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心靈果汁

其他文章
2016.07.16
636

快樂是什麼?

想說每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又未必。很多人未必知道什麼是快樂,有些人可能知道別人怎麼快樂,卻不知道自己怎麼才快樂。總相信,知道什麼是快樂的人比較快樂,if not「才會快樂」。也相信,就算是同一個人,不同階段,不同經歷,不同價值觀,會有不同的快樂定義。這的確是一條哲學題,可以風露立中宵,可以眼鏡深幾圈。

快樂是什麼呢?

其實不必想得太複雜深奧,做人能簡單,已快樂。南非英國裔藝術/作家Lisa Swerling的其中一個代表作《Happiness is…》,傻傻的簡單漫畫,找生活中的各種快樂,窩心的、美味的、百厭的、暖的、積極的、善良的、戇戇的,其實任何乜乜的都得,你願意留意,願意細味,便可以了。快樂是:finding that song, that perfect song,讀了這句,看了那一幅插畫,我笑了,心中有歌,那首歌。」Happiness is…writing a task on your 『to do』 list the second before you do it, for the pleasure of crossing it out」。哈哈,少少曳,正合我意。「快樂是……取笑彼此的不同」;「快樂是……吃完一頓史詩式大餐之後唞吓」,畫面是四個飽到撐的公仔,攤坐在滿是杯碟的大餐桌旁捧着個肥肚在笑;「快樂是……感覺到不論世界如何待你,仍然盡全力去拼」,那個站在世界中心的人仔很滿足,加兩毫子得戚。

Lisa Swerling的成名絕活是Glass Cathedrals dioramas,其實我不知那是什麼,大概是些玻璃製微型教堂工藝手作,我祇知她和丈夫Ralph Lazar合著的手繪插畫書,由《Harold’s Planet》到《Happiness is…》都很成功。都是些溫心小情小趣,給心靈喝的果汁,有益、少甜、不含人造色素,天然調味是善良和幽默感,成份主要是我、你和我們, 列舉了眾多平凡的小幸福,無需要太多。

蘇格拉底認為」happiness is obtainable by human effort」,人力所達,但人力有限,重要是」gaining rational control over your desires and harmonizing the different parts of your soul」。那就考點工夫了,理智控制欲念喎,有幾多shopping男女在心愛品牌面前是完全失去理智,失晒常性,被某種神秘力量完全生擒的?

Lisa和Ralph這一對,應該很知道什麼叫「靈魂的和諧」,他們的作品,總有種低能稚氣的和諧。我最先讀的是可愛到不能的《Me without You》,好好笑,超無聊,但甜到蟻都糖尿,是2015年3月《紐約時報》的最佳暢銷書。書中的押韻打油小雋語,一個下雨天拿着小傘的女生說」Me with you is like, sky without blue」。又或者我沒有了你,就像」Kung without Fu」,我沒有了你,就像」Biker without Tattoo」,」Hair without Do」,」Ghost without Boo」,」Morning without Dew」。那些鐵定登對的一雙一對,清晨欠了朝露,髮失去了型,天沒有了藍,一切種種落空,都不是純粹押韻那麼簡單,都不是貪得意獨沽無聊,是天造缺了地設,香檳走失了氣泡,去邊度搵番你!是心肝少了一塊煉石都補唔番,花不再香,鳥不再語,手心再沒有對方體溫那種遺憾。

《Me without You》其實是《Happiness is…》的另一面,我沒有了你,就是不快樂。Happiness 就是,有着你喇。

這本書,送給情人,收嗰個定必全身癱瘓,中槍乏力,非死即傷,冧死了吧!

明末清初有位奇士叫張潮,此人出世玩世,在亂世中清醒也樂得傻戇無爭,看透未必說破,見解之精之逸,我偶像也。這位大叔話:「有功夫讀書謂之福;有力量濟人(幫助人)謂之福;有學問著述謂之福;無是非到耳謂之福;有多聞直諒之友謂之福」,非常同意。福,即是快樂,但如果找到一個《Me without You》,仲勁,就算有時冇時間讀書、有是非到耳、冇本事寫書,但有個人和你一起看傻書,喝心靈果汁,都謂之very福了。

馬國明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