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秦啟維專訪】在亞視經歷九個年代 秦啟維拍茅廁戲險毀容

本地
2020.08.28
415
撰文:冼麗宜攝影:張保祿
whatsapp-image-2020-08-21-at-14-38-48
秦啟維有個拍了十多年拖的圈外女友,原本打算在今年年尾結婚,但因為疫情關係,現在唯有推遲。

在亞視工作了二十二年的秦啟維,一向以主持節目為主,偶爾才會參與劇集拍攝,一五年因電視台結業而轉投無綫發展,起初都是繼續做主持,後來有機會參與劇集演出,而且愈拍愈多,短短五年間已拍了三十多套,當中最令人留有印象,應該就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那個貪小便宜的速龍司機細力。兩年前秦啟維更決定辭退主持身份,全程投入在戲劇,以完成當年在演藝學院畢業時所想走的演戲夢。

whatsapp-image-2020-08-28-at-14-35-46-1
與朱茵是演藝同班同學,讀書時經常要排戲表演,秦啟維說那時見她的時間比見家人還要多。

秦啟維是九三年演藝學院的畢業生,朱茵是他的同班同學,二人未畢業就已經受邀到無綫面試,「最終是她成功而我落選,原因是我的身高問題,當時無綫需一些高大的演員,是新五虎年代,即是吳家樂、古巨基、古天樂那類,知道面試失敗後,由清水灣電視城搭城巴回家時也有些失落,幸好二十多年後,身高已經不是問題,最主要是自己的表現,所以現在才再有機會加入無綫。」

whatsapp-image-2020-08-28-at-14-35-47
一入亞視即加入兒童節目做主持,當時一起共事的還有袁潔儀及蔡國威。

當年除了無綫外,亞視也看中秦啟維並取錄了他,而且還未落筆簽約,就已經安排他入兒童節目當主持。之後又做《今日睇真D》,期間偶爾都會讓他參與劇集拍攝,但角色都不會太重。「當中最難忘是跟鄭則仕(Kent哥)合作《俠膽醫神》,去北京懷柔拍了三個月,當時也是疫症年代,香港經歷沙士,所以我們也帶了口罩上內地拍攝,第一次跟Kent哥合作,我做他的徒弟,有很多對手戲, Kent哥本身是導演,也是編劇,做戲又好,隨時隨地也可以改劇本,我最深刻是有幾場戲,本來有兩三頁紙的戲分,他完全不要,然後在前一晚自己從頭再寫,要我即時背熟,做到他的要求,對我來說是比較困難,因為跟我原本看的劇本完全不同,突然改了,自己也驚,但這三個月被Kent哥這樣訓練後,我可以說,回來香港遇到任何一個對手我都不驚,我覺得Kent哥真的很厲害,可以由第一個字改至最後一個字,他記性又好,你又要做到他所要的,於是就會將你的小宇宙發揮出來,那三個月是我很難忘,因為真的令我學到很多。」

whatsapp-image-2020-08-28-at-14-35-46-3
與鄭則仕拍劇,令秦啟維獲益良多。

至於另一個令他感謝的對手,就是小時候的偶像鄭少秋。「中學畢業後想考入演藝學院做演員,除了是中學已經接觸話劇,覺得做戲很有興趣,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鄭少秋,小時候看《楚留香》,覺得他很有型,到亞視拍《世紀之戰》,是我第一次跟秋官見面和合作,我做他三個兒子其中一個,另外兩個是甄志強和袁文𠎀,當時見到他,是很驚的,秋官比較高大,我又比較矮,他常常取笑我是發育不良那一個,不過他很好人,很nice,跟他做戲沒有緊張,反而是很開心,可以從他身上偷師,他的記性也是很厲害,幾頁紙,一句台詞都沒漏,令我更加欣賞他。」

whatsapp-image-2020-08-28-at-14-35-45-1
拍《世紀之戰》與袁文𠎀飾演兄弟,二人身高有點距離,拍照時袁文𠎀特別彎一下腳來遷就秦啟維。

秦啟維在ATV二十多年,他笑言經歷過九個朝代,卻一直沒有受過影響,沒有減薪亦沒有減少工作量,每一次續約都非常順利,「可能因為這樣,令我沒有動力離開,加上人情味濃,很有家人的感覺。」除了工作環境,還有私人原因,曾經有一段長日子,秦啟維有很大的家庭經濟壓力,要照顧嫲嫲外,更要負擔她的醫藥費,ATV有穩定的收入及時間,令他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嫲嫲由細照顧我,人生最難忘是那段時間,整間屋都變成醫療診所,我要幫她插胃喉,加上腦退化,她最需要人照顧的那十年,我都有照顧她,幾年前她走了,當時她已經住在醫院,離開那天香港掛黑雨,基本上我每日都會去探她,但因為黑雨我不能去,原來那日她已經去到最差的情況,半夜十一點醫院打電話來,叫我們全家人去看她,第一次面對親人離世,她離開前幾小時都沒有睜開眼,但就在臨走前十秒左右,她張開眼看了看我們,然後就這樣離去,很像演戲一樣,我慶幸可以陪她走人生最後的路,總算沒有遺憾。」

