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SHE SPEAKS | 專訪台灣設計師Justin Chou:永續時尚其實很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HE SHE SPEAKS | 專訪台灣設計師Justin Chou:永續時尚其實很酷!

      321
      19.08.2020
      由受訪者提供、Nike

      現在談環保和永續,不再是以往老一輩人在救世軍買舊衫,或者紙皮和紅白藍做裙;如今的永續時裝,講究解構、科研和物料的升級再造(upcycling)。近年不少品牌致力往這條路發展,Nike亦不例外,推出“Move To Zero”長期計畫,希望逐步邁向「零碳、零廢棄物排放」的製作,其中新款運動鞋VaporMax 2020便是其中一環實驗。

      與此同時,品牌亦在世界各地尋找志同道合的設計師合作,希望傳揚這場「永續革命」,而台灣的著名升級再造設計師Justin Chou便是其中一個Nike夥伴。《INNER》趁機與他來一場對談,談運動風與永續時尚的結合。

      台灣設計師Justin Chou
      台灣設計師Justin Chou

      INNER:為何你偏愛運動風格?運動風如何影響你的創作?

      Justin:小時候因為《男兒當入樽》(台譯:灌籃高手)而很喜歡打籃球,還讓自己受過大大小小的傷,也很喜歡當中那種超越自己的運動精神,對自己日後的性格也有很大影響。如今的運動風則沒有太多競爭的意味,反而比較舒適,也比較容易穿搭。現如今,球鞋多數是大家的第一選擇,既然你有這麼一雙鞋子,便會想要穿一套配襯的服裝——不僅僅單純的運動服,而是有細節、舒適,卻更有時裝風格的休閒服。

      I:在芸芸眾多運動品牌中,你為何會選擇Nike作為升級再造的「材料」?

      J:Nike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曾經因為一雙Air Force而努力讀書,也因為《男兒當入樽》而認識Jordan球鞋和NBA球賽。後來古著、復古風潮開始盛行,我在高雄第一間古著店看到Dunk鞋款的原型,深深被那藍黃配色的帥氣吸引,也讓我開始喜歡古著風格的設計。從小到大,Nike都是我很喜歡的品牌,也讓我迷上收集球鞋,包括Air Max 95、早期的Uptempo、洛文NBA的限定版球鞋、Jordan等。還有Gary Payton的Air Rift設計,對我而言也算是設計的啟蒙。

      JUST IN XX二〇二〇春夏季系列
      JUST IN XX二〇二〇春夏季系列
      JUST IN XX二〇二〇春夏季系列
      JUST IN XX二〇二〇春夏季系列

      I:你如何看「解構」一詞?你認為「解構」會是環保時裝的核心嗎?

      J:我覺得大家都有點誤解「解構」的意思,覺得「解開再重組」便是「解構」;但對我而言,這是角色或符號調換的過程,譬如椅子透過改變用途,在一整排的椅腳上面放一塊板子成為桌面,也算是解構的過程。服裝亦然,原本藏在裡面的布邊、線頭突然跑到外面,脫離它原始的功能成為裝飾,也是解構的呈現。打破既定框架,把大家原本沒有注意到,或覺得不完美的東西,變成一個正面的主角,我覺得這就是解構的趣味。

      I:除了舊服裝和解構概念,你會使用再生物料製作服裝嗎?

      J:我們基本上會使用周邊的垃圾,重新製成布料再做成服裝,那這個是我們公司的DNA。像塑膠袋這些唾手可得或被當成垃圾的東西,我們也會重新再去使用;另外我們也會跟台灣的回收布料公司合作,像是次東京奧運的制服,也是用Recycle Nylon來做。他們透過回收漁網、尼龍或是其他可分解、可降解的材料去使用,完全是符合我們的設計概念。

      Justin為二〇二〇年東京奧運設計的台灣國家隊服飾,也融合了升級再造概念。
      Justin為二〇二〇年東京奧運設計的台灣國家隊服飾,也融合了升級再造概念。

      I:你認為創新和永續的關係是什麼?

      J:其實我並不將永續的概念看成環保的事情,反而把他當作一種「很酷」的東西在做。透過永續概念和解構改造,我能夠把很多東西變得更獨一無二,有點像是早期八、九十年代我們追求的一種自由,永續、創新就是“one of a kind”!除了JUST IN XX的主線品牌之外,我還創辦了一個名為“Luxxury Godbage”的企劃,將周邊的垃圾或包裝重塑成單品或配飾。現在的時裝製造太多其他廢料出來,像剩下的布、包裝盒、袋子等,那時候我就在思考,如何能運用剩下的東西在做創作,情況有點像煮菜,煮完剩旁邊的皮你能怎麼再運用?我覺得不用丟掉,其實可以留下做很多好玩的東西。

      collage
      collage2
      collage3

      I:你認為環保和永續是時裝的未來嗎?

      J:至少對我的品牌來講,我相信整個核心價值都會從這個方向去走;但我們不會強調「我是環保」,反而希望做很酷的產品。

      I:如果要你將VaporMax 2020改造,你會將它改造成什麼?

      J:我想將這雙鞋子變成一個花器,放點泥土便可以開始種花。我很喜歡把鞋子做成花器,因為它透氣,能幫助植物生長;更重要是植物能一直長下去,和鞋子融成一體埋在土裡,更能體現永續的概念。

      20200804-nike-justin-9356
      由受訪者提供、Nike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