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變失業?看時裝學生如何殺出重圍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畢業變失業?看時裝學生如何殺出重圍

      224
      02.07.2020
      互聯網

      時裝界飽經疫情摧殘,一場歷經半年的新冠肺炎大流行,殺全行一個措手不及,各個品牌的銷售固然大跌,但狀況最慘烈的,還是初出茅廬的時裝設計系畢業生。如此環境下,莫非真的「畢業等於失業」?

      疫情期間,畢業生未必能夠善用學校資源,只好用「土炮」 方法展示作品。
      疫情期間,畢業生未必能夠善用學校資源,只好用「土炮」 方法展示作品。

      疫症橫行,普通大學學系尚且停課兼轉網上教學,時裝學系卻不能如此輕率改變——四年磨一劍,畢業生整個學年都為畢業騷(Graduation Show)準備,今年卻不幸取消。《Fashionista》、《The Guardian》等訪問SCAD、Fashion Retail Academy等時裝學府學生,他們均表示異常失望,「你把這幾年的全部心血都投放在畢業作品上,為的就是要在天橋上大放異彩,來到最後關頭,唯一的展示機會因為疫情而湮滅,怎能開心起來?」他們失去的,除了是展示畢業作品的最後機會,同樣也失去了為自己宣傳、讓人賞識的機會。

      在網絡展示作品,是其中一個比較有效率且直接的方法。
      在網絡展示作品,是其中一個比較有效率且直接的方法。
      去年的Central Saint Martins畢業生Fredrik Tjaerandsen,便是因為畢業騷在時裝界一鳴驚人。
      去年的Central Saint Martins畢業生Fredrik Tjaerandsen,便是因為畢業騷在時裝界一鳴驚人。

      須知道各大時裝學府的畢業騷,座上客除了學生的親朋戚友和教職員,更有不少是到場發掘新貴的品牌代表和連鎖時裝店買手;尤其在著名時裝學府如Central St. Martins、Parsons等的畢業騷場,JOYCE、Lane Crawford、Opening Ceremony,甚至是LVMH、Kering等集團的代表亦會到場!曾經與某品牌的買手朋友閒談,他指部分品牌會特地設置尋覓“new talents”的buying團隊,專門在時裝比賽、畢業騷等地方尋找「新貴」。因此,於學生而言,沒有畢業騷,等於失去了曝光率最大的活動,同時明珠蒙塵的機會亦會遞增。

      當然,「食慣腦」的時裝學生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3D排版和動畫對時裝學生而言,已經是「手版眼見功夫」。
      3D排版和動畫對時裝學生而言,已經是「手版眼見功夫」。

      3D動畫展示更是現在呈現時裝作品的新潮流。3D動畫展示更是現在呈現時裝作品的新潮流。

      立即想到的當然是網絡展示,但用什麼方法?這是個問題。最簡單的莫過於公開自己的設計圖,從mood board、草圖到服裝的造型照,放上網任君觀看——但想來沒有什麼獨特性。也有學生選擇在Zoom、Skype等視像會議程式上,或甚至在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上開直播,公開解說自己的設計理念,並透過鏡頭拍攝製成品。甚至有學生因為當下的「風頭火勢」,特地去學習3D動畫製作、3D繪圖等專業,藉此以更新穎多元的方式展示畢業作品之餘,她更說:「多學一點專精的技能,即使將來不能在時裝界找到工作,仍能有更多就業機會。」甚至更有學生因疫情期間「限聚」的關係,需要親自上陣為自己的畢業作品擔任「模特兒」!

      時裝設計講求創意,創意就是在絕處找到逢生的方法。「畢業等於失業」?也看學生們會否就此認命罷了。

      互聯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