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Women’s Festival Hong Kong:當一個「神奇女俠」!寫一封給自己的信|與填詞人王樂儀&詩人洪曉嫻對話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Women’s Festival Hong Kong:當一個「神奇女俠」!寫一封給自己的信|與填詞人王樂儀&詩人洪曉嫻對話

      143
      19.08.2021
      由受訪者提供
      1200-x-628-pixels3

      疫情和其他社會陰霾下,我們此刻在香港生活並不容易,身心總需要點調劑,幸好的是Eaton HK聯同Sally Coco及女影香港合辦的女人節(Women’s Festival Hong Kong)宣佈了於8月21日至29日大熱回歸,以「神奇女俠的新世界準備指南」為主題,引領我們從「神奇女俠」的另類角度探索自我、反思社會,由當下檢視過去,再大膽構想新世界。

      「在埋怨或悲嘆現況如何惡劣之外,我們想看看如何讓未來變得更美好。因此,我們由一開始的『末日生存指南』構思,轉為『如何創建更美好世界』的一個準備指南。我們覺得,當世界分崩離析時,對於過去或當下的反思比以往任何一刻都更為重要。希望透過思考,我們能找到更具創意的另類出路。」女人節三位創辦人之一黃鈺螢(Sonia Wong)這樣說。

      patrick-tomasso-oaqk7qqnh_c-unsplash

      其中兩個由梁愷昍婦癌基金會贊助的書信寫作坊,可以說是走進大家心坎的一個節目:由填詞人王樂儀主持的「道歉信寫作坊:何用對不起,原諒我自己」和由詩人洪曉嫻主持的「情書寫作坊:給十年前、後的自己」,INNER有幸與兩位對談,看看她們如何帶領大家親手寫一封給自己的信去道謝、道歉或道愛,用文字治癒心靈。

      Y:Yvette王樂儀、K:Kitty洪曉嫻


      INNER:為何會有舉辦書信寫作坊的想法?

      Y:主要是受香港女人節邀請,以書信體邀請參加者書寫自己比較私密的經驗與情感。以往我有辦過一些寫作工作坊,當中也包括書信體。譬如,透過寫信給家中物件來表達離家的感受,或是透過寫信給陌生的人,來嘗試各式各樣與人的遇見。

      K:我之前未做過寫作工作坊,但舉辦過與詩歌有關的「文學之夜」工作坊,當中會邀請參加者回溯自己的經歷,從中思考當時的感受,留意有甚麼是當時沒有發現、現在才發現的。我們城市人過得很急速,快速的步伐不容許我們停下來思索自己的從前;因為要討論未來的話,我們必須回潮過去。

      填詞人王樂儀
      填詞人王樂儀

      INNER:參加者會在工作坊做甚麼?你會如何引導大家?

      Y:會先透過一些相關的文本,例如Anaïs Nin與亨利米勒之間的書信、蕭紅、陳雪的書信等,來與大家一起討論,同時誘發更多分享,可能是有關各種關係上的錯誤,或者自己的路上的錯誤。很多時候作為女生,在世界的大環境之中,屈從、沉默、疑惑、背負太多責任、不夠信心作出決定,或是無法輕易相信自己的直覺,以致我們更多時候需要原諒自己。

      K:我會跟大家做一些關於“anger”的討論:甚麼時候我們會感到憤怒?負面情緒從何而來?所有情緒例如恐懼、悲傷、挫敗、脆弱,都與成長經驗有關,所以與自己對話是一個與自己和解的過程。所以情書這個媒介可以讓我們當「自己」是一個對象,而不是平常的喃喃自語,同時提醒我們要「愛自己」。

      neonbrand-ak5c5vtch5e-unsplash

      INNER:你有沒有一些「不能原諒自己」的經歷?

      Y:可能小時候比較多,長大盡可能都不讓自己後悔。即便做了一些所謂「錯」的、不乎大眾所望的決定,我都視之為了解自身與世界的關係的契機。較年青、中學的時候,試過因為想親近比較受歡迎的群體,而背棄了一位朋友。多年後在某個電視節目中見到她,也想起那時候的幼嫩,以及自卑。有朋友問我會不會再找她,我想,暫時也不會了。可能這是我成長中必經的課題,以致我現在反而不會著緊所謂的從眾、受歡迎。不過,可能時機到了,就會重遇她。

       

      INNER:為甚麼這次工作坊的寫作對象是自己?

      Y:對他人做成傷害的同時,也是對自己做成傷害。為甚麼容許自己做了那些決定、回應、行動?所揭示的是甚麼狀態?再者,如前所說,很多時候,我們都比較對不起自己。比較無法隨心所欲。

      thought-catalog-505eectw54k-unsplash

      INNER:你覺得文字擁有怎樣的力量?寫作可以如何治療我們?

      Y:其實很多事情我們都知道,只是無法解釋、無法言說。文字,可能是讓我們解釋、梳理事情的方法。當你可以把無以名狀的事情提供說法,自然可以明白多一點。可能並不是治療,而是明白,從而我們可以諒解。

      K:文字擁有強大的治癒和梳理自己的力量,當我們書寫的時候,我們會敲問自己的內心:為何我會有這樣的感受?我認為寫作不能一時三刻就治癒我們,但可以整理混亂或複雜的狀態,寫作講求邏輯,但同時有感性的部分,通過這些寫作,兩方面結合下,可以修補和讓我們回到過去的場景,就有新的發現。

       

      INNER:你如何形容你與文字的關係?

      Y:表達的方式。

      K:文字一直引領我思考生命中甚麼是最重要的。最近和女兒玩文字遊戲,我和她在天台看流星時一同想像天空和星星,她說「星星在宇宙中浮,就像我們在大海中浮游」,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比喻。文字就是這樣:為抽象的概念(例如經驗和情緒)補足,這些概念只以印象的形態存在,我們難以呈現出來,但文字就可以寫下它們,讓我們在將來的日子可以回想,也與人產生共鳴。

      道歉信寫作坊:何用對不起,原諒我自己

      日期:28/8/2021

      時間:16:00-18:00

      情書寫作坊:給十年前、後的自己

      日期:28/8/2021

      時間:18:00-20:00

      地點:香港九龍彌敦道380號Eaton HK

      Women’s Festival女人節

      網站:www.womensfestival.hk

      由受訪者提供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