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STORY 戰|「幸福傳聲基金會」林海與Kerry:疫情,也是一場靈性爭戰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INNERSTORY 戰

      INNERSTORY 戰|「幸福傳聲基金會」林海與Kerry:疫情,也是一場靈性爭戰

      1518
      08.04.2020
      PRISCILLA FUNG
      Joe Poon (The Fundamental Workshop)
      BLAZER $TBC SHIRT $TBC PANTS $6,200 ALL BY FENDI GLASSES BY STYLIST OWN
      BLAZER $TBC
      SHIRT $TBC
      PANTS $6,200
      ALL BY FENDI
      GLASSES BY STYLIST OWN

      以聲音爭戰

      聲音,可以帶來什麼力量呢?有人說,當生命走到盡頭,意識流逝,聽覺會是最後消失的感官。

      林海(Andrew)與陳祺萱(Kerry)共事八年多,三年前一起成立「幸福傳聲基金會」,為的是透過聲音去關懷和醫治患病、心靈受傷的人,這份使命源於Kerry於二〇〇三年患上一個叫再生障礙性貧血的罕見病,導致造血幹細胞損傷,骨髓增生不良,每三至四個月要靠輸血維生,她也曾接受過激素治療,卻沒有成效。到最後,竟然是「聲音」拯救了她。

      生死之間聽見一把聲音

      Kerry患病的十幾年間,一直如常上班、定期輸血,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一度徘徊於生死邊緣。當時她代表前公司到美國出差,有一晚與Andrew外出用膳後,突然在街上失去意識,倒地不起。「當時我知道Andrew在努力的抬起我,但我完全失去活動能力,腦海中開始『回帶』,一幕又一幕的片段由童年、讀書時期依序浮現,雙腳由趾尖開始感到冰冷,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彌留之際,Kerry遇上超自然的經歷,「當時我的意識已不知飄往哪裏去,忽然見到一個十字架,有血從十字架上面淋下來,我感到有點害怕,然後有一把聲音對我說:『我想救你,你是否願意?』那一刻我竟然衝口而答:『我不願意。』」

      DRESS $24,500 BELT $3,700 SANDALS $6,900 ALL BY VALENTINO
      DRESS $24,500
      BELT $3,700
      SANDALS $6,900
      ALL BY VALENTINO

      擁有信仰的她,相信那聲音來自耶穌,「我活着已經受夠了,每三個月要靠別人的血維生,像一個寄生物,身為上帝的女兒,我低賤到連作為一個人的基本尊嚴都沒有,我為何還要生存下去?」

      Kerry的家庭背景也是她失去生存意欲的原因之一,「自小爸爸與別的女人組織家庭,媽媽一向說我的誕生是一場意外、是負累,我的存在其實不帶任何貢獻。」

      當她對那把聲音回答「不願意」的那刻,她想到自己曾經在患病之初主動尋求牧師為自己祈禱得醫治,到今日耶穌在她面前說要救她,她竟然拒絕,那刻才明白她一直以來將自己的真實感受包裹得很嚴密,主卻知道,所以故意問她。「祂再次問我:『我用我的血救你,你是否願意?』這次我無法拒絕,『你要救便救吧,即管看看以後會怎樣。』」

      那次醒來之後,Kerry漸漸康復過來,「起初半年也輸過兩次血,其後再也沒有,直到今天。」

      二〇一五年四月,尼泊爾發生嚴重地震,Kerry和Andrew與所屬機構團隊親赴當地參與災後關懷工作,由於災後衞生情況惡劣,一行人回港後足足肚瀉了一周,「其實醫生理應不批准我去尼泊爾,因為再生障礙性貧血患者缺乏免疫力,很容易受感染,但我還是堅持要去。當我去到災區,目睹當地人不但缺乏衣服,還得在泥堆中拿東西吃,我心痛極了。」令人心痛的不只是災後畫面,更是Kerry這份關愛別人的心,即使在自身有難的情況下,還堅持去關懷比她處境更嚴峻的人。

      從尼泊爾回來之後,她的身體情況竟逐漸好轉,「以前我一直有個習慣,就是檢查自己的掌心,正常人會帶血色,我卻是全白的,當我看見掌心夠白了,便知道自己是時候去輸血了。」有天她忽然又聽到一把聲音,叫她望望自己的掌心,於是她一看,「居然是紅色的,那是血細胞的顏色。那聲音對我說:『It’s my blood,你以後流着的是我的血,你不必再靠別人的血了,no shame。』」這個纏繞她多年,醫學上無法治好的罕見病,竟然被這把「聲音」治好了。

      基金會將防疫物資送贈到社區中心及關懷機構,並攜手合作一起派送上門。
      基金會將防疫物資送贈到社區中心及關懷機構,並攜手合作一起派送上門。
      聲音 改變生命的力量

      血細胞在身體裏流動的溫熱感,對Kerry來說是一種重生的記號,告別過往冰冷的十年,告別內心苦毒的日子,取而代之的,是用「聲音」去關懷的使命。二〇一六年,Kerry和Andrew這兩位合作無間的戰友,一同離開所在的機構,一起成立「幸福傳聲基金會」。

      「為什麼起名為『幸福傳聲』,因為是聲音將我醫治,並從死亡邊緣救回來。我自己首先領受到耶穌對我的關懷,無論我有多苦毒、有多作賤自己、有多不原諒自己,祂是第一個對我說:『我要救你』。我要將這把聲音,這種轉化生命的救贖,從媒體製作、關懷行動等傳開去。」

