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我的四眼前傳

其他文章
2016.07.09
781

終於在飛機上看了《The Lobster》,兩對近視眼半世相逢一見鍾情,急忙用最短時間惡補彼此
前半生,其中有一項,我竟有點小感動:「你父母買給你的第一副眼鏡是什麼樣子的?」
顯示屏外的另一雙近視眼馬上看到四十年前的自己,時光隧道有入無出。
我也來說說自己的眼鏡故事,好personal的,對我沒興趣的人,最好別開始閱讀。

翻白眼惹的禍

萬一你在報紙雜誌沒看出來,我是戴隱形眼鏡的,二百幾度近視,三百幾度散光,前者基本上不戴眼鏡也還好,後者我很少見過有人比我嚴重,不戴眼鏡時的視力幾乎可以拿傷殘津貼吧。

拖延沒做激光矯視手術,是因為早年相信別人勸喻:新手術應用初期,你最好先等個十年八年看看第一批白老鼠後來有沒有後遺症……等到「十年八年」後,某個現時成了城中眼科紅醫的大學同學又告訴我,人到四十之後,視網膜周圍的肌肉會不規則地收縮,有如「炒魷魚」,最好又再等幾年等魷魚炒定了才施手術,不然做了再炒也是白做……我今年四十七,又覺得這樣捱過了半生還算是好好的,也就沒那道勁去改變了。

人家問我怎麼還不去做Lasik,我就翻翻白眼笑笑說我懶!

呀,是的,我一切的眼睛問題,都是翻白眼翻出來的。

他們從小洗我腦「咪睇咁多電視呀,壞眼呀!」「睇電視咪行咁埋呀,因住近視呀!」其實家裏管得算嚴,每天沒幾多個小時電視可看,無綫麗的要閃盲我也難找下手的機會。

壞眼,是因為一個很無聊的原因,大概四、五歲時,有一天不小心發現了翻眼時竟然可以從內面看到自己的眼框,即是「靈魂之窗」邊緣那一框黑色的部分,不知何故那時竟覺得這樣很有趣,很好玩,閒時便不斷翻眼去看自己的「界外」,卒之有一天,也不記得是家裏誰發現了不妥,捉了我去看醫生驗眼,並且被勒令馬上去配副眼鏡。

培正眼鏡

父親是航空運輸公司的地勤,員工褔利之一是直系親屬配眼鏡有特價,但要去指定眼鏡公司選擇指定型號的眼鏡才有,那時距離家最近的「指定眼鏡公司」叫培正,其實都有點遠的,在窩打老道,店名大概是因為近培正中學而因利乘便起的,配鏡的過程好簡單,入店,付款,出來!好像遺漏了些過程嗎?是的,度數在眼科醫生處驗好了,所以不用戴那副逐塊鏡片試度數的怪獸眼鏡,而「揀眼鏡框」這個步驟為什麼省畧了,是因為根本沒有選擇!

你忘了嗎?要「指定型號」呀,很矛盾的一句話吧,型號都給「指定」了,又怎會還有得「選擇」呢?很港式選舉的反智吧?因為家裏算窮,所以盡可能「享受」員工褔利,三十元可以搞掂的褔利鏡框,基本上只有一款,小size的假玳瑁膠框,很六十年代粵語片那種典型Geek樣,在六十年代是很潮的,在九十年代後因為重新流行粗黑膠框,所以這一款也會好有型,可惜我去配眼鏡是剛好七十年代初,剛miss了上一班車但下一班又有排未駛進月台,所以當時開始有點審美概念、懂得因為父母過年去電髮沒帶自己而不開心的我,其實覺得那副眼鏡好核突,便時時藉故不戴!

是的,其實不戴仍然看到黑板睇到電視讀到書,加上那時的塑膠很重令人戴着很不舒服,便常常故意忘記戴眼鏡。

真相當然是因為不喜歡自己四眼的樣子啦!

幸好家人的記性都不好,不過偶然省起時還是會逼我戴眼鏡的,好吧,既然劫數難逃,便唯有盡力讓自己受苦受得沒有那麼難看,比如常常拭抹清洗眼鏡保持清潔。

有一次,突然靈光一閃,覺得用熱水洗過的東西好像特別晶瑩光亮,煲好水準備沖涼時便用滾水淋在眼鏡,希望能「淥一淥」淥出一副更光鮮的樣子。⋯

結果,那種劣質膠被沸水灼過之後,從此表面便多了一層抹之不去的淺白色薄膜……現在回想起來,我也說不定那個五歲的我的潛意識到底是想「美化」它還是「毁滅」它!

雖然是「不慎」破壞了它,但從好處看,至少有機會換一副新的沒那麼醜的鏡框吧?誰知父母都很知慳識儉,他們覺得這副眼鏡現在醜雖醜,但「仲戴得吖」!天呀!結果未來一段不短的時間,我由日日要戴一副「設計核突的眼鏡」,變成日日要戴一副「設計核突而且還被毁了容的眼鏡」,我退學算了好不好?

(未完待續)

許志安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