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ÈS最新腕錶 談一場超越時間的設計理念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HERMÈS最新腕錶 談一場超越時間的設計理念

      355
      01.12.2020
      圖片由品牌提供

      時間這回事向來玄妙,它可以是女人的天敵,讓人害怕歲月催人老,風定落花香;亦有人視時間為推動力,每天但求活在當下。那麼愛馬仕呢?時間必然是它的良朋好友,彼此猶如兩生花一直互相在巨輪之中前進,締造優質而永恆的設計,手袋華衣是,手錶也如是。Hermès今季依舊推出令人驚豔的腕錶新品,當中全新Arceau Lift三問陀飛輪腕錶,是旗下首款複雜功能三問錶,而另一款以霸王龍圖案為重點的Arceau Pocket Aaaaargh! 飛行陀飛輪三問懷錶同樣觸目,我們有幸與愛馬仕鐘錶創意總監Philippe Delhotal進行視像訪問,分享其設計概念以及對時間的看法。

      Hermès ARCEAU Pocket Aaaaargh! 飛行陀飛輪三問懷錶的霸王龍圖案,由英國藝術家Alice Shirley所創作。($TBC )
      Hermès ARCEAU Pocket Aaaaargh! 飛行陀飛輪三問懷錶的霸王龍圖案,由英國藝術家Alice Shirley所創作。($TBC )

      愛馬仕擁有自己獨有的哲學和美學,對時間的看法亦然,看看愛馬仕鐘錶的箴言—— “Time, A Hermès Object”便可略知一二,Philippe Delhotal坦言:「時間可以是自由,亦可以是物件,它會令你產生很多情緒,同時可以怎樣運用它;當你忙碌時,可以選擇放慢一點節奏,而不是盲目追隨時間。戴錶亦然,它除了承載工匠所發出的情感,同時一直向它交流,像我經常觸摸手錶,更多是生活的伴侶,它可以讓人了解它們的製造方式和想像力,實實在在是具有生命的物件。」正因如此,品牌的手錶設計重視人類的想像與情感,令時間變得有溫度起來。

      全新Hermès ARCEAU Lift三問陀飛輪腕錶,是旗下首款複雜功能三問錶。
      全新Hermès ARCEAU Lift三問陀飛輪腕錶,是旗下首款複雜功能三問錶。

      眾所周知,三問錶與陀飛輪同樣是超凡工藝的象徵,前者透過三種不同的打簧響聲報時,只需按動錶殼旁的按鈕或撥柄,便能從敲擊的次數得知時間,然而全新Arceau Lift三問陀飛輪腕錶不只結合這兩大元素,當中更加滲入品牌歷史元素,Philippe Delhotal表示:「陀飛輪框架結構形成雙H圖案,靈感來自巴黎Faubourg Saint-Honoré愛馬仕創始店裏的象徵標誌。此圖形以鍛鐵工藝裝飾於巴黎總店入口、店裏的欄杆、樓梯和電梯。另外,這次保留於一九七八年登場的Arceau腕錶設計,經典的輪廓來自帶着馬蹬造型不對稱錶耳的圓形錶殼樣;至於飛行陀飛輪旋繞在馬頸內,則見於六點鐘位置。」個人最欣賞的反而是纖細的鏤空指針,還有讓人聯想起駿馬奔騰的Arceau獨有斜體數字,透過鏤空的錶盤和藍寶石水晶錶底蓋,上鍊機械機芯H1924一覽無遺,加上錶殼、漆面錶盤與鱷魚皮錶帶都是由品牌錶廠與工坊設計製作,從外到內都存在講究的靈魂,亦是愛馬仕一脈相承的「血統」。

      003

      頭部和鱗片以皮革馬賽克工藝製成
      頭部和鱗片以皮革馬賽克工藝製成

      至於賣相充滿漫畫感的ARCEAU Pocket Aaaaargh! 飛行陀飛輪三問懷錶,可以說是繼Slim d ’Herm è s Grrrrr! 工藝腕錶上的棕熊後又一得意之作,「這次同樣加入英國藝術家Alice Shirley所創作的動物系列,霸王龍的設計看起來像是透過舷窗窺視一般,頭部和鱗片以皮革馬賽克工藝製成:數千個精細手工切割的各式皮革磚,被逐一鑲貼,以忠實再現原始圖案。恐龍圓凸的眼珠在錶蓋的內外兩側均可見,是由凸圓形切割的大明火琺瑯製作而成。」說到底,得意有趣賣相的背後,其實聚集了不少時間與心血,最令人驚嘆的是上下頜和舌頭以皮革鑲嵌工藝製成,皮革必須先打薄到僅零點五毫米,然後才拼貼於琺瑯底板上,霧面綠色短吻鱷魚皮縫製的懷錶皮繩,固定在馬鐙造型錶耳上,襯托了整體設計,不得不說,在求快求新的年代,還有品牌用時間建立而成細緻工藝,實在令人敬佩。

      Philippe Delhotal與《明周》進行視像訪問,分享新作設計概念以及對時間的看法。
      Philippe Delhotal與《明周》進行視像訪問,分享新作設計概念以及對時間的看法。

      當問及Philippe Delhotal認為製作男裝錶還是女裝錶較為有挑戰性的時候,他笑言:「當然是女裝錶吧!畢竟女士經常變換自己造型,由早到晚可以穿出不同配搭,我們亦需要設計出多樣化的腕錶設計才能吸引她們。一般男士就相對實際,講求的是實際以及工藝。」他又謂不擔心智能手錶日漸普及,「這是兩種不同範疇的物件,其功能性是不一樣的。我亦會戴智能手錶做運動,但又會戴機械錶工作或出席聚會。如果要我形容的話,它們就像樂器一樣,可以是互補的,並沒有任何競爭可言。」談到疫情之下,Philippe Delhotal有任何下一步的計劃,他緩緩的表示:「當然我都想到訪香港,跟大家花更多時間見面談談,但現實不容許。所以我會選擇活在當下,享受時間的運行吧!」確實,時間的運行其實存在一份未知,但腕錶上顯示的時間,則告訴大家在指針與秒針的互動之間,享受每一個時刻。

      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