      當生命走到盡頭,意識流逝,聽覺是最後消失的,聲音是為人帶來最後平安的途徑。「幸福傳聲筒」是他們的第一個項目,是專為長期病患者、病者家屬及臨終者而設的一部MP3播放工具,裏面收錄了許多個生命故事及詩歌,Andrew形容為一個流動的關懷平台,「聲音的陪伴對於病患者而言會很窩心,而且關懷不是單送一份禮物而已,更重要是陪伴。」

      關懷別人,最大收益的其實是施予者,「不是我們付出多少,而是我們的生命因着與別人的相遇,而有所提升。」能關懷且被接受,Kerry感到是一種榮幸、一種幸福,「生命不是一個個案,不是open and close的file,生命是彼此建立關係,『同行』這個字或許被用濫了,其實同行是一生之久的,即使中間有執拗、偶爾會unfriend,但關係建立了就不會改變。」

      義工們消毒雙手、換上清潔制服、戴上手套及穿上腳套,將捐贈者送來的口罩分成小包,分送到社區不同有需要的羣體。
      義工們消毒雙手、換上清潔制服、戴上手套及穿上腳套,將捐贈者送來的口罩分成小包,分送到社區不同有需要的羣體。
      img_7570

      五餅二魚 共享才會有餘

      作為一間資歷年輕的NGO,疫症發生適逢於基金會準備搬遷之際,財政資源百上加斤,然而他們在這兩個月以來仍堅守着補給和救傷的崗位,不斷的籌集防疫物資,派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最初我們團隊自己也不夠口罩,很快就得到來自本地及外地的朋友幫忙,然而我們成立基金會的目的正是在天災和困難裏關懷別人,我們怎能獨善其身呢?於是我們將手上的口罩捐出去,有多少捐多少。」Andrew引用《聖經》中五餅二魚的概念,「不是你擁有很多才去付出,而是你願意付出多少,最後你也會得到多少。」

      五餅二魚果然發生了,基金會在一位家長穿針引線之下,得到759阿信屋將四萬幾個口罩全數捐給他們,「於是我們將這些口罩透過我們的電台節目開放給獨居、雙居長者、基層人士、病患及SEN孩童申請,獨居長者及行動不便者更由義工上門送贈。記得一位伯伯因要照顧患病太太,也要外出買餸,卻沒有口罩,當收到我們的口罩之後,感動得流下男兒淚。還有婆婆因為收到口罩,鍥而不捨地打了四、五次電話要聯絡我們,為的是要親口道謝。」觸動人心的小故事還有許多,使Andrew感受到將關懷送上門的重要性,「特別在大家為省口罩而不外出的日子,上門的一聲問候、聆聽一下對方,能讓人釋放心頭的重擔與壓力,甚至有公公婆婆捨不得義工離去。關懷不單是物資的層面,更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繫。」

      在物資搶購戰的煎熬下,人們變得容易彼此怪責、互相批判,Andrew引用一句即使非基督徒都會明白的話:「『不法的事增多,愛心減少』,當世上不公義的事情愈來愈多,人們感到沒希望,愛心便愈來愈少。但人與人之間的愛必須重新connect,才有力量打這場逆境戰,基督教強調信望愛,其中最大的是愛,疫戰當中我們的力量除了來自上帝的愛,也來自人與人的愛,這份力量能夠跨越苦難。」

      疫情  也是一場靈性爭戰

      疫症帶來資源不足的問題,有些人會展現出人性的光輝,也有人會趁機發災難財,炒賣物資。Kerry形容,這是一場與自我靈性的爭戰,「大家都害怕,你怕不怕?大家都去搶,你搶不搶?當大家都缺乏的時候,你會選擇去慷慨嗎?」

      Kerry坦言自己也有過恐懼,內心交戰,「一月底的情況,實在令我看不到盼望,但我很相信《聖經》所說的:在愛裏沒有懼怕。我必須要堅持盼望。」

      聲音會帶來力量,去堅定你的信念,「必須要用『聲音』去告訴自己,要堅持相信,我信愛可以誇勝一切,愛不是老土,所以要不斷開聲告訴自己,像一種宣告。愈在你不信的時候,愈要開聲多說幾遍,說一次不信嗎?說第二次、第三次,你會漸漸相信。」

      人們提到以小擊大,很多時會引用《聖經》裏大衞擊退巨人歌利亞的故事,「人看的對比是大衞很細小、歌利亞很高大,大衞看到的卻不是歌利亞有多大,而是上帝最大。」對比現況,Andrew看到的也不是疫症有多大,而是上帝有多大,「困難很大,但你是否相信上帝最大?靠着上帝必定會誇越這個困難?」

      當再多的錢也幫不上忙、再多口罩也未能帶來絕對的安全感,Andrew認為困難的時候,也是人性逆轉的時機,「苦難當中,人會開始重新檢視生命的價值及優先次序,所以最困難的日子,也是最有希望的時刻。當無所倚靠、無法自救的時候,可以想想到底力量從何而來,而基督徒的力量來自與上帝的關係,當你絕望的時候,你知道有位上帝愛你和幫你。」或許你正忖量着能付出多少,其實關懷別人,可以先由一小步開始,甚至由改變心態開始,「去愛一些你很少留意的人,甚至去愛你不喜歡的人。這場疫境戰中我看見許多人在愛裏連結起來,我覺得我們已經朝着勝利的方向進發。」

      PRISCILLA FUNG
      Joe Poon (The Fundamental Workshop)
      留言
      此Fashion Show之延伸閱讀
      返回Fashion Show
      INNERSTORY 戰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