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STORY媽媽|Ginger X Mite:牽絆在於為彼此開啟另一個人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INNERSTORY媽媽|Ginger X Mite:牽絆在於為彼此開啟另一個人生

      528
      05.05.2020
      Joe Poon (The Fundamental Workshop)
      ON MITE SHIRT $1,960 PANTS $2,750 JACKET $5,400 ALL BY DEMO STYLIST'S OWN EARRINGS & SCARF ON GINGER TOP $2,790 SKIRT $4,590 ALL by AGNÈS B. JOHN HARDY EARRINGS $4,245 GUCCI OPTICAL $3,040 STYLIST'S OWN BRACELET & HAT
      ON MITE
      SHIRT $1,960
      PANTS $2,750
      JACKET $5,400
      ALL BY DEMO
      STYLIST’S OWN EARRINGS & SCARF
      ON GINGER
      TOP $2,790
      SKIRT $4,590
      ALL by AGNÈS B.
      JOHN HARDY EARRINGS $4,245
      GUCCI OPTICAL $3,040
      STYLIST’S OWN BRACELET & HAT

      有人說生兒育女等於告別自己的人生,但對Ginger而言,卻是另一個人生的開始。Ginger與兒子Mite創立的花店GINGER & MITE在數年間漸漸廣為人知,Mite亦在媽媽的支持下創立了自己的時裝品牌DEMO,然而對二人而言,最大的牽絆不是品牌,而是彼此的夢想。從母子到生意夥伴,Ginger與Mite一個對內,一個對外,在彼此的人生交會點上擔當着不同的角色,在與他們的訪談中看到的,比起一對母子,更似是一對密友。

      每年母親節兩人都忙得不可開交
      每年母親節兩人都忙得不可開交

      薑,愈老愈辣

      看着如今有子萬事足的Ginger,很難想像從前的她從不渴望生兒育女,在懷上Mite的哥哥前,她叫作Ada,曾為博益叢書、《小明周》及《明報周刊》等擔任平面設計師和插圖師,醉心於自己的創作世界,但當事業正得意的時候,兩個兒子先後闖進了她的生命,同時不幸地都患有哮喘病,為了照顧兒子不得不放棄工作,一當就是二十年的家庭主婦。她卻慶幸自己把工作放得很低,沒有一絲留戀地成為了母親,「絕對、絕對、絕對,好慶幸生下了Mite」。問到有否後悔生孩子時她這樣回答。後來在Mite的鼓勵下重拾自己的夢想,搖身一變成為花藝師,改名Ginger,寓意自己亦如薑一樣,愈老愈辣。

      ON MITE DEMO SHIRT $2,240 GUCCI SUNGLASSES $3,040 STYIST'S OWN EARRINGS ON GINGER AGNÈS B. TOP $2,790 JOHN HARDY EARRINGS $4,245 GUCCI SUNGLASSES $3,040 STYIST'S OWN HAT
      ON MITE
      DEMO SHIRT $2,240
      GUCCI SUNGLASSES $3,040
      STYIST’S OWN EARRINGS
      ON GINGER
      AGNÈS B. TOP $2,790
      JOHN HARDY EARRINGS $4,245
      GUCCI SUNGLASSES $3,040
      STYIST’S OWN HAT

      基因裏的追夢精神

      與其說Ginger得以重拾夢想多得Mite的支持,其實將這種追夢精神植根於兒子生命裏的,正是Ginger本人。Mite小時候曾經就讀知名國際學校,一次被老師要求畫葉子,Mite交上寫滿”leaf”的畫作,結果被肥佬,回家把事情告知媽媽,Ginger不但沒有絲毫責怪,更二話不說幫兒子辦轉學手續,皆因「畫畫沒有所謂標準,學習也不該有固定框架,而學校更不應為小孩設限」。那是Mite第一次從媽媽身上學會了創作應有的態度,「永遠忠於自己,相信自己的眼光」。Mite長大後選擇了走上時裝設計路,Ginger雖然支持兒子的選擇,背後其實心知在香港地從事設計行業並非易事,因此從不刻意培養Mite的藝術造詣,心裏擺明不想兒子走上這條路,卻又不斷給他買畫筆,任由其自由發揮,這種開放的教育方式,或許已奠定了今天的Mite對夢想之堅持。

      Demo為張敬軒的CD封面設計服裝
      Demo為張敬軒的CD封面設計服裝

      亦母亦友

      Mite眼中的媽媽從來沒有「階級觀念」,亦即是沒有架子,兩人既是母子,亦是密友,這種關係從言談之間亦可見一斑。我着Mite形容一下媽媽,他看看手裏的乾花,淡淡然說道,「媽媽就像這束花,又老又乾」,接着就是一陣嬉笑怒罵,Ginger的臉上卻沒有一絲在意,兩人的相處方式令人好不羨慕。對Mite而言,會以番薯代替薯仔煲出紫色豬骨湯的「地獄廚神」媽媽,依然是位滿分媽媽,皆因他從未以傳統的標準去衡量,更重要的是母親所教導的做人態度。

      人總會幻想過母親離開自己的一天,此情此景大多數人都會頓感失去依靠而不知所措,而Mite在意的卻是自己能否將媽媽的花藝事業延續下去,讓更多人欣賞到她的美學概念,大概Ginger於Mite而言,比起對母親的依賴,更多的是對朋友的欣賞。而Ginger則認為不論以後如何,「只要看到花時會想起媽媽就已經足夠」。有時候父母與子女的牽絆,源於開啟彼此的另一個人生。

      WRITTEN by CHERYL LO

      STYLING by NANA WONG

      PHOTOGRAPHY by JOE POON(THE FUNDAMENTAL WORKSHOP)

      MAKEUP by MON

      HAIR by TOTAL STUDIO

      SPECIAL THANKS TO GINGERMITE

      Joe Poon (The Fundamental Workshop)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