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犀鳥

其他文章
2016.07.23
602

到馬來西亞去,為了看兩種動物:紅毛猩猩和大鼻猴。大鼻猴不是一般動物園可見的物種,香港的動植物公園有三隻紅毛猩猩,可惜都困在籠屋內,本該生活在林間,睡在樹上自己建搭的巢內,如今縮在水泥地面。兩種動物都是馬來西亞的原生特產,近世紀因為工業發展,商人不惜砍伐珍貴的林木,改種棕櫚樹,棕櫚果實可以榨油,花汁可作飲料,葉子可作蒲扇、棕衣可製牀墊,等等,卻不合猿和猴生活。過去二十年,猿和猴的棲息地已失去八成。

既毀動物的家園,也斷了動物的口糧。紅毛猩猩消亡慘重。保育團體於是在當地設立保育中心,開闢原始林地,建造拯救站,無數猩猩孤兒由專職保姆日夜照顧,年長的猩猩在林中野放,成績斐然。位於馬來西亞沙巴的保育中心名史碧洛(Sepilok)已引起世人注意和支持,每日上下午各開放一小時參觀。

前往沙巴,得先到山打根轉機,航機降落後當然進入機場大堂向前行,不消十分鐘,已提取行李走到大街上。出了大街,才發覺怎麼護照上連入境的印章也沒蓋?真是魔幻。只好花時間重返機場辦理。沙巴是個人少樹多的地方,當地的導遊也就是司機,誠實善良,載我們到不同的景點,一路講解,先去看岩洞,沿途猿聲不絕,竟是長臂猿的歌聲。上午看到了紅毛猩猩,中午在附近吃飯,下午三時到達一個碼頭休息。導遊竟在躺椅上睡覺。時間未到,他說。忽然,天色變換,驟雨潑下,哎呀,怎麼乘船遊覽?導遊說,沒事,天天如此。不久,雨過天晴,天朗氣清,還有陽光,導遊說:出發了。一隻小船沿岸邊緩緩前行,岸上都是樹,我見到大鼻猴,挺着大肚子,見到許多小猴子,拖着長尾巴,我又見到了很大的鳥,大嘴巴,哇哇叫。導遊說:犀鳥。

鳥,為什麼叫犀鳥?哦,和犀牛有關。這種鳥的頭頂長出類似犀牛的角,彷彿戴了一頂大帽,看似堅硬,其實不是,否則怎麼飛得起來。犀鳥約五十七種,有彎嘴犀鳥、雙角犀鳥、白喉犀鳥、冠斑犀鳥、棕頸犀鳥等,一般都有香蕉形黃色長嘴、棕或黑羽衣、白色斑紋,尾長翅寬。最特別是他們育兒的方法,雌鳥在樹洞中產卵後,就會把洞用枝葉唾液封洞,留下小洞,由公鳥每日前來餵食,直至幼鳥能夠獨立覓食,才把洞口開封。這個方法當然可以保護弱鳥免受蛇鼠傷害,可是一旦公鳥遇害,母子則會餓死。

犀鳥學名Bucerotidae,英文名hornibill。其中一種,頭上有犀牛角式突起的角盾,猶如頭盔,名叫盔犀鳥Rhinoceros hornbill。牠們是馬來西亞伊班族人Iban的神靈,也是沙撈越的徽記。可惜,這些美麗的大鳥同樣面臨絕滅,和犀牛一樣,犀鳥頭上的盔角是捕獵的對象,用來製成雕刻飾物。據BBC報導,在2012-2014年間,超過一千枚灰犀鳥頭骨偷運往中國。目前所知,我們小小的銀河系只有地球才有生命,多麼珍貴,一個也不能少。

我在山打根還見到面盆般大的大王花,奇奇怪怪的豬籠草。這是我依然想去的地方,因為那裏還有綠海龜、眼鏡猴、貓城。我買了兩件小紀念品回家:皮革製的犀鳥鑰匙扣和套上犀鳥泥塑的鉛筆。

黃心穎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