憎恨什麼 改變什麼

其他文章
2016.05.21
626

喜歡廣告,因為它可以把睿哲的智慧,尋常地簡練道來,若無其事,直航心臟,不拐彎不停站,話說得滿但剛剛好不過火。是有這樣的廣告,可以把人情和世情,如破廟夜話,萍水相知,半窗寂寞的氣氛,也化成一支輕針,刺中神經的紅心。

看過一套紀錄片,說美國廣告的風雲時代,有個關於汽車的廣告,非常「政治不正確」,表面看堪稱憤世疾俗,什麼也看不順眼,彷彿如果上帝有一個顧客服務可供投訴部,它便會長期霸着一天到晚拍枱反面,認為全世界對它不住、萬事也不如意。Hate,整個廣告都在光明地宣揚仇恨,恨恨恨恨恨恨恨, hate hate hate hate hate hate。極度有型而充滿格格地說憎懷恨,偏偏像Bobby McFerrin唱 「Don’t worry be happy」一樣,把恨變成一件開心的事。

一切為了:Hate Something, Change Something。

因為這種看不過眼的不滿意不滿足,精未夠精,精必求更精的精神,化憎恨為力量,尋求改變,締造精良,令世界進步。

憎恨什麼,便改變什麼。我愛死了,也帥斃了。絕不是負能量,反而是勁到核爆的正念正力,以建設性對抗未能盡善或可堪增進的一切。永遠問是否一定要咁,是否不能變得好一些呢?因這樣而生的一切,對世界有所增、有所予。

就像是「星期五兄弟」,他們正是那種憎恨什麼,便改變什麼的人。Freitag德語是星期五的意思,有兩兄弟Markus和Daniel Freitag,瑞士人,都是單車族,一直想找實用堅韌防水的「信差袋」,一直找不到合心意的款式。市面有的,不是不夠耐用命硬,就是款式呆板,不是未能防水,就是顏色太悶。結果一天嬲嬲地,身為平面設計師的他們自己剪了些貨車用來蓋貨的大帆布,加條二手車的安全帶作為袋的孭帶,做出了世上第一個Freitag bag。星期五和品牌無關,不過是兩位創辦人的姓氏。恨老是找不到心水背包,便自己動手去做個夠好的、更好的。人生,能hate something , change something,便是態度。

你當然知道R.I.P.,正常人的普遍理解,是:Rest in Peace,廣泛應用於面書上,每逢有人辭世,有理冇理有情冇情來一句RIP,聊作致意。其實RIP也解作」Recycled Individual Product(s)」,同樣的三個英文字母,意思不同,登時有型及有意義了九倍。以物料再用、循環再造出個人產品的環保概念設計,其中一個代表便是:Freitag。好一個瑞士潮牌,專賣背包,後來發展出小量其他產品如銀包、小腰包等。不單是產品,也是態度。

「憎恨什麼改變什麼」其實是關於problem solving,令世界變好。從前,鞋子是中性不分左右腳的,世上第一個認為像酒店拖鞋像襪子,鞋子左右腳不分實在不夠舒服,人類歷史上才有分左右腳的鞋。幾多不文明和不公義,也是因恨求變而來。恨吃魚翅不人道,改變它;恨性別種族性傾向歧視,改變它,恨地球暖化,改變它。

歐洲大貨車的帆布,活潑有型多色多圖案,成就了Freitag bags的獨特設計。每年,歐洲很多貨車被退役,大量貨車用作蓬蓋的帆布從此成了廢料。Freitag兄弟廢物利用,給「垃圾」第二生命,再造出有型獨特的包包。由於帆布每塊圖案都不一樣,每個包都不同,款式又時尚,推出後即成為潮物,大受歡迎。

Hate Something, Change Something的美麗,在於它的當仁不讓拒絕安逸絕不啞忍,骨子裏是挺身而出擔起頭家。不會像八婆般日夜埋怨,卻坐言發功力行求變。Steve Jobs如是,馬丁路德金如是,叮噹都係,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祇要你願意。

黃心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