想去吸引男人,而不是為了取悅而賣弄自己的身材。換句話說,不是女性是否能夠穿上男裝,而是她們有能力以任何穿著打扮表達自己,要將女性和男性原先被設定的性別角色中解放。時裝,從來是最快把自己呈現給世界的方式,女性穿得陽剛,又或者是甜蜜的pink colour,就算是plus size的衣服,都可以是時尚的呈現,重點在於個人自由。

       

      互聯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