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 BLOOMS | 從Fendi到Dries Van Noten,何以時裝界如此鍾情花藝師Azuma Makoto的作品?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STYLE BLOOMS | 從Fendi到Dries Van Noten,何以時裝界如此鍾情花藝師Azuma Makoto的作品?

      179
      15.04.2020
      互聯網、AMKK

      花卉之美大多來自其溫柔婉約,卻總有人反其道而行,走出一條華麗的岔路。來自日本的花藝師東信康仁(Azuma Makoto),憑其創新的視覺與天馬行空的想像,以花繪畫出一幕幕震驚的故事,重新制定花藝的標準。時尚品牌鍾情這種離經叛道的技藝,爭相與他合作。何以時裝界如此鍾情於他?不用深究原因,只因他的作品便是答案。

      東信將巨型花束放置氦氣球上,任由它脫離地心引力飛至宇宙邊際。
      東信將巨型花束放置氦氣球上,任由它脫離地心引力飛至宇宙邊際。

      花卉易逝 風格永存

      我們常說“fashion fades”,在花藝師的世界更是如此,東信深明「花無百日紅」的道理,反而將花卉衰敗的過程轉化為獨特美學。二〇一四年,他將巨型花束放置氦氣球上,任由它脫離地心引力飛至宇宙邊際,並駕著攝影機,拍攝花束在缺氧狀態下凋零;二〇一六年,他一把火燒掉自己的插花作品,紀錄充滿毀滅性的美麗。他那些看似毫無道理的荒誕行為中,隱隱藏著深沉的哲學思維。他創作的不僅僅是實在的插花藝術,後續的更是華麗的表演、行為藝術,借花卉敘說生命無常。

      火燒自己的作品,再紀錄過程,不僅僅是花藝,而是行為藝術。
      火燒自己的作品,再紀錄過程,不僅僅是花藝,而是行為藝術。
      燃燒中的花,別有一番帶毀滅性的美態。
      燃燒中的花,別有一番帶毀滅性的美態。

      只是生死輪迴,雖花卉瞬間消逝,它們卻在東信的紀錄和創作下晉入永恆。我們也說“Style remains”,在花藝師的妙手之下更顯夢幻。除了紀錄衰敗,將剎那封存也是他的拿手好戲。二〇一五年,他將五千朵鮮花以真空方式保存,並將這些花聚集透明花柱,也凸顯他想將轉瞬即逝的美麗留住的強烈渴望。當然,時裝界無所不知的Dries Van Noten冰封花束,背後概念亦如同此理。「將花置入極端環境,大概能讓他們綻放不一樣的美麗。」玫瑰、雛菊、百合、風信子、鬱金香,奼紫嫣紅開到極致,花卉在東信手下化作荼靡前被冰封在天橋上,配合那年大鳴大放的花卉印花,那種大鳴大放的確讓人驚喜。花藝師東信,從此成為時裝界炙手可熱的藝術家之一。

      二〇一七年春夏季的Dries Van Noten時裝騷,東信的花絕對畫龍點睛。
      二〇一七年春夏季的Dries Van Noten時裝騷,東信的花絕對畫龍點睛。

      化身千萬 時尚與花藝聯乘

      他其後又與Opening Ceremony合作,重塑Dries Van Noten天橋上的“Block Flowers”,以透明樹脂封住花朵,成為時裝愛好者搶購的藝術擺設。而其實早在二〇一二年起,東信便與各大品牌的櫥窗和pop up store提供花藝設計,Hermès的「時之庭」、Salvatore Ferragamo的「綠牆」、Fendi的“Fur Tree”,皆是他與不同時裝品牌聯承的經典創作。

      二〇一二年,東京Hermès化身夢幻溫室。
      二〇一二年,東京Hermès化身夢幻溫室。
      二〇一六年,東信為Fendi創作“Fur Tree”,以皮草製作日本國花櫻花。
      二〇一六年,東信為Fendi創作“Fur Tree”,以皮草製作日本國花櫻花。

      東信接受訪問時曾說過:「花卉的特質是,他們每天都在變;於花而言,一日更勝十年——這可以是觀看人生的態度。看無數次花,我從不厭倦。」於時裝而言,又何嘗不是?

      花藝師東信康仁(Azuma Makoto)
      花藝師東信康仁(Azuma Makoto)
      互聯網、AMKK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