whatsapp-image-2020-08-28-at-14-35-45
與嫲嫲感情深厚,晚年嫲嫲有病,雖然家有工人,但秦啟維很多時都會親自照料,不假手於人。

一五年秦啟維轉投無綫,是亞視結業前第一批加入無綫的亞視人。「無綫綜藝節目的高層跟我在亞視合作過,他叫我不如過來無綫發展,本身是打算在《東張西望》改革時加入,但未改革我已入了無綫,監製不想我等這麼久才工作,於是叫我在娛樂新聞台當主持,開始做娛樂主持是有些不慣,要知道做娛樂記者要很八卦,但身為男生要問一些問題時,可能會比較尷尬,但我都要拋開心理負擔去問,比較難忘的一次訪問經驗是年初三的馬場,當時的馬場大使是郭富城及鄭少秋,秋官一見到我就跟我打招呼,說知道我過了無綫,當你見到一些藝人甚至天王巨星如郭富城,都會主動跟你問好,除了讓我更易打開話題,也令我知道,不要以為弱台沒有人看,其實很多人也看過你,我這二十多年的演藝生涯不是沒用,雖然知名度沒有在大台的高,但不是沒人知。」

a050317b143
○五年跟萬梓良合作《美麗傳說2星願》,秦啟維大讚他非常照顧後輩,特別知道他也是King Sir的學生,不時提點,又介紹周星馳的母親給他認識。

令秦啟維開心的,不止圈中藝人認識他,在無綫也有幕後人員欣賞他的實力,「加入無綫一年左右,就遇到現在《過街英雄》的監製,他找我做《雜警奇兵》,他說有編劇看過我在亞視的戲,劇中有個反派角色,想找我做,這是我第一套在無綫拍的劇集,戲分也頗重,所以都說是幾幸運,《愛‧回家》也是這樣,有個PA,我不認識她的,但他推薦我做細力的角色,跟導演說我在ATV做戲不錯,不如試吓,當時我不知是連戲的,到我入了劇組後一個月,那個PA已經沒做,反而我就一直做到現在,很多人都記得我這個角色,事實細力都幫了我不少,無綫最重要就是曝光,讓人知道你的存在,知道你做到之後就會繼續找你。」

%e6%84%9b%e5%9b%9e%e5%ae%b6%e4%b9%8b%e9%96%8b%e5%bf%83%e9%80%9f%e9%81%9e011
《愛‧回家之開心速遞》憑細力一角成功入屋,現在出街,很多觀眾都會叫他細力,反而真名就不是太多人知道。

秦啟維直言當初加入無綫就是想拍劇,但因為當時不認識監製,所以才先做主持。「這裏監製太多,不同ATV,只有幾個,可以經常在canteen撞到,但無綫太大、太多人,很難認識。剛開始拍劇時,因為另一邊要做娛樂新聞台,所以通常戲分都不會太多,直至這一兩年,完全脫離娛樂新聞台,戲分就比較重了,而且所有戲我都會嘗試,每逢PA找我都不會拒絕,我不介意角色是做什麼,因為我知道要令監製熟悉你,用了你一次,才會繼續搵你,如果覺得有些角色沒有什麼作用就不做,令他少了機會認識你,之後就更難會找你了。」

%e4%b8%ab%e9%ac%9f%e5%a4%a7%e8%81%af%e7%9b%9f002
拍《丫鬟大聯盟》發生過跌地擦傷半邊臉意外,傷痕足足要半年才能消除,當時《愛‧回家》讓他休息了兩星期,之後就叫他貼着膠布繼續開工。

雖然在無綫拍劇的時間不是太長,但就發生過一件入行以來都未試過的意外,令秦啟維回想時也心有猶悸。「拍《丫鬟大聯盟》,有一場說我在茅廁出來,看不見黃心頴,其實當時整部戲已經拍完,但導演覺得如果我跌下來比較合情理,於是叫我補拍,當時試了幾次,都沒有事,但正式拍攝,自己塊臉竟然先落地下,當時已經有撕裂的感覺,全場人都靜下來,但因為導演沒有喊cut,我繼續做戲,當我走出機位,全部人都好驚,叫我不要摸臉,原來我那邊臉已經全花,而且傷口很接近眼,其實當時也有擔心過自己會毀容,後來足足處理了半年,因為傷口結焦後有印,好像胎印一樣,要半年後才慢慢退去。」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8/whatsapp-image-2020-08-21-at-14.38.49-20200828062933-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