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的勝仗

2016.10.15
298

在非洲的約翰尼斯堡,又是陽光普照的一天。我的皮膚看來不太喜歡那裏的乾燥,但那溫暖的天氣讓人感到十分舒適。從酒店前往會議中心的路途上,繁花似錦,鳥聲啁啾,街道兩旁都鋪滿小販色彩繽紛的貨品。

我遠赴這裏的目的是為了參與《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締約成員國第十七屆會議。希望透過親身游說去為保護瀕危生物出一分力。穿山甲是我這趟旅程其中一個爭取保護的物種。這遠古、溫柔且與眾不同的生物,對維持其生境有不可或缺的角色。牠們都需要被列入《附錄一》中,以對穿山甲的非法交易施予更重懲罰。如同很多其他物種一樣(如大象、犀牛和無數品種的魚及龜等),中國驚人的胃口已把大部分穿山甲的本地族羣一掃而空。作為中國人,我並不以此自豪。在印尼和中國正有人嘗試飼養牠們,這其實並非難事。最困難的部分是讓幼兒健康成長和達至完全成熟。紀錄中,圈養的穿山甲最長還活不過兩歲。

飼養穿山甲目的又是什麼呢?如果只為保護牠們並放回大自然,這是個正當緣由。如果只為取得更多鱗片以滿足那些效用成疑的中藥材需求,又或是成為餐桌上炫富的菜式之一的話,不但不合乎經濟原則,更是不道德行為。隨着飛機緩緩爬升,非洲大陸在雙翼下逐漸變小,而我仍禁不住為這次會議的決定笑逐顏開──全部八個品種的穿山甲均被列入《附錄一》中。這是邁向正確方向的一大步。可是,除非有確切措施去逮捕和懲罰偷運者,還有消費者的觀念有所改變,否則這些動物仍難逃被濫捕的命運。我們昔日幾代人都沒有好好珍惜天然資源,這很大程度上基於對大自然缺乏認識。現在我們受到更多的教育,很應努力保護現有的大自然。尊重生命,尤其是自然生物,是達到這目標的關鍵。若我們不能做到的話,損失的終究是我們自己!

(本欄隔期刊登)

許志安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