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Clare Waight Keller的古怪想法,一個無政府主義女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Clare Waight Keller的古怪想法,一個無政府主義女人

      280
      12.07.2019
      圖片由品牌提供

      相信每個人都有黑暗面,那未必是內心的邪惡,也許只是腦袋裏或夢境中天馬行空的想像。當年Clare Waight Keller仍在Chloé時,那些飄逸的薄紗和清新溫和的色調,帶點波希米亞風格,早已認定她是位內心甜美且率性的女人。2017年轉投Givenchy擔任創意總監時,幻象不出她手中的Givenchy會是什麼模樣,因為當年Riccardo Tisci的暗黑街頭風格太過深入人心。不過事實是,Clare Waight Keller的少女心依然存在,只是Givenchy激發了她內心的古怪想法。

      Clare Waight Keller的少女心依然存在,只是Givenchy激發了她內心的古怪想法。
      Clare Waight Keller的少女心依然存在,只是Givenchy激發了她內心的古怪想法。

      「這是一個無政府主義女人的想法」Clare在後台說道。有趣的是,John Galliano在今季Maison Margiela的Haute Couture上也提起了「無政府主義」。Clare接着說:「我想為自己提升一個層次,把它推向一些帶有戲劇性的。這個無政府主義的女人穿過城堡,在那裏找到想要的元素。我喜歡不完美城堡這個想法,這是我探索這場騷的靈魂和女孩的途徑之一。」

      givenchy-fw2019-ctr-8
      出場是黑白色的tweed和千鳥格,有的被磨爛留下流蘇,有的加入了羽毛。
      出場是黑白色的tweed和千鳥格,有的被磨爛留下流蘇,有的加入了羽毛。
      givenchy-fw2019-ctr-7
      中間出現三套配搭粉紅色的塔夫綢晚裝。
      中間出現三套配搭粉紅色的塔夫綢晚裝。

      整個系列以黑白色為主調,出場是黑白色的tweed和千鳥格,有的被磨爛留下流蘇,有的加入了羽毛。中間出現三套配搭粉紅色的塔夫綢晚裝,其中一套上身被繩索勒緊,像是在城堡中抗議後狼狽不堪的女人,但卻是優雅的。羽毛大量運用在幾套設計上,綠色晚裝密集地佈滿漸變綠色的羽毛,Clare在後台提過:「被困在房子裏的鳥女人。」那些羽毛的位置,原來也是Clare的古怪想像,例如像住在城堡中邪惡女王穿的黑色禮服,裙擺下卻裝飾着白色羽毛,「像鳥一樣的生物,總是棲息在屋頂上」,Clare這樣解釋,甚至壓軸的兩套白色晚裝遊走在浪漫與邪惡之間。

      綠色晚裝密集地佈滿漸變綠色的羽毛,Clare在後台提過:「被困在房子裏的鳥女人。」
      綠色晚裝密集地佈滿漸變綠色的羽毛,Clare在後台提過:「被困在房子裏的鳥女人。」
      城堡中邪惡女王穿的黑色禮服,裙擺下卻裝飾着白色羽毛,「像鳥一樣的生物,總是棲息在屋頂上」。
      城堡中邪惡女王穿的黑色禮服,裙擺下卻裝飾着白色羽毛,「像鳥一樣的生物,總是棲息在屋頂上」。
      info@imaxtree.com
      info@imaxtree.com
      壓軸的兩套白色晚裝遊走在浪漫與邪惡之間。
      壓軸的兩套白色晚裝遊走在浪漫與邪惡之間。

      Clare Waight Keller的黑暗幻想在今季得以放縱,但那些穿插其中的粉色和羽毛,以及像婚紗般的禮服,似乎仍然按耐不住她那份甜美的個性。

      圖片由品牌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