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盡在必然中

其他文章
2016.07.30
958

去年十一月Kevin Kelly在Twitter上宣佈:新書《The Inevitable》,中譯《必然》在中國首先發行,兩個鐘頭內賣出兩萬本。這位曾寫過 《Out of Control》、《New Rules for the New Economy 》和 《What Technology Wants 》的科技作家以「中國優先」手法銷書不知道箇中底蘊,倒吸引了筆者買了英文電子書與紙本中文版「平行」閱讀,那是七個月後的事。

《The Inevitable》的副題為」Understanding the 12 Technological Forces That Will Shape Our Future」,對於一本歸入「未來學」的書而言,書名「必然」是悖論──既然係必然的科技,又有咩好講?但這正是本書有趣之處。Kevin Kelly不在預測,而是在歸納和總結日常的觀察,找出所謂的「勢」,然後論述。我也不怕劇透,Kelly書中的十二種必然科技力量係:形成、知(智)化Cognifying、流動、屏讀、使用、共享、過濾、重混Remixing 、互動(國內率先濫用這詞!── 一笑)、追蹤Tracking、提問和開始Beginning。

單看這些詞,你可能想到或想不到Kelly 會說什麼,沒有很大的驚奇,但將一件一件事拼砌後你又覺得是一good read。好像他引述 2002年參加谷歌(當時仍未上市)的一個聚會,他問Larry Page為何已經有那麼多搜索公司,仍要做免費搜索服務?Page回答:哦,我們其實在做人工智能。Kelly今天恍然大悟,谷歌不斷收購人工智能公司,不是為了改進搜索,而是借助每天搜索,去改善人工智能。這是他在Conifying一章中所說的故事。

Kelly之前係嬉皮,我完全明白他在「使用」Accessing一章裏,亢奮地說減物質化Dematerialization。John Lennon曾說Imagine no possessions,但究竟今日的possessions是什麼?那可能不再以物質的形式出現。Amazon在2007年推出Kindle電子書閱讀器時,便稱Kindle不是一件產品,它是通往閱讀的一種服務(a service selling access to reading material)。在電視、電話和電腦軟件之以後,就是酒店作為服務(Airbnb)、工具作為服務(TechShop)、衣服作為服務(Stitch Fix、Bombfell)、玩具作為服務(Nerd Block、Sparkbox)。「使用」又和「共享」緊緊的扣連。Kelly認為今天的互聯網是資訊,而VR和AI讓我們走進體驗experience的年代,不單得個「知」字,而是觸摸到。

書評說《The Inevitable》有點像Smooth Jazz,久不久便來一句精句,我倒想延伸這個比喻,書的內容(旋律)悅耳流暢、似曾相識,但經過Kelly的即興、重混後,效果又叫人眼前一亮,心悅誠服地聽── 一個家中沒電視機、iPhone 6才是他第一部智能手機,我1999年還見他還用菲林相機的maverick。

黃心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