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打北宋」汴京茶寮:淺談東方品牌的可塑性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畢打北宋」汴京茶寮:淺談東方品牌的可塑性

      1824
      23.07.2020
      Westley Wong
      由撰文者提供

      從中環E出口步出,急步從畢打街直上,喘呼呼的來到藝穗會門前,眼看馬路的對面的一家「茶寮」,正是我今天最後一個目的地。確認無車,我急不及待橫過馬路,直奔汴京,因為我知道我快要遲到了。今天晚上,我要參學的對象是汴京茶寮的創辦人 –– Justin

      甫進店內,我感受到一種東方氣息,從室內設計、燈光到空間,帶出那種氣息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日系」,而是一種既獨特又熟悉的感覺。想不到只是一道玻璃自動門,就已經隔絕了雲咸街外的塵俗煩囂,讓人平心靜氣。此時,我的氣也不喘了。穿過玻璃門,是一組擺放著茶具、文房四寶和以手寫餐牌的斗櫃,只有半個人高度的斗櫃巧妙的引導了人流到店舖左方的下單處,卻絲毫沒有阻擋進店顧客的視野和減少店舖的空間感,客人下單後順理成章的在店內深處座落屬意的座位,把電腦充電插上座位旁的插頭,享受著茶香,漫不經心的開始閱讀著新一天的電郵 …… 短短幾個步驟,塑造了一個實而不華的品牌體驗。

      汴京茶寮的正門。
      汴京茶寮的正門。

      「隨便坐吖,我搞埋少少嘢先。」Justin儒雅地說道,我便隨意坐在收銀台附近的一個座位。環顧四週,汴京茶寮佔地大概兩千呎,由四個部分組成 –– 落地玻璃吧台,堂坐,茶室和後院。反正Justin還在工作,我趁機借用廁所,從堂坐經過茶室,穿過另一玻璃門後的露天後院,我來到一個跟店內室內設計互相呼應的廁所,這種既隔斷又連貫的空間,實在有趣。更有趣的是,在廁所外看到的汴京,跟在後院感受到的,以及在主店裡不同角落所看到的,有著不一樣的視角,但卻是一脈相承的體驗。

      從我座位看到的堂坐,汴京的員工當時正在打掃,無心插柳的這番景象又別具詩意。
      從我座位看到的堂坐,汴京的員工當時正在打掃,無心插柳的這番景象又別具詩意。

      「我見店裡面都出現不少『瘦金體』的書法作品,其實點解會有呢個概念?」我問Justin。其實汴京茶寮源自澳門,自二零一四年開始,店主Justin以宋代首都汴京為文化載體,創立了這個茶飲品牌。成立之初,Justin邀請澳門書法家莫羲世為店內各處題字,當中包括Menu,相信對瘦金體有研究的大家,一定在社交媒體上看過莫的作品。瘦金體作為宋徽宗的傳世之作,實在與汴京茶寮的品牌形象不謀而合;這種特色不能在傳統日式茶室見到,因為它們一般採用草書或行楷等掛軸,但當「瘦金」掛軸掛在「汴京」茶室,卻恰到好處。

      澳門書法家莫羲世為汴京茶寮製作的Menu。
      澳門書法家莫羲世為汴京茶寮製作的Menu。

      而當問及為甚麼是「汴京」,Justin就給出一個有趣的回答。茶道自公元13世紀,從唐朝經僧侶傳入日本,雖然東方茶道文化傳統在日本蓬勃發展並保留至今,但中華的茶文化的巔峰是兩宋時期,當時更發展出不少品茗技巧和相關行業。Justin大概十年前有幸跟派駐澳門的茶道師傅學習,並成為了澳門首位獲江戶千家茶道認證的茶師。習得茶道知識後,讓Justin重新思考「茶」在華夏文化中的角色定位,決心用一個新方式復興品茗文化,並希望把這種文化輸出國際,故以「汴京」為名,從澳門向世界出發。

      香港有茶莊,也有Cafe,但主打茶道的Cafe(性質上),卻似乎只有汴京茶寮。附加一種價值到一個固有行業之上,從而找到新的市場定位,在設計上我們稱之為「擾動設計」(Disruptive Design),而汴京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筆者認識不少創業家,卻鮮有幾位能像Justin般了解品牌策劃對於營運的重要性,尤其是涉及傳統文化的東主,一般都不著重品牌設計。Justin跟我分享道,汴京營運之初,他已經擬定好品牌的主視覺和調性,因為他知道,跟消費者介紹一個嶄新的體驗必須要有一個鮮明的品牌個性,而這種個性會體現在每個與客戶的接觸點之上。在室內設計方面,筆者看到很多別出心栽的細節,訴說著汴京對於「東方美學」執著,簡單如收銀處假天花旁的抽風口,一般默認的形狀是長方形,但汴京的抽風口卻是幾個分開排列的小方型,把這個平平無奇的功能性設備,變成了帶有淡淡東方美感的觸點;又例如茶室中的樹幹,與天花板的樹枝和諧地結合,帶給人一種深長的意味。原來,當初Justin經茶道師傅的介紹,特意請來日本室內設計師,為汴京設計茶室,所以在汴京的每一個角落,都可以看到江戶千家《一円庵》的神髓。聽Justin說,夜市重開後,他會繼續澳門的做法,把店內設置成為榻榻米,給客人日夜兩種空間體驗。

      「汴京」的茶水間。
      「汴京」的茶水間。

      如果要以一句話來形容Justin這位朋友,我會選擇「勇敢創新的老人」。老人者,指他是一個非常了解華夏文化的茶師,是一個對自己文化很有歸屬感的創業家,也代表了他對品牌策劃的智慧與洞察。創新,則是形容他不會因這種文化歸屬而故步自封,他願意基於茶道傳統作出新嘗試,不管是茶種和產品設計,還是業務上的拓展。而勇敢,則是致敬他於去年10月逆市租下中環2000呎單位創業,還能保持穩定發展的信心與能耐。未來,汴京除了茶飲實體店,也會推出其他產,包括正在研究的有氣茶;Justin希望能夠除了拓展香港業務,還要把「汴京」的品牌推展至海外。

      容許我以Justin當晚的一段分享作結:「我相信只要產品有價值,品牌策劃得好,客人自然會來,畢竟他們的眼睛是雪亮的。」説罷,旋即有幾位客人在門外希望進店光顧,不過當晚已經打烊,唯有明天請早。

      以瘦金書寫的茶室掛軸。
      以瘦金書寫的茶室掛軸。

      最後感謝好友浚朝為我介紹汴京和Justin。

      Westley Wong
      由撰文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