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Rhonda
      熱門文章
      Rhonda
      在台香港人 在港台灣人

      一天一見識

      225
      17.02.2020
      由作者提供

      我曾經在台北讀書,生活過差不多七年,之後回港,工作那一段日子,斷斷續續往返港台也不下數十次,所以說,台北真算是我第二個家;宜蘭卻是另外一回事。香港人眼中的宜蘭,山明水秀,台北人眼中的宜蘭,好山好水,我也是抱着這麼一個尋幽探秘的心情來的,只是這次不是來玩,所有事得要重新部署重新適應;

      很喜歡慢賞宜蘭的雲景,單是一個90度角位,已是兩副景象!黃昏時份,太陽光穿透雲層,更令人目眩。
      很喜歡慢賞宜蘭的雲景,單是一個90度角位,已是兩副景象!黃昏時份,太陽光穿透雲層,更令人目眩。

      我們一家四人兩貓活端端就是一個新移民家庭。

      初來埗到,一下子便見識到這個地方的強烈個性。宜蕳正正位於花蓮樓上,廣大平原一側緊靠太平洋,雨多,颱風也多。本地人聞颱風色變,房東甚至叮囑過我,天台盡量不要放置太多花草盆栽,否則颱風一到,盆子多重也會被強風抽起砸碎,「到時你後悔不及了。」他搖着頭說。有時候,開車途經一些舊房子,更會看到人們就連窗框外也加裝一道鐵閘防風防雨,心想:「那麼誇張!」夏天颱風來了,屋外的鐵馬被扯開,大樹搖來搖去,門框上方原本緊閉的木窗也被風扯起不斷「啪啪啪」拍打牆身,還不時聽到風嘯,我倒不驚,只覺有點像回到小時候香港刮起十號風球,大人小孩留在家裏邊聽着屋外風聲邊戀着屋內梳化圍爐看電視的況味,好懷念。雨隨風來,即使不是颱風,宜蘭也是多雨的,多到能夠自給自足人們用水!雖說這十年氣候變化以致這裏降雨量現已減半,可是冬季季候風啦!春天梅雨啦!夏天颱風啦!要不綿綿密密下雨要不天濛濛灰雲壓頂,都幾煩人,唯一盡興的,大抵是我那一雙長雨靴,幾乎隔天便被徵召上場。

      然而,雨再大風再猛也遠不及另一種自然力量凶險。

      台灣東北地區(即是現處的宜蘭和下面的台東花蓮)分別跟環太平洋地震帶,以及菲律賓地震帶相連接,地震本屬尋常。來了之後,我親身經歷過一場來自花蓮的六級地震,不要以為震央不在宜蘭,威力就不大,當時事發突然,台北也能感受深深的地震搖動,餐廳食客猛然跑到街上,街上途人左顧右盼,大家驚惶得面面相覷;我家呢!廚房抽履通通被推開,客廳一盞大吊燈變成一隻沒人坐的鞦韆呈90度飛擺,屋內人及時撲出屋外,卻又醒覺正在開火煮麵,馬上搶回入內熄火,嚇個半死。這次之後數月,又來一次清晨時份地震來襲,我醒來耳邊傳來一陣好深好沉的「呼~」聲,隨即便搖便震,朋友說那是地嘯聲!地殻在叫了!地震可怕,強震之後,十數秒之間的「空窗期」更可怕,周遭dead air彌漫着一股濃濃的氣氛,人人均怕下一波餘震,會承受不了……!暴風雨和地震叫人害怕,雲卻溫柔可愛得多,它們變化萬千,眼睛根本無法飽覽全景,實在變得太快太虛幻了。有一朝早,正在天台埋頭整理花草,大兒子驀地指着十棟房子外的天空說「黑雲來了」,隨着「了」字的尾音,黑雲瞬間已來到我們頭頂,雨跟着來,連隨跑進屋內還幾乎來不及呢!

      看天做人,是宜蘭人的生活寫照,大家日復一日,戰戰兢兢卻又樂天知命地向前推進。

      一見到白鷺絲我就開心,當天心情好,見了會更好,心情壞,見了也會變好。
      一見到白鷺絲我就開心,當天心情好,見了會更好,心情壞,見了也會變好。

      不難想像,宜蘭生活節奏緩慢,有多緩慢!就是去銀行開個戶口,職員猶如置身電影的慢動作之中,每動一下也可以秒算!待辦好程序成功開戶,又是時候趕回去接小孩放學,這裏的香港朋友經常開玩笑「住在宜蘭,一天只能處理一件事!」,正是這樣。然而,慢歸慢,初來報到,我們尚且懷着旅客心情遊逛幾米火車站𠲍𠲍噹公園,逐處打卡,一日易過,對於習慣忙忙忙的香港人來到,筋骨盡鬆,不過,若要長住於此,就不得不好好將時間再分配,不然日子一天天地彷似細水般流過,很快流光!

      當務之急是為自己和家人訂立一個簡單的生活日常時間表。

      台灣中、小學校一般都是8點上課,但斷不能似香港學校,夠鐘才到校。這裏是由班主任自行決定學生到校時間,通常7:30-7:45不等,提早到校,一來學生不用「滾水淥腳」衝關進校門,二來可以安排他們先打掃一下課室走廊等等,好讓身心作好準備上課。大仔一來便入讀國中一年級(香港F.1),開學第一日,被分配負責保管課室鎖匙,7:30定要回到學校開門,試過「遲到」十分鐘,趕到上樓已見十多個同學排成一列站在門前,拿着一袋袋早餐呆等着。二年級的細佬比較幸運,7:40到校,他到下午才要幫忙掃地倒垃圾。小朋友被「委以重任」,小小心靈頓覺與別不同,哪管只是拿鎖匙拿抹布拿地拖這類小事。

      這是蕃薯,台灣的蕃薯(即地瓜)主要是黃肉的,很香很甜,早前我去參訪一個有機農場,種出來的蕃薯足有一支一公升可樂那麼大!不是誇張,不見真身,也不知道蕃薯那麼能長!
      這是蕃薯,台灣的蕃薯(即地瓜)主要是黃肉的,很香很甜,早前我去參訪一個有機農場,種出來的蕃薯足有一支一公升可樂那麼大!不是誇張,不見真身,也不知道蕃薯那麼能長!

      小朋友各自上學,我們可以安靜嘆個早餐,羅東和冬山(兩者分別屬於宜蘭轄下的鎮和鄉,我住冬山,靠近羅東的位置。)也有一些小型早餐店辦得相當不俗。食過早餐,便要爭取朝8晚4這段時間整理家務,還要努力學習上網營商,處理小小網店Simple things的工作。事實是,兩夫婦從未試過那麼長時間朝見口晚見面,在一個新地方建立一個新家,瑣事做不完,幾乎每一個關節位也得商量妥協以取共識,雙方得要放下己見,事事以大局為重去想事情,對的,這也要適應!

      小兒子上體育課,老師即興安排大家比賽跑步,一般來說,宜蘭的國立小學都穿便服,一星期頂多只有一天需要參加早會,才穿校服。
      小兒子上體育課,老師即興安排大家比賽跑步,一般來說,宜蘭的國立小學都穿便服,一星期頂多只有一天需要參加早會,才穿校服。

      兩年下來,慢慢發現,生活比工作更忙,不過,賺回來的,不是金錢,是回憶。我能將一整天的時間,花給家人、朋友和自己,莫論一天的事多少,我能處理多少,只要全情投入,一天能夠好好解決一件事,已經很了不起了。

      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