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萬能爸爸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我的萬能爸爸

      793
      19.06.2020
      Westley Wong
      由撰文者提供

      周日是父親節,本來筆者一般對消費主義延伸的節日都沒什麼好感,覺得只要自己平時對家人好,多加陪伴就已足夠,根本不需要「多嚿魚」。可是,隨着年歲漸長,卻發現陪伴父母的時間不知怎地變得愈來愈少;搬出來之後,跟他們相處對話的時光更是愈見珍貴。所以,這周我決定不談設計,寫一篇我的爸爸。

      我爸爸是一個戰後嬰兒,自小在單親家庭長大,自小缺乏父愛,所以他自小一直很希望能組建一個健全的家庭,給孩子一個幸福成長的環境,而我,剛好就是這個幸福的孩子。爸爸家中共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是家中的孻仔。兒時家裏大小事,不是阿嫲話是,就是大伯說了算,所以縱然爸爸心裏有着多少想法,也只會放在心裏面。到他成家立室後,他一直摸索着如何成為一個好老公和好爸爸,在我回看,他絕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男人。

      然而,我卻說不上是一個好兒子。因為基因遺傳,爸爸三十出頭已早生華髮,自我有記憶以來,爸爸就已經滿頭白髮,也因為我的無知與膚淺,小時候的我言明禁止這個看似「阿伯」的老爸出席學校家長會,以免同學問起。有趣的是,這位「阿伯」雖然老得快,但到了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他的容貌卻沒有太大變化,以我成熟了的審美觀看來,多了幾條皺紋的他還有幾分「靚仔」。反倒是我,自十八歲開始已經開始出白頭髮,不知道將來我又會不會被誰禁去家長會和親子旅行了。

      真男人的親子旅行,是次歐洲之旅也是爸爸第一次讓我幫他Gel頭。
      真男人的親子旅行,是次歐洲之旅也是爸爸第一次讓我幫他Gel頭。

      還記得青春反叛期的一個晚上,家裏為着無聊的升學話題吵架,我比較着誰的家裏有錢,可以供他們的子弟往外國寄宿學校升學,那些同學可能根本不需要好好讀書,控訴自己是「輸在起跑綫」的一群。我還說了最傷人的一句:「怎麼樣都好,以後我一定會做一個比你更好的爸爸,這就足夠了。」説罷,估計爸爸是突然心酸,也想起自己的童年,我從側面看到他流淚了,然後他把自己反鎖在廁所,不願我們看到強人軟弱的一面……

      現在回想起這件事,我真的覺得自己不知所謂。養育之恩,本來就沒有「最好」之分,也不應該以物質作為比較的條件。從小到大,父母對於我的每一個選擇都一直無條件支持,讓我無後顧之憂的去嘗試和闖蕩,我今天的眼界,得到的成就,無一不是他們給予的。我常常跟朋友們戲言,父輩都是萬能的,無論是修水喉換水箱,還是油漆換鎖膽,生活中的大小事,乃至天文地理,爸爸們都能通通搞定;而黃爸爸還自帶畫畫、書法和攝影才能,我是真的自慚形穢。有時候我在想,要是他小時候有適當的培訓和教育,讓其發展潛能,他的設計才能定必在我之上。

      爸爸鏡頭下的我,2016冬攝於劍橋。
      爸爸鏡頭下的我,2016冬攝於劍橋。

      說到這裏,我是真的想跟爸爸道歉:一是年少時的無知與莽撞,傷害了父子間的感情(雖然已經修復);二是這幾年來因為工作而忽略了跟家庭的相處時光,雖然你們老是說工作要緊,不過我一定會重新分配時間和改善。我也希望藉這篇文章跟我的朋友和所有的兒女分享,其實父母的要求真的很簡單,就是看到兒女們幸福快樂,他們很多時候並不需要你們的家用和物質,反而關心和陪伴這種無形的愛才是最實際的反哺。我不確定自己能否成為一個比我老爸更好的父親,因為我知道這個標準實在訂得太高了;但最起碼,我們都可以從今天開始,做父母最好的兒女。

      祝所有好爸爸父親節快樂。

      爸爸的證件相(才怪)。
      爸爸的證件相(才怪)。
      Westley Wong
      由撰文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